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云浅洗好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轮子还站在门口。

  “轮子,你怎么还站在这?这个时候不是该吃饭了吗?”慕云浅摸了摸少年轮子的脑袋,“你不饿吗?”

  轮子早就没有了初见时候的紧张,对慕云浅很亲切:“我怕你找不到,我再带你回去!”

  慕云浅点点头:“辛苦你了!我们走吧!”

  轮子把慕云浅带回了原来的大堂,老人一个人坐在里面,看见慕云浅回来,主动开口:“后面已经准备好晚餐了,什么时候开放?”

  慕云浅并不急着回答老人的这个问题,而是看了看身边的轮子。

  “就现在吧!轮子在这里跟我们一起吃!”

  老人也看了一眼轮子,便笑了:“难得你喜欢他,那就按你说的做!不过他们几个人去休息,不等他们了吗?”

  “我们饿了!”慕云浅的言外之意就是,不等了,“都准备了什么,开始吧!让我看看你们在这里的生活情况怎么样?要是不好,可以改善!”

  老人看了慕云浅一眼,开口:“现在的生活就很好!比我们在外面的时候强太多了!不可以在让你花费了……”

  慕云浅摇摇头:“这样的话是不对的!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人死带不走……你们需要,我觉得很好!放心,我会想办法有更多的钱,来养你们的,不需要担心这个……”

  慕云浅的话让站在旁边的轮子很是惊讶,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把钱看得这么不重要,自己不花,却拿出来给他们这些毫无血缘关系的乞丐来花。

  要是正常人的话,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眼前的像仙女一样的姐姐,却一点看着都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姑娘,我们已经给你添了那么多的麻烦了,你居然还……”老人说着老泪纵横,不能言语。

  慕云浅有些手足无措,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安慰的时候,就听见门外面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轮子,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慕云浅将老人扶起来,无奈的对着轮子说。

  老人看着慕云浅:“外面不能是什么事情,不过就是有流浪的人,到了家门口,院子里的主动给一些吃的。”

  慕云浅十分的疑惑:“就只是给一点吃的吗?为什么不请进来,他们说不定也是无家可归之人呢?”

  慕云浅说完直接出来了,往门口的方向走去,不过在路上正巧碰见了温霆云、白墨、陈扬三个人。

  三人见慕云浅急匆匆往门口走去,也跟了上去,想要看看究竟。

  慕云浅到门口的时候,轮子正在给门口站着的几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发白面满头,有的人大口大口的吃的,有的人则是小心翼翼的放了起来,看情况可能是,很久没有吃到食物了。

  慕云浅的心一阵阵抽疼,吃不上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尤其是还要面临死亡的时候,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轮子,这是干什么呢?”慕云浅突然声音拔高喊了一声。

  不止是轮子,就是那些刚刚被分到馒头的人,都被慕云浅的喊声吓了一跳。

  温霆云走到慕云浅的身边,双手放到她的肩膀上:“你太紧张了,情绪激动,吓到他们了!”

  慕云浅回头看了一眼他,然后继续说:“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我其实是想说,你们光吃馒头也没有营养,还会噎到,要不要到里面来,我让厨房给你们做汤!热乎乎的汤还驱寒。”

  轮子站在边上听慕云浅这么说,哭了,小手一下又一下的抬起来擦眼泪。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情,纷纷彼此之间看看,都不确定该不该听。

  轮子这时候带着哭腔开口:“你们信她!这里其实……其实……其实……”

  轮子到底还是年纪小,连着说了好几个其实,也没有说出来,反而是看着慕云浅。

  慕云浅伸出手,揉了揉轮子的脑袋:“没关系的!”

  老人这个时候,站到了门的最前面,他明白慕云浅的意思了,开口:“你们不需要有什么顾虑,我们,生活在这个院子里的人,都是乞丐,没有家的人!如果你们要是不介意,可以住在这里的!”

