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

  鲜红的血!

  今日,注定是悍然赴死与无情屠杀的一夜。

  那充满了死寂的房间中,女子一手紧紧抓着陆寒没有知觉的手,一手提着一柄长剑,上面闪烁着冷冽的寒光。

  时间一点点悄然流逝。

  很快。

  也很漫长。

  然而……终究还是没有熬到黎明时分。

  不过两个时辰,房门外的厮杀之声,越来越小。所余下的只有寥寥的嘶吼声!

  再之后,嘶吼声也没有了。

  女子所在的房间外,经过短暂的沉寂之后,忽然响起了兵器的碰撞声。

  那碰撞声极为刺耳。

  像是一声一声的敲打在女子的心头,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也变得绝望无比。

  不过……女子的眼神,却变得愈发的决然!

  轰!

  忽然一声巨响。

  房门被突然的轰开。

  随后一道苍老的身影飞入房中,重重的跌落在地!

  那轩辕府的老管家此刻已然是浑身浴血,左臂已然被斩断。他只能单手提枪,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后,嘶吼着的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满是凛然杀意的盯着房门外的人。

  不过几个呼吸间。

  便有数十位强大的武者涌入了房间。

  最低的,也有着天元境界。

  众人一进屋,便是看见了长相绝美的女子,略微挑眉后,接着看向了女子身旁的床榻!

  一时间,众人愣在了原地。

  不过,这样的愣神只有刹那间。随后他们的脸上便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轩辕府的族长夫人在此,那么床榻上被帘子挡住了的人,必然就是那个曾经的少年神话陆寒了。

  看来传言不假。

  从战斗开始,到他们现在亲眼所见!

  陆寒确实已经倒下了。

  彻底的倒下了。

  而被称作媗公主的女子见众人闯入后,她便豁然站起了身。

  她原本柔弱,此刻却看上去英气十足。

  她手提长剑,纵然并不精深武道,却也绝不会后退半分。

  陆寒生死不会离开轩辕府。

  她也不会!

  “呵……轩辕府主以弱冠之龄镇压东灵境多年,可谓是当世人杰。只可惜啊,但凡太过耀眼的人,都将遭受天妒。今日此等下场,我等实在是惋惜的很!”

  一位武者望着被帘子遮住的床榻,满脸惋惜的笑道。

  女子咬着牙,却是一言不发。

  那老管家也是咳嗽了起来,手中长枪震动,护在了女子身前。

  “媗公主,你乃北燕皇朝的公主,我等自然不会为难你。只不过,你需要亲手掀开那帘子,让我们亲眼看一看轩辕府主。而且……你那被送走的女儿,又在什么地方?”

  那武者再度开口道。

  “如若不然,就休怪我等不给北燕皇朝面子了!”

  女子忽然冷嗤的笑了一声,目光冷冽的看着前方的众人,“一群狼狈不堪的野狗,今朝得势,便如此得意忘形。当初,我夫君康健之时,怎么不见尔等丝毫身影。到今日,却纷纷跳出,当真以为我夫君不在了,你们便会成为天下第一!”

  “做了强盗,还如此明目张胆。这天下的武者,都如你们这般不要脸吗?”

  “今日,就算是我轩辕府倒了。可再过十年,二十年!轩辕府的后人,依旧会崛起!就不知道,你们有杀人灭门的心,却有没有真正斩草除根的本事!”

  ……

  “哈哈哈,真是个泼辣的小妇人!死到临头,言语还如此犀利,可惜了这张无比温柔的面庞了!”

  房间中,有武者放肆的笑了起来。

  “只可惜,今日之事已成定局。无论你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但你……既然还端着媗公主的架子,还要死守着轩辕府家主夫人的面子,就别怪我等将之彻底撕碎了!”

  “放肆!”

  那人话音未落,老管家长枪一荡,出现在了媗公主的身前,枪头盯死了那说话的武者。

  “呵,老东西!都死到临头了,还能吓唬我等不成。一条步履蹒跚的老狗,再忠心,也咬不死人的!”

  有武者开口笑了起来。

  同时,进入房间的众人一步一步向前逼近!

  ……

  天地之间,群星璀璨。

  有流光从天际而下,如长虹挂天。

  落于一处!

  ……

  房间中,随着众人的步步紧逼,老管家与媗公主依然是退无可退。

  “杀!”

  那老管家最终一声愤怒的嘶吼,满是悲凉与充满了死志的向着那一众武侯境界的强者而去。

  “不自量力的狗东西!”

  为首迎接老管家枪锋的武者冷哼了一声,伸出坚硬如铁的手掌,径直的朝着那枪锋抓去。

  铿的一声。

  那人一掌抓住枪头,令得老管家寸步无法向前,加上只有一条手臂了,身受重伤,体力早已不支。不禁一头跪倒在地,嘴中不断的吐出鲜血,意识都出现了一丝模糊。

  那人折断了手中的长枪,蹲在老管家的身前,将枪头抵在了老管家的头颅之上,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老东西……人要有自知之明!都活到这把年纪了,不好好养老,非要出来打打杀杀,这不是自己作死吗?也罢,就让我送你一程好了!”

  说罢,那人手掌猛然用力,要直接贯穿老管家的头颅。

  嗯?

  旋即,那人便是轻微而疑惑的嗯了一声。

  他突然发现……老管家的头颅,竟然如同钢铁一般,坚硬无比,以他武侯境界都无法将之凿穿。

  而在另一边,媗公主却是豁然回头。

  她扔掉了手中的长剑,目光怔然的望着身前的帘子,白皙的手臂颤抖的伸出,想要看一眼帘子后床榻上的男子。

  就在刚才。

  她抓着男子的手,悄悄动了一下!

  “尔等……”

  就在此时,那帘子后方,忽然响起了一道威严而愤怒的声音:“竟敢犯我轩辕!”

  话音落下的一刻。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皆是扭头看向了床榻的方向,心思一下子便是慌乱了起来。

  而媗公主感受着那只手掌逐渐恢复的力量,憋红的眼眶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如雨下的坐在了地上。

  下一瞬。

  砰的一声,挡住了床榻的帘子簌簌崩断,无数帘珠滚落满地……

  而众人,也众人看清了床榻上那缓缓坐起的身影。

  那道身影看上去,还十分消瘦,形销骨立一般。

  可是,那狭长的面颊却丝毫不减威严之色,那一双眼眸微微眯起,犹如猛虎杀人之前的眯眼姿态,令人胆寒!

  任谁都看出了,那一双眼眸中的滔天怒火!
镇世武神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