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黑暗之中,一道道诡异的幽光无声无息地从魔海深处升起,向魔渊的上空蔓延,比昨日的更甚。

  呼呼!

  海风呼啸,不断从海面吹来,魔域海岸,夜晚的温度跟白天的完全不能够相比,那是一股侵入骨髓之中的寒冷,由于常年居住在海岸,所以村里的人对魔海的寒冷拥有一定的抗性,这一点跟普通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房间之中,烛火快要燃尽,只剩下微弱的火光一闪一闪。

  两人坐在木桌上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女子手中握着一只杯子,羽聪身前也摆放着一个,壶里的水已经倒完。

  小屋里很暖和,气氛很安宁,甚至会觉得有些温馨,很平常的那种。

  就是这样,才会让人觉得怪异。

  羽聪抬起头,漆黑的眸子深邃,很吸引人。气氛是好的,让人觉得温馨的东西大多都是好的,但是对于他来说,或者更准确一些,在他的角度对于他跟她来说,这是不妙的,因为他一直在抵抗。

  “圣女不要说点什么?”

  这女子平常话很多,但是此刻有些反常,觉得反常的人针对反常的人询问反常的话题,很多时候其实并非是想要回归正常,相反地,是为了适应反常。

  “啊?”

  女子小脸上有些愣神,像是那种忽然惊醒的状态,容颜无暇,紫眸星光一闪一闪的,即便是愣神,一举一动亦是让人觉得完美,无可挑剔。

  “要说什么?”

  罕见的是,女子向他反问起来。

  羽聪皱眉,“圣女是在想事情,还是在……享受?”

  所谓的享受是一件很复杂的东西,其中蕴含的意思其实有很多,比如高兴地做某一件事情,又比如某一件事情让自己很快乐,前者是主动,因享受而做,后者是被动,因做而享受,然而还有另一种情况,那便是不知不觉沉沦在还未到来的梦境之中!

  这种情况便更复杂,因为那一刻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沉沦其中。

  羽聪的这句话,可以是中性的,因为只是一句疑问,也可以是褒义的,享受是美好的东西,然而,还可以是贬义的,放在他们两人相互算计的角度上来说。

  女子盈盈一笑,不管是否是贬义,也不生气,“你觉得我又在算计你?”

  女子伸出玉手想要帮他倒些茶水,看到壶口已经没有茶水流下,不由一怔。

  羽聪把她的举动看在眼里,眉头皱得更紧,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举动代表着不妙,不管是他还是她。

  “不,这一次,难道圣女……是在算计自己?”

  苏紫樱思考着他的话,听起来很莫名其妙,但是对于她来说却很容易懂。

  女子点点头,觉得很有道理。“想要算计别人,必须先把自己也算计进去,这一招却是很高明。以自己为诱饵,虽然风险很大,但是却能够让对方神不知鬼不觉地落入陷阱。”

  “圣女不怕诱饵不但没钓到鱼,反而不明不白地没有了吗?”羽聪沉声道,也是在提醒她。

  女子却是嫣然一笑,声音清脆动听,眸光闪烁迷人。

  “怎么没有的呢?是被吃了吗?”

  羽聪忽然面无表情,“是诱饵没有放好,自己落下的。”

  “没关系,不是说了吗,总会有风险的。”

  羽聪没有再说话,他说服不了对方。

  女子一笑,也没有再开口。

  于是乎,小屋里的气氛更怪异,先前的那股温馨像是发酵起来一般。

  咚咚!

  屋外传来敲门声。

  两人起身推开门,是那个蓝色秀发的小女孩。

  “阿岚?怎么了?”苏紫樱问道,声音柔和,就像邻家大姐姐。

  “大姐姐……能不能拜托你们一件事儿……”阿岚吞吞吐吐,小女孩一双小手缠绕着,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羽聪跟苏紫樱两人对视一眼,不知晓这小女孩想要他们帮什么。

  “说吧,大哥哥跟大姐姐一定帮你。”

  “是……是这样的,村里有几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他们……要喝奶……”小女孩脸色羞红,说到后面的时候,头垂得低低的。

  “啊……”

  苏紫樱忽然满脸通红,似乎真的被小女孩的话惊到了,说话也吞吞吐吐起来,“我……我,没……没有啊……”

  羽聪睁大眼睛看着她。

  “啊?!”

