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事正文卷208发生了什么隐隐还有什么东西快速自林中掠过的声响……

  但相较于是人带来的,她更倾向于是某种动物穿林而过时带来的细微响动。

  而若是人,那必是身手了得、万中无一的高手。

  思及此,许明意下意识地看向身侧的少年。

  黑暗中,侧颜轮廓冷毅的少年神态不明,但脚下始终未有再动,那只手臂亦仍旧横在她身前,显然是在凝神判断着什么。

  许明意便随他立在原处,一丝动静也不曾发出。

  如此静立约有半刻钟,只见右前方忽有一道火星骤然亮起,火星虽弱,然在黑暗的山中却格外醒目。

  真的有人来了!

  “公子……!”岁江当即攥紧手指,看向吴恙,压低的声音里含着请示之意。

  吴恙微一点头。

  下一瞬,被岁江射出的嚆矢穿出山林,发出的鸣音响彻山谷。

  为免打草惊蛇,吴恙只带了许明意与岁江进山,随后赶到的小七则带着暗卫暗中守在附近,以嚆矢声响为号,号声响,便会立即围赶而来。

  而这声响能传入小七等人耳中,自然也就惊动了山中之人。

  那人闻得此声,脸色突变,顾不得去扑灭脚下火纸,当即起身便要逃走。

  然此时,一道暗箭冲破夜色,直冲他的方向而来。

  他感知敏锐,闪身就要避开,然而对方再次发出数箭,箭箭皆在断他逃离的后路,极大地拖延了他离开的时机——

  很快,他便察觉到有人朝他极快地靠近,寒夜中,一道泛着冷意的剑光闪烁,不由分说地向他逼近!

  他瞳孔顿缩,仰身向后连连退去,此剑落在他头顶上方,将他头上的笠帽扫落在地。

  吴恙未有急着再攻,而是收回了剑,冷冷地看向对方。

  那人稳住了身形,亦抬眼看了过来,露出了一张胡须杂乱的脸庞来。

  他身着粗布衣袍,挽起的发用一根磨得发旧的桃木钗固定在头顶,鬓发微有些松垮散乱,这般打扮,看起来便比实际年纪长了许多——然而那双敏锐的鹰眸,却半点不由人错认。

  “岁山……果然是你!你竟当真还活着!”岁江不可置信地看着昔日情同手足的伙伴。

  还活着……那便意味着他当初当真背叛了公子,甚至险些致公子丧命!

  岁山没有回应他的话,短暂地沉默了一瞬之后,看向那手中提剑的英朗少年,声音低低地道:“公子怎知属下会在此处?”

  吴恙的声音毫无温度:“今日是你父母的忌日,料想你一定会前来祭拜。”

  岁山眼中闪过意外之色。

  他从未同任何人提起过父母的忌日,便是岁江也不知。

  吴恙看着他,声音漠然而平静:“许多年前,有一日我曾见你在外袍之下腰侧系一片白布,事后得知你父母乃是溪灵山人士,不幸死于战乱——天下未定之前,溪灵山附近曾遭人血洗,许多猎户皆被安葬在了山中,这并不难猜不是吗?”

  而他昔日的这位手下,向来行事谨慎,即便不曾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追查,可若要祭拜的话,必然还是选在天黑之后进山——这一点,同样也不难猜。

  所以,他先前初查到对方还活着的嫌疑之后,便未有让人再继续追查,寻常的追踪手段,是抓不住岁山的,只会打草惊蛇而已。

  便是今日,他亦是选择临时带人出城,而非提前埋伏,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计划不被察觉。

  岁山嘴角溢出一丝似有若无的苦笑。

  如此说来,好像确实不算难猜。

  但他只在父亲母亲去世满十年的忌日里,偷偷在腰间藏过一片白布而已,没想到竟就被公子看到并记下了。

  而怪不得自那之后的许多年,在他父母亲忌日前后数日,他总是称得上清闲,公子几乎不会给他安排任何着急的差事——

  原来是特意留给了他出城祭拜父母的时间。

  公子面冷,虽然嘴上从不明说什么,但向来体恤下属,这也是他和岁江一直心甘情愿留在公子身边的缘故之一。

  而他此番会因此撞在公子手中,自然也是理所应当之事了。

  “公子果然料事如神,属下心服口服。”他抬起头,看向少年,眼神里的敬重一如既往。

  少年再次将剑锋指向他,道:“随我回去,将事情说清楚。”

  岁山将手探至身后,眼底透出决然:“请恕属下难以从命。”

  见他拔刀,岁江眼中迸发出怒意来,语气既痛且怒:“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

  这个背主之人,竟还要再向公子拔刀……!

  今日他定要亲手抓他回去问个清楚!

  岁江亦拔起身后长刀,怒然朝着岁山袭去。

  岁山只挡不攻,一直在伺机逃走。

  但他很快就听到了从四处传来的动静——有许多人正在朝着此处围过来……

  看来公子此番势在必得,他轻易是不可能逃得掉了!

  到底是自幼便从血海里闯出一条生路的人,求生的本能让他很快留意到了一个人——

  不远处,烧纸引燃起枯草落叶,火光经风鼓动着,视线忽明忽暗间,愈发显得那立在坟边的少年唇红肤白,眉眼明艳,身形纤细不似男儿。

  岁山三两下躲开岁江的缠斗,极快地朝着许明意的方向而去。

  “当心!”吴恙脸色顿变,立即上前。

  许明意微一皱眉。

  下一瞬,忽地抬手,指间长针飞出,正中朝她而来之人的手臂。

  岁山微有些吃痛,却顾不上去在意,脚下未停,然而很快,就觉得动作莫名变得迟缓,身体逐渐僵硬不停使唤。

  手中长刀掉落,他艰难地抬起手,摸向疼痛感愈甚的手臂,才发觉那根长针竟已全部没入他的血肉之中。

  他不由拿惊诧的目光看向那个已经被吴恙护在身后的女孩子。

  他只当这是个扮作男子的柔弱少女,在她身上必可博出一条生路,不成想非但不是什么生路,竟还是条……绝路?

  再来不及多想其它,巨大的眩晕感袭来,使他很快便倒在了地上。

  “……”吴恙转头看向许明意,眼神有几分困惑。

  ……这一幕多少有些离奇。

  许姑娘不能跟他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
如意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