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一直向下,两侧弥漫着的是浓郁的黑暗。

  踏入这里的一瞬间,月怜儿就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寒意,周围更如同有一些声音一般不断的在耳畔回响。

  那种感觉让月怜儿的心中有莫名的恐惧涌动。

  仿佛这通道最终抵达的并非周安海的密室,而是真正的地狱一般。

  心中的惊慌在不断的加剧,月怜儿的脸色也已经变得越发的难看了。

  不断向下,周围空旷的环境之中时不时的会传来脚步声的回响,那种感觉更加使得心中的孤独感越发的浓郁了。

  月怜儿的脸色已经越发的难看了。

  不过好在这通道仿佛已经到了尽头。

  她已经能够看到前方密室的真正入口了。

  心中稍稍的松了口气,可紧接着,月怜儿却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

  她脸色一变。

  这地下密室是整个亚娜酒吧之中最为隐蔽也是最为重要的地方,这里有守备力量倒是正常,可怎么会出现血腥味?

  而且更奇怪的是,自从进入这密室之中过后,她竟然根本就没有见到哪怕一个守卫。

  这太奇怪了。

  还有,之前的那些如同惨叫一般的声音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幻觉。

  难不成这里真的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不成?

  月怜儿不由的紧张了起来,而就在她的想法刚刚落下的时候,那惨叫声竟然再一次响起。

  而且这一次来得更加的猛烈。

  仿佛这声音的主人,正在遭受什么难以言说的痛苦一般。

  月怜儿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直接进入了密室之中。

  这密室很大,道路更算得上是错综复杂,看起来更加像是在地下重新建造了亚娜酒吧一般。

  眼前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心中想着刚刚的惨叫声,月怜儿下意识的开始搜索,却未曾注意到一侧黑暗之中有人影一闪而逝。

  啪嗒。

  忽有清脆的响动声音传来,月怜儿瞬间有所反应猛地转头:“谁!”

  黑暗的空间内,并没有任何人给予她回答。

  但是弥漫在空气之中的血腥味已经越发的浓郁了。

  仿佛散发出血腥气的东西,就在眼前一般。

  月怜儿表情凝重,顺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缓缓向前。

  而也就在月怜儿重新返回这密室入口的一刻,她见到了前方的尸体。

  死状极为凄惨,被鲜血染红的那张脸上带着无比的惊恐,仿佛在临死前见到了什么恐怖无比的场面一般。

  就算是月怜儿身为炼尸匠少主,见惯了死人,可还是第一次见到死状如此凄惨之人。

  而且从尸体的样貌来看,这个人的死亡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半个小时。

  在她进入这密室之前,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心中的震惊在不断的加剧,而紧接着月怜儿就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脚步声。

  “快,那里绝对不能出事!”

  来人应该是这亚娜酒吧之中的守卫,而且密室内部也传来了剧烈的脚步声,这里的守备力量已经彻底的苏醒了。

  这对于月怜儿来说完全就是未曾想到的场面。

  她对亚娜酒吧发动进攻之前就已经对这里有过了非常详实的调查,在没有二楼的人通知的前提之下,其他的守备力量无论如何也绝对不可能会出现的。

  可现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这根本不可能。

  无比的疑惑已经让月怜儿一时间乱了方寸,而前后同时传递而来的脚步声更已经让她完全无处可躲,这等状况彻底的出乎了她的意料,虽说对方的行动可能并非因她而起,可若是对方见到了她过后,必然会对她采取必要的行动。

  到时候一切暴露,可什么都完了。

  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已经更加的剧烈了,双方之间的距离也已经越发的靠近。

  月怜儿心中清楚,她必须尽快做出决定,否则一切都晚了。

  可是她对于这密室根本就不熟悉,她还能躲到什么地方?

  而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前方守卫已经冲出。

  未曾适应黑暗的守卫并没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到月怜儿的踪迹,却依旧让她新生慌乱,而就在这个时候后方房门打开,有手臂从中伸出,抓住了月怜儿的手猛地用力。

  甚至没等月怜儿有所反应,她就已经被拖入了那打开的房门之中。

  咔嚓。

  房门重新闭合,月怜儿感觉自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舞神电子书

  她满脸震惊,抬头便见到了一个陌生的轮廓。

  “你!”

