方生达成功偷袭了西楚的粮草,虽然没有全烧光,但也让其损失了一大半,而仅靠剩余的粮草,西楚的大军撑不过三日!

  回到定陶城的方生达,面对着白雁山和高猛的夸赞,虽然嘴上很谦虚,可心里却是得意的厉害!

  “徐镇羽,西楚六虎将,不是照样败在我的手里吗?若不是我的修为差一些,哪里有你徐镇羽的名字!”方生达一个人回到了屋子中,哼着小曲睡下了!

  第二天,西楚的大军开始严防定陶城,整个营寨无人出来,而徐镇羽和副将淮安正在商量着事情!

  “将军,我军的粮草也只是够三日而已,如今只能撤军了!”听了淮安的话,徐镇羽还是有些不甘心,如此灰头土脸的回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不行,我一定要杀了方生达那个家伙!”徐镇羽一拍桌子道:“淮安,你去军中把达到地玄境的士兵都找来,今夜我要带着他们潜入定陶城,杀了方生达!”徐镇羽的话说完,淮安立刻道:“将军不可,如今定陶城中不仅兵力众多,而且还有一位天玄境的武者,如果你被缠住,后果不堪设想!”

  淮安的话说完,徐镇羽道:“此事我自有分寸,你即刻找人去吧,我进入定陶城后,你带人埋伏在城边接应我!”听了徐镇羽这话,淮安还是想劝说他,可徐镇羽直接让他闭嘴,淮安无奈,只能照着他的话去做!

  夜间,徐镇羽带着军中五十名地玄境的武者朝着定陶城而去,随后淮安也带人秘密的出了营寨!

  定陶城下,一个个铁爪抓住了城墙,随后就有人影顺着铁爪之下的锁链攀爬而上!

  徐镇羽带人选了定陶城的一拐角处,此处地势坑洼,大军不能进,所以守军自然薄弱!

  正在守城的蜀国士兵,突然面前跃出一道黑影,随后这士兵便倒了下去,与此同时,周围一道道黑影跃出,将此处的蜀国士兵都杀了,全程没有一点响动发出!

  “走!”徐镇羽轻轻的放下了手中蜀国士兵的尸体,随后带人朝着城墙而下,摸入了城中!

  定陶城的城墙防守很严密,城中的巡逻就要稀松很多,徐镇羽带人各自隐藏,躲着巡逻士兵,朝城中间的府邸摸去,那里就是方生达所居住的地方!

  据乌鸦群传回来的情报,方生达作为蜀国镇国大将军,如今正居住在定陶城的城主府中,而徐镇羽的目标也是这里!

  在解决了城主府门口的侍卫后,徐镇羽带人直接冲进了城主府!

  “什么人!”城主府中其余护卫看着冲进来一大群人,还未开口把话说全,便被乱刀砍死了!

  “杀!”徐镇羽一脚将正面的屋门踢开,里面空无一人!

  “何人!”这时,隔壁屋突然打开了门,高猛挥刀直接将面前这人砍翻在地,随后徐镇羽带来的手下就朝他杀去!

  高猛虽然也是地玄境的武者,可面对如此一大群同等级武者,如何是对手,很快,被堵在屋子中的高猛就死于乱刀之下!

  “砰~”这时,城主府的大门被踢开,方生达带着一大群士兵冲了进来!

  “将他们通通杀光!”方生达下令!

  在徐镇羽等人在这边动手时,就惊动了一旁的方生达,他立刻起身,将附近的兵马都调了过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高猛已经死了!

  “徐镇羽!”在双方人马交手时,方生达看到了从屋中走出的徐镇羽,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徐镇羽堂堂一个西楚大将,会深入敌军腹地涉险!

  “方生达!”看到从外面而来的方生达,徐镇羽立刻挥着双刀朝他杀了过来!

  “徐镇羽,你太狂妄了!”这时,白雁山从一旁的墙上跃出,手中的大戟劈向了徐镇羽!

  “又是你!”徐镇羽挡住了白雁山这一击,他知道,有白雁山在,他无法分身击杀方生达!

  “徐镇徐,既然你敢来到定陶城中,那就别走了!”白雁山上次和徐镇羽没打过瘾,这次二话不说,就和徐镇羽战在了一起,二人你来我往,都要致对方于死地!

  “来人,杀了这些西楚贼子!”方生达指挥着蜀国士兵,围杀前来的西楚士兵!

  围杀过程中,方生达就察觉到了不对,这几十人,竟然都是地玄境的武者,徐镇羽带着这么一大批高手前来,其目的不言而喻,想到这里,方生达心里暗暗庆幸,若不是自己谦虚,拒绝了高猛给自己在城主府安排的住处,如今死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里,方生达更是生气,配合着蜀国士兵,誓要将这些西楚地玄境的武者都杀光!

