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离开辛玥城的时候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虽然身边有苏未年随行可以看顾她的身体。周子沐还是不放心,为了让锦瑟在马车上更安稳,他选了最好的马车,车厢里都铺上了地毯。哪怕锦瑟光脚在里面走也不会冷。

  为了让锦瑟更好的休息,马车里更是直接放了一个简易的折叠床。

  这可是周子沐找人专门定制的,工匠们为了这个周子沐这个点子忙活了许多。

  “你也太夸张了吧!”锦瑟在马车上看着周子沐忙活。

  随着他的动作,将原本的座位往前一推,放下了后面的木架子,拉出前面的箱子。原本的座位就变成了一张床。

  还是在马车上的!

  “没事,我们这一路回去,路途遥远,我也是希望你能在马车舒服些。”周子沐让锦瑟试着躺了一下,不得不说除了小了点,没有其他的毛病。锦瑟内心还是挺喜欢的。

  她在周子沐的脸颊上偷偷亲了一口。

  “谢谢相公。”

  周子沐拿靠枕给锦瑟托着腰:“困了就睡一会儿。到了下一次城镇,我叫你起床吃的东西。”

  有了周子沐的这个话,锦瑟的安稳的闭上眼,很快就睡着。

  周子沐靠着锦瑟也闭眼休息。

  马车外侍武正在赶车,钟怡坐在他的旁边。而另一辆车上是侍文在赶,坐着两个丫鬟和苏未年。

  原本回天耀是苏未年每日最渴望的事,现在的他却希望回去的时间可以慢一点。

  现在锦瑟回去将要面对来自苏家的无穷恶意。

  他身为锦瑟的亲人却无法阻止,他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如果可以当初他就不该写那封关于锦瑟的信回去。

  现在苏家的人已经在等锦瑟回国,只待她生产就会要了她的命。

  苏家不允许污点女儿的存在,不久青灯伴佛就是死无全尸。

  能成为世家之首,苏家靠的就是一代代的人守着的规矩。墨守成规的规矩照旧了苏家今日的成就,也断送了不少族人的性命。

  到底应该怎么办?

  苏未年的思绪已经飘的老远。

  忽然前面的马车停住,跟在后面的侍文赶紧拉住了马车。苏未年被突来的意外打断了思路。

  在马车的锦瑟和周子沐也被意外惊醒,周子沐确认锦瑟没有事情。

  他起身去查看情况.

  “怎么了?”周子沐询问驾马车的侍武。

  “有人忽然冲了出来,属下躲闪不及惊扰了王爷。”侍武也被吓了一跳。

  他们走的是官道,来来往往有马车是很正常的。但是突然从路边草丛里冲出一个人是怎么回事。

  那人被撞的不轻,躺在地上哼。

  听声音是一个女子,看她打扮应该是附近的村妇。她的头被磕破血流不止。

  “先救人!”看到血,周子沐的头有点晕。不管怎样把人救了先。

  侍武下车去把女人扶了起来。

  后面马车苏未年也过来帮忙,他怎么也是百医谷出身的弟子。两三下就帮那位村妇止了血,包好了头上的伤口。

  原本他师父是不许他对外露出自己的本事的,但是在月兰的这段时日他被师伯东方上瑾拖着干活,医术想瞒也瞒不住。索性就破罐子破摔,成了免费大夫。

  锦瑟也下了马车,动静这么大,她也没法好好休息。

  “怎么回事?”锦瑟见一群人都围着一个村妇。

  “我们的马车撞到了人。”周子沐把锦瑟拉到身边,“起风了,这里冷。你还是回马车上等,很快就能解决好。”

  “没事的,在马车上呆久了,我活动一下。”锦瑟不想又回马车。

  周子沐只好随着锦瑟。

  “王爷,我们的马车并没有撞到她。她是自己摔的。”侍武不想被误会连忙解释。

  看侍武的表情,周子沐知道他没有说谎。

  这么说来,他们是遇到古代碰瓷的?

  “你们这些天杀的,撞了人还不认账!今日必须赔人!”那村妇听到侍武的话,不满的大嚷。

  不顾自己的伤口,村妇拉着侍武的手:“不陪钱,今日你们就不许走!”

  面对这样的无赖,周子沐并不想多理会。

  “走!”周子沐扶着锦瑟就要重新上马车。

  侍武听王爷并不理会这件事,他嫌恶的甩开了村妇:“不要以为你年纪大就可以倚老卖老欺负人!”

  他可是习武之身,普通村妇可不是他的对手。

  轻易就把村妇给甩开。

  见这群人根本不理自己,村妇知道她是碰到了强硬的。

  可是她不能让对方就这么走,村妇直接抱着侍武的腿:“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撞了人想跑!小兔崽子,不给钱别想走!”

  如果不是看在对方年纪大受不住,侍武恐怕要直接动手了。

  二月上前拉开了村妇,冷声呵道:“你再叫我们直好打晕把你放在这。”

  看到二月帮我们解围,侍武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他喜欢的二月实在是太美了,就算凶巴巴也好看。

  村妇本来还想继续刷无赖,可是她发现自己挣脱不开二月的手。

  这一群人一个比一个狠,都不简单。

  “天杀的,我可怎么办!可怜我那苦命的孙女!娟,奶奶没用。弄不到钱,救不了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二短,我下了地府可怎么面对你那死去的爹娘。”

  村妇哭的大声,那撕心裂肺的哭不似做戏,原本要上马车的周子沐他们停下了脚步。

  看来这一场碰瓷还另有隐藏。

  锦瑟看了周子沐一眼,后者明了自己娘子的想法。

  “你说你要救你的孙女,可是真的?”周子沐转头询问村妇。

  想不到那家主人还没走,村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是真的,我的孙女被山贼抓去了山上。附近好多人家的孩子都没了,他们发话要一千两银子才放人。老妇人实在没法才想了这么一个法子。”

  她看着周子沐他们的马车精美,只是是有钱人家。原本想着坑一些钱先保住孙女的命。

  谁知对方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歪心思,根本不想搭理。

  可是没有银子,她的孙女就没命了!
王爷的美味小娇娘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