  阿岚小脸一怔,不断摇手,“不是!不是!我是想说大哥哥跟大姐姐明天能不能陪我去找一些兽奶,村里有几个刚出生的小孩……”

  羽聪跟苏紫樱是见过的,村里除了老人,年龄最大的便是阿岚,除此之外,剩下的几个都是刚出生不久的孩童,还未过断奶期。

  阿岚走后,小屋更安静了,针落可闻。

  女子握着双手,满脸红润,晕霞沿着脖子,在雪白的肌肤上蔓延,一直往下,柔软的紫裙之下,轮廓清晰而朦胧,羞态之中,愈发魅惑。

  压抑跟旖旎跟联想之中,羽聪不由咳嗽两声,还是沙哑的,感觉很闷,他忽然很想吹吹夜里的海风。

  “别……笑……”

  “什么?”羽聪疑惑。

  “别笑。”

  “我没笑啊?”

  羽聪一怔,忽然明白,对方原本想要说的可能不是“笑”。

  “哦,我没有啊。”

  “你!”女子睁着眼睛瞪着他。

  “就不能糊涂一点吗?”

  不管是她故意说错话,还是羽聪弄不明白,这份尴尬都会在其中消除,偏偏他聪明得有些过分。

  羽聪此刻亦是脸色尴尬,虽然没有说明,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才是最尴尬的。

  他强行忍下来,轻叹一口气,故作镇定。

  “圣女不要再演了。”

  羽聪内心是惊讶的,这女子的演技着实厉害,羞红之态从小脸上蔓延到脖子,然后往下。

  羽聪忽然看到女子伸出一双玉手给挡住,不由一怔,抬起头望去,看到那双紫眸迷离,深处光芒涣散。

  完了,不是在演!

  羽聪接连着咳嗽几声。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投来的目光有些幽怨,说别人演,也不知道此刻是谁在演。

  “我去开一下窗?”羽聪闷着说道,因为冰冷的海风,还有魔海的传说,晚上村里的房子都是关得严严实实的,连窗户也不会打开,两人住进这间房子,也没有理会这些,窗户还是像原来一直关着。

  女子垂着双眼点点头。

  羽聪深呼一口气,走进卧室之中打开窗户,厅里也有一扇窗户,不过是面向岸边的石岩,而卧室里的窗户是面向魔海,所以风会更大,也会更醒人。

  空空!

  一道道诡异的幽光从天穹之上照射进来,让羽聪眉头一皱。

  “这是什么!”

  “怎么了?”

  苏紫樱来到他身旁,两人透过窗户,看到了外边那些诡怪的景象。

  呜呜~

  一缕缕幽光从魔海深处的黑暗之中升起,诡异的霞云飘飞,逐渐把黑夜遮笼,在天空之中形成一片青幽的云海,那云海的形状隐约间像是一只神秘的影子。

  苏紫樱秀眉微皱,“应该是魔海深处的极光,魔海深处的魔火领域受到魔海法则力量的影响,会在夜空之中反射各种各样奇怪的光芒。”

  “不对!”羽聪摇摇头,这跟以往的不同,他在那片诡异的云海之中感应到了一股十分古怪的气息,像是生命,但是跟一般的生命气息又不同。

  吱吱!

  青幽的云海之中,忽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恶鬼在低语,那声音让人毛骨悚然,一幅奇怪的画面随着声音传入羽聪的脑海之中。

  吼!

  画面之中,低头喃呢的恶鬼忽然抬起头来,猩红的双眼把狰狞的鬼脸照亮,利口之中滴着鲜血!

  羽聪神色一震,宛如被什么不详的东西盯上一般。

  “不好!不要跟它对视!”

  苏紫樱小脸一变,捉住羽聪的手,羽聪回过神来,然而已经迟了。

  轰隆!

  遥远的天边,魔海深处的上空,那片诡异的青幽云海翻滚起来,像是一只巨大的邪影在晃动,把天空遮笼。

  空空!

  巨影的头部,一双邪恶的眼睛忽然睁开,向两人所在的海岸的方向探来。

  “找到了!找到了!找到你了……”

  邪恶的声音从魔海上传来,无比兴奋,化为魔音在羽聪两人耳边不断回荡。

  “这难道便是海岸村民的传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被那只邪影盯上的那一刹那,羽聪只觉得浑身都冰冷起来,毛骨悚然。

  “我也不清楚,刚才它在跟你对视之时,已经在你身上下了标记,如今它已经往我们这个方向来了!”苏紫樱神色凝重。

  空空!

  那片诡异云海所化的邪影处在魔海的深处,离他们无比遥远,然而,它移动的速度很快。

  “来找我?”

  羽聪脸色沉重。

  苏紫樱摇摇头,“不!是这个村子!”

  苏紫樱感觉到了那魔音之中的兴奋,那种感觉不像只是遇到一只猎物,而是遇到了一群猎物!

  这便是魔海海岸村民的那个恐怖的传说,魔海深处的那个不详的东西,一旦有人跟它对视,便会被它标记,然后灾厄来临!

  苏紫樱不知道那怪物当时为何没有把村子里的人屠杀干净,但是如今,如果那怪物来到这里,这里所有人都会遭殃!
九梦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