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涛涛,浪潮滚滚,如水龙咆哮,摧枯拉朽一般,推平一切。

  偌大的渡船在其中沉浮,载着上百人口,如雨打浮萍一般,命不由己,满是恐惧。

  却有一人骑牛,四蹄迈开,洪水再是汹涌,在牛蹄之下却是纷纷平息,如履平地一般,随手一挥,风轻云淡,一道道水柱冲天,将一个个身影从洪水中卷起,砸落在船舱之上。

  虽然浑身泥泞狼狈不堪,但终究是小命得保,一个个惊恐未消。

  “大哥,你是神仙吗?”黑脸少年整个人被拎在半空中,脚下就是洪水波涛,不禁提心吊胆,微微抬头,看着眼前那不似凡人的面容,失声自语。

  吕纯良微微一笑,单手轻轻一托。

  “起!”

  一声喝下,顿时水涨船高。

  水流上升,形成一个不落的潮头,托起渡船,直向远方而去。

  “坐好了!”吕纯良将黑脸少年放在牛背上,紧随其后,踏波而行,一路朝下游而去。

  十八道湾,三十七道坎……水流湍急,但顺流飞驰而下,一路波澜无形中平息,畅通无阻。

  很快急行了半日之后,一片无水的陆地出现在眼前。

  “到岸了,到岸了……终于得救了!”船上欢呼不已。

  船刚一靠岸,他们就立刻就涌了上去。

  哗!

  水流自然而分开,河堤上竟然自然分出一条道路。

  大青牛皮毛光鲜,目中充满了智慧的灵性,驮着那身影缓缓走来。

  一浪一浪汹涌拍打着河岸的洪水无声地平息。

  青牛踏波,仙人分水!

  这如仙如圣的一幕,让众人不禁屏住呼吸。

  回过神来,他们又纷纷在岸边拜倒,口中念叨不止。

  “大慈大悲神仙降世,保佑我张家多子多福!”

  “仙人在上,信徒李氏给你磕头了,求保佑我家平平安安,渡过洪水!”

  “仙人大老爷啊,你可要救救我们啊!洪水这么大,我们快活不下去了!”

  ……

  岸上跪倒一片。

  现在如此虔诚,之前为何在岸上见死不救呢?

  吕纯良没有多看一眼,只是轻轻将黑脸少年轻轻放到地上,淡淡而道:“洪水马上就要下来了,此地也并不安全。你们还是尽早离开吧!”

  他骑在牛背上,转身就要走。

  “神仙你不能走,救救我们吧。”

  “洪水天灾,万里泽国!只有您才能拯救苍生啊!”

  “求求了……”

  ……

  见神仙要走,那些船客立刻大惊,哭天喊地地追了过来。

  虽慑于神仙威严,不敢强行阻拦,但却在四面八方都围成了一个圈,挡住了道路。

  吕纯良顿时陷入了为难中。

  这些凡夫俗子虽然颇为自私,但罪不当死,更是一个个脆弱不堪。

  若是强行闯出,他生怕自己随随便便一个动作,气机泄露之下,把他们给弄死了,那可就徒造杀孽了,非道家世外之人所为。

  见他们磕头不停,不得仙人垂怜不肯起身的模样,吕纯良心中一动,便微笑而道。

  “相逢便是有缘。我初次下山,行走世间,你们也算与我有缘。但福生无量天尊,不渡无救之人。你们当中谁能打动我的心思,我就允诺那人一个愿望!如何?”

  说罢吕纯良于牛背山之上,端坐不动,闭目不言。

  天赐仙缘!

  神仙让他们许愿!

  ……

  那些跪倒在地的船客心中燃烧起了汹汹如火的希望,无声地对视后,下一刻就一拥而上。

  “仙人在上,小人愿用百两纹银,求神仙保护我一家一生平平无安,无病无灾!”

  “别丢人显眼了!这么点东西也好意思供奉给仙人?仙人,我这里有家族珍藏的三百年人参一棵,求神仙保佑我儿金榜题名,五子登科。”

  “庸俗,实在庸俗!这些世间俗物怎能拿出来污神仙的眼睛。上仙,我有千年前的古老道经一部,求法眼过目!”

