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番自我介绍,听的叶思思一愣一愣的。

  这家伙,是个什么怪物啊?

  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干吗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是因为我长得帅吗?”夏阳,贱贱的对着这女人问。

  “你长得帅?这个我真是没看出来!不过,你的奇葩,倒是显露无疑的。”叶思思没好气的,给了这家伙这么一句评价。

  她心想,宋惜都是什么眼神啊?怎么找了这样一个奇葩,来当男朋友呢?

  “卧槽!你居然没看出我的帅?看来你这眼睛,还真是有问题,需要去眼科好好的看一看。”

  虽然帅,并不是阳哥,最引以为傲的资本。但,他是绝对不能允许女人,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忽视他的帅的啊!

  所以,他很生气!

  这话,让叶思思的眼神,突然一凌。

  她没想到,眼前这家伙,居然敢像这样跟她说话?

  这,有一点要求人办事的样子吗?

  “你平日里,都是这样没礼貌的吗?”叶思思问。

  要不是这家伙,是宋惜的男朋友,她直接就把他给轰出去了。哪里还有工夫,继续在这里跟他废话!

  “院长小姐姐,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生气啊!虽然你生气的样子,特别好看。但,还是在不生气的时候,更美!”

  跟女人讲再多的道理,都不如一个撩字!

  夏阳,当然是知道跟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的,相处之道的。

  “你像这样子跟我说话,宋惜知道吗?”叶思思冷冷的问。

  “你可以告诉她啊!我又无所谓!毕竟,我说你长得好看,超级漂亮,是铁一般的事实,又不是栽赃陷害!”

  阳哥,就是这么的会说话。

  这,把原本是一张严肃脸,很生气的叶思思,“噗呲”一声,给逗乐了。

  “把东西留下,你走吧!”叶思思指了指已经被夏阳放在了墙壁边的红升药酒,淡淡的道。

  她对这家伙,突然不气了。

  反而,还觉得他,好像有些小可爱。

  “那就谢谢美女院长小姐姐了!”夏阳笑嘻嘻的道了谢,然后走了。

  一回生二回熟,第一回来见这女人,点到为止比较好。

  溜得快些,才能给她留下一些念想,一些回味。

  女人可以吊男人的胃口,男人一样是可以吊女人的胃口的嘛!

  下午,夏阳正在九云台卧室的大床上,翻来滚去的,睡大觉。

  突然,手机响了。

  小老婆?

  一看到这来电显示,夏阳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

  因为,宋惜在这个时间来电,那绝对是没好事的啊!该不会,是叶思思那女人,出卖了自己,宋惜来兴师问罪来了吧?

  老婆来电,阳哥自然是飞快的,按下了接听键啊!

  “老婆,你是不是想我了啊?”夏阳贱贱的对着电话那头问道。

  “你在干啥啊?”宋惜问。

  “滚床单呢!和一只毛茸茸的哈士奇!老婆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一起滚啊?”夏阳诚挚的对着宋惜,发出了邀请。

  “滚蛋!”宋惜没好气的,赏了这家伙这么两个字。

  “老婆你要是想滚蛋,那也一样是可以的啊!只要老婆乐意,想滚啥就可以滚啥!”夏阳笑嘻嘻的道。

  在老婆面前,他是不知道节操是何物的?

  “滚我办公室来,立刻!”电话那头的宋惜,很凶!

  从这女人的语气,不难判断出来。她打这个电话,就是要把夏阳给提溜过去,兴师问罪的。

  女人生气了,不能立马去见。要等她气消了一些之后,再去!

  叶思思那个臭娘们,居然敢告自己的黑状?

  看自己以后逮着机会,怎么收拾她?

  阳哥,悄悄的把这笔账,记到了自己的小本上。

  一个小时后,夏阳才随便穿了条花裤衩子,出门。

  哄老婆,自然是不能空着手去哄的啊!空着手,是哄不好老婆的!