  老人说完之后,慕云浅笑了,没错,这就是她的意思。

  有人问:“真的可以吗?你们该不会是想要我们干什么吧!我们虽然没有钱,虽然……但是我们……”

  “进来吧!”老人说着,看着慕云浅,慕云浅对她点点头。168书库

  白墨和陈扬的心中,更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温霆云看着这样笑的慕云浅,真希望他们就这样一直的生活在这里好了,她的笑容是治愈他的药。

  几个人都洗过之后,才来感谢慕云浅。

  “既然这么巧,我们就一起坐下吃饭吧!”慕云浅他们这边也刚刚开始。

  白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温霆云,可要知道这位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跟这些人在一个桌子上面吃饭,太开玩笑了。

  然而出乎白墨的意料,就在几个人坐下之后,温霆云的神情都没有半分的不自然。

  慕云浅和陈扬看出了白墨的疑虑。

  陈扬开口解释:“白墨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来来来我告诉你,我们是征战沙场的战士,众生皆平等!”

  温霆云这才意识到,陈扬这句话是说在说他。

  “我并不介意跟谁一起吃饭,坐在什么地方,都无所谓。”温霆云看了看几个人,洗去满身的污渍,一个人看样子并不是俗气之人,“而且看几位的面相,并不该如此……”

  慕云浅听温霆云这么说,这才细细打量几人,确实几位并不像院子中其他人,常年经受如此窘困的环境的。

  “几位看举止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只是不知因为什么遭次这番境遇。”温霆云看着几个人,“不知是不是问的唐突,愿不愿意相告?”

  其中一位稍微年长一点的青年说:“这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当今的天下,是谁的天下!是皇上还是四王爷!”

  旁边的几个人对他能如此口无遮拦显然没有想到,纷纷低下了头,不在说话,也不再抬起头看人。

  青年看着他们的样子就生气:“你们还想要躲藏到什么时候,现在对生活还有什么希望……没有了,没有希望了!”

  说着说着青年就开始哭,可能是被压抑的太久了,见他情绪这样,跟着的几个人也都哭了出来。

  慕云浅看了一眼温霆云,那意思就好像是说,看你干的好事。

  等到几个人的情绪全部发泄完毕之后,青年才说出来自己的遭遇:“我们几个人并不是皇城人士,是这附近的,只是……两个月之前,所有的一切都还那么好……突然有一天,一群人闯进了我的家中,把我们给洗劫一空,洗劫也就算了,可是……他们竟然残忍的,残忍的……”

  青年掩面,并没有继续说下去:“那一天,是我此生的噩梦,我将伴着这个噩梦孤独终老……”

  慕云浅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表示,一直等到几个人全部都讲完,其实几人的遭遇都差不多,都是被洗劫之后杀害了全家。

  几人说完之后,慕云浅便开口:“我有一件事情一直都不是很明白,那么就是,为什么全家被灭门,而你们几个人却活了下来,这究竟是为什么?”

  几人似乎并没有想到慕云浅会问这样的问题。

  温霆云几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这毕竟是一段不愿意回忆的事情……”青年看着慕云浅然后缓缓的坦露出了,“我并不是一个积极上进的,整日游手好闲……家里出事的那一天我正在……正在……”

  青年的难以启齿的话,在慕云浅看来,却保住了他的性命。

  陈扬看过的人太多了,青年的话,他可以看出来是不含假的。

  “这或许就是你的福气!”白墨开口,化解了大家的尴尬,尤其是慕云浅,“不必去管你是因为什么,而躲过了天灾,这恰恰就是你的命,或许留你在世,是希望你能做更大更有用的事情。”

  温霆云因白墨的这番话,侧头看过去,这个人以前一直他认为是个平淡无奇的人,但能说出这番话来,就必定不是个泛泛之辈。

  青年听白墨这么说,大为震惊,直接跪下,猛地磕头:“我见几位的衣着不凡,举止谈吐不俗,身份非富即贵,若可以……希望能……”

  “可以!”慕云浅看着青年,“你起来吧!不要动不动就跪下去!这里的人都是一样,平等的!不需要这些的。”

  白墨看了一眼慕云浅说:“这件事情不需要好好的……”

  慕云浅看了白墨一眼:“我明白你得意思!这个之后我们再说,现在吃饭吧!”

  白墨便没有在说话,温霆云稍微关注了一下,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似乎都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他微微叹了口气。

  再一次的引来桌子上所有人都看他。

  “我只是有点怀念,和云浅两个人独处的时光,你们不用介意的。”
重生之锦医凰妃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