  ……

  大洪水能抢到渡船逃命之人,显然各个都有家底,一个个争先恐后显出各种珍稀之物,只求得上仙欢心,夺得仙缘。

  如此虔诚,哪里还有之前自私求生的模样。

  “让开,让开!你们这些破烂东西也好在神仙面前拿出来。”突听一阵豪横地嚷嚷声。

  胖员外如同横行的螃蟹蛮横地挤开众人,看着他们手中的东西满是不屑,仿佛在看什么一文不值的破烂一般。

  “神仙,请看!”他朝着吕纯良挤出讨好的笑容,小心翼翼地呈上一个紫金色的盒子,轻轻打开。

  嗤……

  荧光大放,一时晃眼。

  定眼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通体由美玉打造的一尊道尊神像,上下没有一丝瑕疵,仿若一体。

  上有一个个银点,仿若漫天星辰,对应人体各大穴道,串联在一起,形成一套独特的脉络,似是一种精妙的真气运行功法。

  而在这强者辈出的江湖之中,什么金银财宝能比得过让人脱胎化骨的武学功法呢?

  一时所有的人目光都变得无比炙热起来。

  胖员外满脸带着桀骜,无视众人,却匍匐拜倒在吕纯良座下,“上仙容禀,小人愿意无偿奉上这玉像神功,只求上仙能收我家的孩儿为徒。我金家愿长供上仙牌位,香火不断……”

  他侃侃而谈,许下重重承诺,似是一片诚心。

  “好奸猾!”四周人听到顿时心中暗骂。

  怪不得别人是家财万贯的员外,他们不过是平头百姓。

  这人打的算盘可真好!

  让自己儿子拜师,以后他金家也得入神仙门槛。

  更供奉神仙牌位,那以后上仙不就是成了他金家的保家仙人了!

  ……

  这算计重重,当真是用心至深。

  胖员外目光扫视众人,隐藏得意。

  这一群人贡献这么多破烂之物,求什么平安富贵,还真是够蠢的。

  上仙法架在此!

  最大的仙缘哪里是什么凡间俗物,只要与上仙拉上关系,神功妙法、荣华富贵……什么得不得。

  只要我儿能拜入神仙门邸,以后我金家岂不也是神仙之流,得享长生?

  ……

  就在那胖员外浮现联翩之时,突然一声怯怯的声音从旁传起。

  “神仙大哥,百忍没有啥东西。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这个黑馍馍请你收下吧!”半大少年,面黑如炭,手捧冰冷的馍馍放到了面前。

  “大胆,怎敢以此劣物亵渎神仙?”

  “还不快跪下认罪?”

  “上仙大人,请赎罪!此人亵渎法架,可不关我们的事!”

  ……

  众人与这黑脸少年同船而渡,此时惶恐不安,纷纷撇清关系。

  吕纯良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口中却是悠悠而道。

  “尔等心愿我已尽知,吾心中已有人选!你们不必再争了!”

  是哪个幸运儿?

  众人一听,不由将目光放到了那胖员外身上,满是羡慕。

  “儿啊,还不快拜师!”胖员外一脸狂喜,将身后一个浑身锦衣的童子拉上前来,就要拜倒在地。

  “上仙容禀,我儿金元吉天赋异禀,曾被高人算过命,说是有望成就先天宗师的绝佳根骨!”

  “师傅在上……”那童子一脸傲气,也是狂喜拜倒。

  但话还没出口!

  “慢着!”一声轻喝,无形气劲托起,让他跪不下去。

  “什么?”胖员外心中一惊。

  只见骑牛仙面容高古,毫无情绪,摇头而道,口中更无波澜,“不是你们,而是他!”

  手指掠过众人,只落在一个懵懂的面孔上。

  众人循着手指方向望去,只见黑脸少年手中捧着黑窝窝,仍是一脸茫然。

  若是那豪横巨富的胖员外,他们还不敢说什么。

  但偏偏为什么是这么一个乞儿,何德何能被神仙垂青?

  众船客面色复杂了起来,眼神也渐渐诡异。

  黑脸少年不自觉缩了身子,心中不安。

  “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

  此时那胖员外却是吼了起来,满是不甘心。

  “他们的东西谁能比得上我的道像?我不服!”

  玉体炼身诀!

  吕纯良横了一眼,就看破那玉雕道像的底细,赫然是一门少有的道家炼体功法,颇有玄妙。

  但这又如何?

  别人眼中的奇门妙法,在他看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玉体炼身诀的底细,一眼就被他窥探殆尽。

  他岂是缺少功法之人?

  于是他轻轻一笑,缓缓而道。

  “这玉雕道像虽然珍贵,但对你的身价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黑摸摸虽然一文不值,但却是那少年的全部。

  世间万物于我如浮云。这些俗物在本座眼中并无什么不同。

  万物皆轻,诚心最贵!这便够了!