  “嘘。”

  有力的手指落在了月怜儿的唇间,耳畔也传来了温润的声音。

  “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刚刚我一直都在跟着你,外面的人会对这密室之中的情况有所察觉并非因为之前倒在密室入口的那个守卫,而是这里出现了大问题。”

  “我和周安海也算得上是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救你,算是我的诚意,有兴趣结盟吗?”

  平静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令人心安得力量,月怜儿愣了一下,才有机会好好打量面前的男人。

  “你是林辰?”

  这下子,倒是轮到林辰愣住了。

  “你认识我?”

  月怜儿缓缓点头,开口说:“你杀了我门中叛徒,也算是为我清理门户了,另外,周安海也曾表露出要杀了你的意思。”

  林辰沉眉开口说:“这么说,梁家的危机,真的是周安海所为喽?”

  “梁音被刺杀的事情,也都是周安海一手安排的。”

  月怜儿缓缓点头说:“没错,正是因为不满于周安海的心机和手段,我门中一些人才会提出异议。”

  “可谁想到周安海明面上答应,暗地里却直接处死了那位仗义执言的门人。”

  在确定了林辰的身份过后,月怜儿心中不断思索,最终确定了林辰就是那个可以帮助她复仇的人。

  毕竟她的仇人只是周安海,而林辰和周安海之间也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他说的没错,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既如此,月怜儿自然也就不想对林辰有所隐瞒了。

  “你应该也听说过周安海旗下有一个非常神秘而强大的势力的事情。”

  “事实上,那正是父亲在位时期的炼尸匠。”

  “在我门中之人被周安海处死过后,炼尸匠一脉和周安海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大,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了父亲死亡的真相。”

  “是周安海,父亲曾对周安海忠心无比,可是在扶持周安海上位过后,他担心自己所做过的肮脏事败露,便击杀了父亲灭口,本以为这样就相安无事了,可是他的谎言终究还是被戳穿了。”

  “我们本就已经对周安海心生不满,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情,双方之间的从属关系早已经名存实亡。”

  “作为炼尸匠的少主,我必须要为我的部下找到一条生路。”

  “否则以周安海的性子,迟早会葬送整个炼尸匠一脉的。”

  “无论如何,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听完月怜儿的话后,林辰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他倒是未曾想到周安海竟然还有这么一段过往。

  眼中笑意一闪而逝,林辰缓缓开口说:“若真是如此,我倒是可以帮你。”

  月怜儿一愣。

  之所以和林辰说出这些话,她的真正目的倒是不祈求林辰能够帮忙,最多也就是在这一次的事件之中不对她进行阻挠,亦或者是在这一次的事件过后能够以此作为线索,彻底的扳倒周安海这个大敌。

  毕竟若是这一次她失败的话周安海必然不会放过她,到那个时候她所求的就已经是周安海死掉了。

  满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林辰,月怜儿迟迟未曾开口。

  林辰却早已经预料到月怜儿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了一般,笑了笑过后才缓缓开口说:“说句实在的,你我之间并无纠葛,周安海对你们炼尸匠做了什么我也并不关心。”

  “但是很不幸,周安海的做法已经危及到了我的雇主,如今和你合作,也算是无奈之举,所以,你用不着这么看我。”

  “而且,我帮你也是有条件的。”

  月怜儿一愣。

  “什么条件。”

  林辰一笑,开口道:“你说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这密室之中存放了一个对于周安海非常重要,甚至有可能会引动整个南城变故的玉印,我想知道,那玉印到底是什么。”

  月怜儿愣了一下,表情已经变得有些复杂了。

  而林辰却并未曾在意月怜儿的表情,只是将他的感知力不断的提升,目光也定格在了面前的房门之上。

  那玉印到底是什么,他已经基本确定了。

  月怜儿说不说,对于林辰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帮助,他之所以要问出这个问题,仅仅只是想要在他和月怜儿之间的合作上再加上一道保险而已。

  而今仅是南城之中就有太多的乱事,他心中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

  尤其是面对月怜儿这样的人,就更加需要谨小慎微。

  若是月怜儿说出此事的话林辰就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断明月怜儿和周安海之间的合作真的出现了问题,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并非是针对于他的苦肉计了。

  思索间,月怜儿的表情已经坚定了起来。

  “其他的,我不清楚,只知道那枚玉印叫做。”

  “嘘。”

  谈到这里,林辰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了。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荣耀战神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