  “喝!”另一边,白雁山一戟下去,将徐镇羽击退,随后他得势不饶人,大戟横扫,打的徐镇羽只能被动抵挡!

  “撤!”这时,徐镇羽大喊一声,既然计划失败了,他不能将手下都留在这里,毕竟这些人都是地玄境的武者,对于军中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

  “想走?”白雁山看出了徐镇羽的意思,大戟如风如雷,让他不能脱身,而方生达,也是调来了大型弩箭,凡是要跑的西楚士兵,皆用弩箭招呼,即使身为地玄境的武者,肉身也难抗弩箭一击!

  “杀!”随着蜀国士兵越来越多,徐镇羽带来的手下都有些乏力了,很快,就有人死于蜀国士兵手中!

  “轰!”徐镇羽持双刀与白雁山对拼了一击,直接跃出了城主府,朝城门口跑去!

  “哪里走!”白雁山脚下用力,紧跟在他身后,至于剩下的那些西楚士兵,最终都死在了蜀国士兵的刀下!

  定陶城的街道上,徐镇羽持双刀飞快的跑着,凡是欲阻挡他的蜀国士兵,都被其直接砍死,而他身后,白雁山一直紧追不舍,随着蜀国士兵的阻挡,白雁山和徐镇羽的距离越来越近!

  “徐镇羽,拿命来!”白雁山用大戟挑起一把长刀,飞向了徐镇羽,而徐镇羽回手一刀挡住,又向前跑去!

  “到城下了!”徐镇羽脚下用力,直接上了城墙,而此时,白雁山的大戟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死!”白雁山挥出一戟,感受着背后的杀机,徐镇羽转身挥出双方!

  “轰!”这一击,徐镇羽直接被白雁山轰出了城墙!

  城墙外,徐镇羽抓住了先前的铁锁,滑了下去!

  白雁山见此,并没有犹豫,也跟着徐镇羽下去了,他誓要斩杀徐镇羽!

  “杀!”就在白雁山刚落地要追杀徐镇羽的时候,突然前方出现了大批西楚的士兵,领头者正是淮安!

  “将军,我们来了!”淮安带兵与徐镇羽汇合后,并没有朝白雁山杀来,而是与徐镇羽一起缓缓的朝后方退去!

  “徐镇羽!”白雁山看着远去的徐镇羽,没有继续追,凭他一人,还做不到万人敌!

  “白雁山,你是一位很好的对手,我记住你了!”徐镇羽回头看着白雁山道!

  “咻~”这时,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正在马背上的徐镇羽突然心里一紧,他急忙将身子扭到一旁,可还是没有躲过去!

  一根细长的羽箭,直接穿透了他的肩膀,将他身后的一名士兵射死,巨大的力量带着徐镇羽从马背摔在地上!

  “将军!”淮安大惊,忙让士兵护在周围,自己则下马将徐镇羽扶起!

  “好快的箭!”徐镇羽捂着伤口,若不是他关键时候扭了一下身子,如今这血洞,就会出现在他的胸口!

  而远处的白雁山看着这变故,也是立刻警惕起来看着周围,如此一名神箭手,令谁也要忌惮!

  白雁山和西楚大军都在防备,可随后,这射箭之人在没有出手,这时,定陶城的大门开了,方生达率军冲了出来!

  “撤!”徐镇羽开口,此时已经顾不上那神箭手了!随后,淮安护着徐镇羽,带领手下离开了这里,而方生达出城也没有在追,他只是怕白雁山遭遇围攻,前来接应他的!

  “白将军,徐镇羽被你打伤了?”方生达走到白雁山身前说!虽然此时是夜幕,但他还是能看出马上的徐镇羽,捂着胳膊!

  “不是我打伤的,是暗中有人用弓箭将其射伤!”白雁山的话说完,方生达立刻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要紧张,那个人的目标是徐镇羽!”白雁山拍了一下方生达的肩膀!

  “这样啊,白将军,那你是否察觉到那人的藏身处……”方生达说着,就和白雁山一起回去了,而后他命令士兵加强巡逻!

  第二天天色一亮,定陶城的蜀国士兵就发现西楚大军开始撤退了,他们将这个消息传给了方生达!

  “嘿嘿,我们胜了!”方生达笑着,而白雁山也是很欣慰,毕竟这是蜀国立国的第一战,必须打出一些名声!

  蜀国的胜利,也是让一直关注此事的其他国都大吃一惊,尤其是白雁山的出现,还有徐镇羽的受伤,这一切都意味着,蜀国暗中还有未出现的力量!

  “看来这蜀国,会是西楚的一根钉子啊!”有人说出了这样的话!
帝女倾天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