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许明意下意识地看一眼大鸟的爪子。

  也没什么字条之类的啊。

  然而转念一想,吴恙早已不在京中,又有谁会在大鸟身上绑字条呢——这么想着,竟无端觉得那两只空荡荡的鸟爪子有些冷清了。

  许明意觉得这感觉来的着实怪异。

  而此时,只见大鸟走到她面前,拿爪子划拉了一下她的裙角。

  “啁——”

  天目做出转身要往外走的动作。

  许明意看着它。

  这是要她走的意思?

  见她站着没动,大鸟叫了一声,在她面前卧倒在地,爪子朝上,将肚子露了出来。

  “姑娘,天目的肚子瘪瘪的。”阿葵发现了关键所在:“这定是饿了,才会跑出来找姑娘呢。”

  许明意好笑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鸟儿:“怎么,明时今日没喂你?”

  难道这感情向来稳固的一人一鸟还闹矛盾了不成?

  天目又低低哀鸣了一声,眼皮微微下耷着,显得可怜巴巴。

  许明意唯有回到内室,与好友辞别。

  玉风郡主正逗自家六岁的母亲逗得兴致高涨,便也没有留人,只道:“明日记得过来玩儿——”

  ……玩什么?

  一起玩孩子吗?

  许明意看一眼坐在床上气呼呼的敬容长公主,不禁有些同情。

  施施送许明意出了院子。

  看一眼阿葵怀中抱着的大鸟,施施神情复杂。

  别说,这猛禽还挺娇贵……

  她就没见哪家姑娘出门,丫鬟怀中抱着只秃鹫的。

  上了马车后,天目就靠在许明意脚边呼呼大睡起来。

  镇国公府很快到了。

  天目依旧由阿葵抱着——这来来回回抱着只大鸟,直叫阿葵觉得自己像极了跟在夫人身边出行、专门抱着小娃娃的乳娘……

  许明意刚踏进前院,就瞧见影壁后闪过一道人影。

  “阿九怎么鬼鬼祟祟的……”看着跑远的小厮,阿葵皱了皱眉,疑惑地道。

  许明意心中了然。

  她就说,天目怎么会突然跑去长公主府,合着这背后还有指使者呢。

  阿九一路回到了许明时的居院中,同正在书房里习字的男孩子说道:“公子……姑娘回来了!”

  许明时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可算是回来了。

  他就知道,天目这么聪明,一定能办好此事。

  用吴世孙留下的鸟,去办吴世孙交待过的事——他未免也太机智了吧。

  “没被发现吧?”许明时问小厮。

  阿九拍拍胸脯道:“小人办事,公子只管放心。”

  许明时点了头。

  没被发现就好,毕竟这个法子往后可能还用得上。

  说起来,实则他也并非是全然见不得许明意往长公主府跑——长公主如今出了这等事,她与玉风郡主既是好友,理应多给些安慰,这无可厚非,他也并非那等丝毫不通情达理之人。

  可今日关键在于许明意呆得也太久了些。

  清早出门,眼下都午后了,还不见她主动回来。

  他这半日都是在心惊胆战中度过的——心想着,万一玉风郡主过分消极之下,拉着许明意借酒浇愁,浇着浇着万一浇出事情来了谁负责?

  那么多面首里,保不齐就有想趁机爬床的呢。

  想着这些,许明时叹了口气。

  许明意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长大,可以叫他少操些心啊。

  叫人操心的许明意回了熹园,喂饱了天目之后,去寻了自家二叔。

  书房内,许昀正站在书架前翻找什么东西,抽了一本书,见不对,便丢到了书案上,动作看起来颇为不耐烦。

  “二叔,找什么呢?”

  许明意被请进了书房中,随口问道。

  许昀转回头看了侄女一眼:“我还当你吃茶吃醉了,不知道回来了呢。”

  这话不可谓不阴阳怪气,许明意暗道一声稀奇。

  “您嫌我回来的晚了?”

  她在一旁的椅子里坐下,许昀没搭腔,很快有小厮奉来了热茶。

  许昀像是终于找到了想找的那本书,自书案后而出,经过许明意身侧时,脚下微微一顿。

  “昭昭,你这簪子从何而来?”他问道。

  实际上在寒明寺中便想问了,因为怕向来肆无忌惮的侄女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到时叫某人听到了,再错认为他还在意着什么。

  “这个么?”许明意抬手摸了摸头顶的白玉梅花簪,道:“这是皇后娘娘所赠。”

  许昀眼底泛起冷笑。

  呵,他果然没看错。

  “二叔,有什么问题吗?”许明意问。

  “俗气。”

  许昀丢下两个字,径直走到罗汉床边。

  “哪里俗气了?”许明意眨了眨眼睛:“您以往不是常说,再俗气的东西在我身上也不俗气么?”

  所以——二叔针对的是这簪子,还是送簪子的人?

  许昀脸色一凝。

  清傲如他,竟说过这等谄媚的话?他怎么不记得了?

  然转念一想,为了讨好家中地位不凡的侄女,确实也有这个可能……

  心情正值烦乱之际,许昀干脆鞋子一踢,往罗汉床上一躺,毯子一盖,书本展开往脸上一扣,赶人道:“我要睡了,小丫头快回去。”

  许明意全都没听见,捧着茶盏凑过来,好奇地问道:“二叔,您同皇后娘娘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书卷下,许昀的眉毛抖了抖。

  “小孩子打听这么多干什么?”

  他往里侧过身去,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

  做晚辈的也断没有死缠烂打的道理,许明意见状,也没再多问,喝了半盏茶,在书架里挑了两本感兴趣的书,便离开了书房。

  阿葵轻手轻脚将书房的门合上。

  虽说很明显二老爷只是在装睡,但基本的配合还是要有的。

  许明意刚行出院门,迎面遇到了自家父亲。

  “是昭昭啊。”看着驻足福身的女儿,许缙笑着问道:“也来找你二叔?”

  许明意点了头,随口问道:“父亲找二叔有事?”

  “嗯,从纪大人那里得来了一册孤本,上头有些字缺损了,便来找你二叔帮忙瞧瞧——”

  “父亲来得不巧,二叔刚要睡下。”

  “又睡了?”许缙叹了口气。

  不愧是他一年里有一半的日子都像是在坐月子的二弟啊。

  那就只能晚些再来了。

  “父亲,我想同您打听一件事情。”回去的路上,许明意悄声问。

  (明智屋中文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如意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