  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淡淡一声质问,吕纯良目光扫去,无人敢直视其眼,

  “上仙高风亮节,我等佩服!”众人纷纷拜倒,心中叹服。

  “你上来!”吕纯良手遥遥一指。

  黑脸少年还在懵懵懂懂之中,不太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四周的人见到更是恨铁不成钢。

  这小子真是祖坟冒青烟了,得上仙垂青,得赐仙缘,这种好事怎么不落到我的头上?

  “天上掉下馅饼,上仙看中你了!还不快过去!”见到少年迟迟未到,他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连连催促道。

  黑脸少年这才后知后觉地靠了过去。

  一旁那胖员外和他那目中无人的儿子大叫起来。

  “不服,我不服!上仙,你偏心……”

  他们眼红地冲了过来。

  “嗯?”一声冷哼,空气温度立刻急降。

  胖员外父子乃至众人立刻如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一动不敢动,无形的寒意让他们浑身上下打着哆嗦,灭顶之灾降临,心头尽是恐惧。

  他们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仙人不容冒犯,可不会和佛陀割肉喂鹰一般的假慈悲。

  凡人若敢无视尊卑,那苦头可真在后面呢!

  “你个金员外,冒犯神仙,害我们受罪!”一群人将姓金的胖员外骂了千八百遍。

  还没等他们多做解释,只听一身冷喝。

  “我之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劲风席卷,“哎吆”两声哭喊声,胖员外父子二人就被骑牛仙人一袖子吹到了水中,连滚带爬地上岸,已经是浑身泥泞,狼狈不堪。

  众人见状,更是噤若寒蝉。

  “你来!”吕纯良又是手遥遥一指,黑脸少年被人推搡着上前,陡然手中一松。

  那潮湿的黑馍馍已经嗖的一声飞入了他眼前骑牛道人的手中,只听他轻笑而道。

  “受你供奉,当如你所愿!你可有什么愿望?但说无妨!”

  黑脸少年一时顿时愣住了,脑海中掠过一幕幕画面,陡然咬着牙道:“神仙大哥,你能不能把平息这可恶的洪水?”

  “什么?”众人听到顿时大惊,纷纷喝道。

  “不要冒犯神仙!”

  “洪水是老天爷对凡人罪孽的惩罚!你怎么敢让神仙跟老天爷作对!”

  “还不快跪下,磕头认错!”

  ……

  众口一词,连连训斥。

  黑脸少年刚刚升起的一丝勇气又唯唯诺诺起来,扑身就要跪倒。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何罪之有,何须跪下!”却听吕纯良一声轻笑,凌空一托,就不让他跪不下去了。

  他深深看了黑脸少年一眼,沉声道:“你可想好了!你我有缘,财宝、武学、身份……我都可以一一许你!你真的只有此愿吗?”

  “儿啊,你快走,不要管我!你一定要好好活着……”那面目沧桑的汉子没入洪水前最后一声大吼犹在耳边。

  黑脸少年面孔上掠过浓浓的痛苦之色,眼神恍惚,不知不觉握住了腰间的柴刀。

  那是父亲留给他唯一之物了!

  看向洪水滚滚,他眼神满是痛恨之意,重重点头道:“是的,神仙大哥!我只求让这洪水平息下来,再也不能害人!”

  “好,很好!不独求己,更为他人吗?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愿!”吕纯良笑而点头。

  “什么,神仙竟然答应了下来!”

  “这还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吗?”

  “神仙,这是真神仙啊!”

  “大慈大悲,神仙保佑,救苦救难!”

  ……

  一声落下,众人不敢相信,磕头不止。

  “你们不必谢我!要谢就谢这个小兄弟吧!”

  一声淡淡轻喝,那身形腾空而下,一手握住了黑脸少年的手,更攥住了那手中的柴刀。

  “手握利刃,杀心自起!心若不平,斩去便是!随我,出刀!”

  眼前是洪水铺天盖地,如天公咆哮,地母震怒,浩浩荡荡,淹没人间的一切,无边恐怖。

  黑脸的少年人满目是泪,畏惧、痛恨、胆怯……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一声轻笑在其耳旁回响,却天外雷音在脑海回荡,驱散一切恐惧。

  黑脸少年手中一轻,只见自己握刀的手在那上仙引导下,迎着洪水怒涛,不闪不避,凌空就是一斩。

  哗!

  无声无息,刀落下!

  洪水万丈,一刀而开……
我的武功带特效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