  夏阳开着盖拉多,去了一家商场。

  他直奔珠宝柜台,买了一个看上去很好看的钻戒。不过,上面的钻石不大,只有一克拉的样子。

  半小时后,夏阳笑嘻嘻的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老婆,我来啦!”

  说着,他直接一个熊抱,从背后抱住了宋惜,然后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滚蛋!谁让你亲的?”宋惜白了这家伙一眼,不过并没有推开他。

  她,生气归生气,才舍不得推开他呢?

  “我不滚!”

  夏阳当然是拒绝啊!

  然后,他把那个红色的,十分精致的小盒子,从兜里摸了出来,放在了宋惜的眼前。

  “啪!”

  夏阳用手指轻轻的一弹,小盒子的盖,便打开了。

  那枚精致而又设计独特的钻戒,一下子展现在了宋惜的面前。

  宋惜,直接看得愣住了神。

  这小子送她礼物,她是习以为常的。但是,钻戒代表的是什么,她能不知道吗?

  “老婆,愿意嫁给我不?”夏阳笑嘻嘻的问。

  他这样子,一点儿都没有那求婚时该有的,严肃的样子。

  宋惜在一时间,竟不知道给如何作答。

  她很爱这犊子,但这犊子目前,除了老妈之外,还没见过宋家的长辈。也就是说,他暂时还没有得到宋家的认可。

  自己,是不可能答应他的。

  但是,若是选择拒绝,他万一伤心了,怎么办?

  夏阳没有去在意宋惜会不会回答,他直接把钻戒取了出来,戴在了宋惜的中指上。

  “老婆,我知道你现在不能答应我的求婚。但是,我就是想亲手把戒指,戴在你的手指上。所以,今天先戴中指吧!等哪天你可以答应了,我再去买一个,给你戴在无名指上!”

  夏阳,就是这么的会替老婆着想。

  他,才不会让老婆难堪呢!

  宋惜,突然反应了过来。

  她今天把这犊子叫来,是为了审问他的。给他这小钻戒一搞,她心里居然觉得,对他有些小愧疚了。

  这小王八蛋,套路还真是够多的啊!

  “你以为搞这一出,姐姐我就不审你了吗?”宋惜强行板着脸,冷冷的瞪着这家伙,问。

  “老婆,你不用审我的,我自己交待!”夏阳笑嘻嘻的道。

  叶思思肯定什么都跟宋惜说了。

  夏阳才不会去妄想,她会替自己隐瞒什么,那女人,不添油加醋的,就算良心大大的好了。

  “自己交待?”

  宋惜转过了身子,翘着二郎腿,笑吟吟的看着这家伙,悠悠的道:“好!你交待吧!姐姐听着呢!”

  “那个叶思思,是不是告我黑状啊?说我调戏她什么的?”夏阳问。

  “你调戏她了?”宋惜有些吃惊的看着这家伙,反问。

  因为,叶思思只是跟宋惜说,夏阳这小子,很没礼貌。至于调戏,她是没有讲的。

  “没有啊!除了老婆,你见我调戏过谁啊?再则说了,对老婆的调戏,那不叫调戏,那是爱!”

  阳哥,恬不知耻的,含情脉脉道。

  “既然没有,那你怎么会问,她是不是告诉我,你调戏她了?”宋惜可不是这么好忽悠的。

  调戏和不礼貌,那是两个概念。

  如果仅仅只是不礼貌,说这小子两句,也就是了。

  要是调戏,光说,那是绝对不行的!就算是加上打,那都不够!

  男人这东西,你可以给他自由。但,那自由一定是有底线的,是绝对不能让他自由到,可以放浪的!

  “女人,不都喜欢夸大其词吗?哪怕你只是很正经的跟她打个招呼,她都可以说,你是在跟她耍牛氓!不过,我是行得正坐得端,不仅可以当场对质,还经得起天打雷劈!”

  夏阳挺直了胸脯,大义凛然的说。
重生之投资大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