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瞳看向云隐,以一种陌清溪从没听过的严肃语气,凌厉非常,“他身上的伤到还好说,但体内的本玄源气没有了。”

  “什么!”一向冷静沉着的云隐差点没跳起来,猛的站起,满脸的不可置信。

  云千殇也是震惊非常,他虽然对玄灵的了解仅来自于族中的书籍,以及这一位,但也是有听云隐说过一些。

  本玄源气乃是上古玄灵的根本,也是玄灵能够幻化成人的关键,不然为何能够化为人形的玄灵那么少,还不如上古遗留下来的那些玄灵多。

  屋里最为淡定的,就是陌清溪了,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们再说什么。

  “不行,我要去找那个楼少天问清楚,到底是谁敢如此残害玄灵。”云隐的怒气狂飙,一拍桌子,提剑而起。

  “等等,云隐,你应该清楚,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任何手段,能够把本玄源气从玄灵的体内取出。”

  雪瞳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睡得正酣的少年,“更何况,就算能有办法取出来,如果没有玄灵本主的同意,本玄源气很快就会消散了。”

  云隐的动作一下子停住了,“你的意思是……”

  目光下落,“怪不得他什么都不记得,心智又如同孩童一般。”

  雪瞳摇了摇头,“可不是只是看起来如孩童一般,而就是一片空白,而且在这段时间,有人对他做了不好的事,所以他才会那般惧怕人类。”

  两人默然,究竟是什么样的境况下,会让他做出这样的抉择。

  他们虽然是奉命跟人类一起守护一些东西,但从没有谁,会不要命到这般地步。

  “接下来,只能先想办法治好他,这样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云隐叹息道。

  “最关键的是,要怎么恢复他体内的本玄源气,那东西除了上古玄灵身上,根本就不存在了,这东西又不是吃的,说分给别人就能分的。”雪瞳自从探查清楚雪木的身体状况,就愁的不行。

  治好他,谈何容易。

  “咳咳。”云千殇轻咳两声,提醒谈的入迷的两位,“你们是不是,该跟咱们的清溪大小姐解释一下?”

  虽然他也没完全听懂,但是好歹知道一些,清溪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两个人说的这么投入,你们倒是能救人再说啊!

  “哦,对,清溪……”雪瞳连忙朝陌清溪看过去,小家伙睡得正香。

  “……”

  次日清晨,明媚的阳光照进树屋,洒落无数的温暖。

  床铺上空无一人,躺椅上却窝着个小身影,刺眼的阳光落在眼皮上,唤醒她的沉睡的双眸。

  陌清溪抬手揉了揉眼睛,眯着眼睛坐起来,是谁这么缺德,睡觉不拉窗帘?

  眯着眼睛望了一圈,感觉什么都是模糊的,再来一圈,清醒了,望着陌生的环境,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现在在楼外楼,而不是皇宫里的樱花苑。

  她什么时候睡着的来着?137

  陌清溪掀开身上的被子,挠着脑袋,努力的想着。

  “醒了?”还没等她抻个懒腰,云隐拎着个大食盒进来了。

  “嗯,我昨天怎么睡着的?”陌清溪扫了一圈,找到了洗漱的地方,一边洗脸一边问道。

  凉凉的水扑在脸上,顿时感觉彻底清醒了。

  “就你可能昨天给人治病太累了,躺在那躺椅上,听着我们说话就睡着了。”说起这个,云隐还稍微顿了那么一下下。

  毕竟他们谁也没能想到,她就真那么睡过去了。

  早餐是鸡蛋,腌萝卜,精致小包子,翡翠粥,还有一碗鸡汤面。

  陌清溪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就夹了个小包子,忽然觉得桌子上少了个人,“千殇呢,还没起还是还没过来?”

  她比较倾向后一种,毕竟他们俩男的也不能跟她一个女孩睡一屋。

  “千殇出楼了,我们看你给这楼外楼的楼主治病还要花一阵子时间,而皇帝那边你也得盯着,忙不过来,再加上云千殇不放心那个夜九宸,所以就先出楼了,顺便还让雪瞳把你给皇帝准备的药也全拿走了。”云隐说完,把剥好的鸡蛋放在了她的碟子里。

  “也行,虽然我们能治好那个楼主,但九品至尊玄石可能是拿不到了……”

  陌清溪说着,忽然就想起来自己昨晚是怎么睡着的了。

  “对了,你们昨晚说的那个本玄源气是什么东西?怎么没了它,还能跟缺了魂似的呢?”陌清溪觉得少年那状态,确实不太是病能够解释得了的了。

  “呃……”云隐只好把本玄源气是什么东西跟她说了一遍。

  他和雪瞳昨晚后来又说到很晚,但他们对治好雪木这件事,真的不抱太大的希望。

  虽然他们有猜到本玄源气现在在哪,但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取出来,就算他们有,但如果如一开始他们猜测的那样,肯定也剩不下多谢了,那样对雪木来说可能也没什么用了。

  可见雪木的孤注一掷,现在弄得他俩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雪木本身并不是这么孤注一掷的人,除非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

  而能让他们想到的重大变故,也就只有那件事了……

  陌清溪听完若有所思,“你说的这个本玄源气……好像,确实就在那个楼主体内,我还奇怪来着,他的身体被毁成那样,却还能留着一口气是因为什么,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怎么样,你有办法取出来吗?”云隐不抱什么希望的问道。

  “这个得再看看才知道。”陌清溪不确定,她又没有仔细的看过那东西,因为那东西就好像是有意识的,在保护那个楼主的身体。

  “算了,如果不能也不用强求。”云隐倒也不那么纠结了,他现在更希望那个楼主醒过来,告诉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可不行,这可关系到我的九品至尊玄石!”陌清溪说着瞪了云隐一眼,是不是本末倒置了,连她一开始的目的都给忘了。

  云隐:“……”

  他就不该担心陌清溪会乱用力量,不自量力之类的,小家伙心里的小算盘打得贼精贼精的。
重生之旷世玄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