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悠悠的岁月,长存不变的,是那天上的一轮明月。

  站在明月之下,看着这似永恒的时空,无限的遐思,无数的追问,便油然而生。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出自汤谷,次于蒙汜。

  自明及晦,所行几里?

  夜光何德,死则又育?

  这是《天问》中对明月的追问与思索,是屈原仰首明月的疑惑。

  青天有月来几时?

  我今停杯一问之。

  人攀明月不可得,

  月行却与人相随。

  这是《把酒问月》中侠客李白的迷思与求索。

  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

  江月年年望相似。

  这是《春江花月夜》中张若虚的发问与怀想。

  现在,叶长天也站在了明月之下,却没有多少诗情追问,只看着微醺浅羞的轻月,轻轻抵着额头,说道:“轻月,我喜欢在这里陪着家人,这是我渴望的日子。”

  “长天,我也是。”

  林轻月柔柔地回道。

  不知从何时起,归宿的家,成为了临时的港湾。

  漂泊在外,偶尔出现的荒凉思绪,转眼之间便被低头的繁华淹没。

  忘却,成为了常态。

  思念,成为了偶然。

  “回去吧。”

  叶儒走了过来,身旁是慕容子、叶一鸣等人。

  “爷爷。”

  叶长天看着眼前的老人,脸上带着不舍。

  “去吧,去结束玄灵的一切!”

  叶儒肃然说道。

  “横扫玄灵,打一个帝国出来!”

  慕容子有些醉酒,豪情地嘱托着,彰显着曾经大都督的壮志凌云。

  “好好照顾好轻月、天星他们。”

  叶一鸣嘱托道,并没有关心伟业。

  “孩子,只要你们好好的,就是最好的。无论你们在外面怎么样,都不要忘记了家的方向,我们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叶母嘱托着。

  分别,成为了期待与等待的**。

  叶长天看着至亲,撩下摆跪了下来,林轻月也陪在一旁,认认真真地叩了三个头。

  叶长天起身,看着家人,深情地说道:“爷爷,外公,父亲,母亲,等我们回家!”

  林轻月拥别了众人,宋天星从月亮门中走了过来,抹了抹眼泪,与叶儒等人辞别之后,便随叶长天返回至了明月楼,带走了长孙安。

  至问天宗,丁宜年刚凑上来就挨了叶长天一顿打。

  “师傅没空给你解释,自己好好想想为什么让你待在世俗界!叶竹,帮我看好他,敢擅自跑到玄灵,把腿打断。”

  叶长天威胁完,空间召唤符的通道便已打开。

  中都,死灵谷。

  东方心上秋正在一处山洞中调息,猛地睁开秀眸,凝视着眼前的虚空,低声说道:“上一次你来,给我带来了五道伤痕,这一次你来,打算要我的命吗?”

  “上一次我来,是为了救你。这一次,依旧是为了救你。”

  龙东隐从空中之中走出,看着眼前的东方心上秋,严肃地说道:“跟我走,离开这里!”

  “若是我不走呢?你还要像上次一样,强行带我走吗?”

  心上秋眼神冰冷,面容却十分平静。

  “如果你像上次一样倔强,我会!”

  龙东隐不退一步,认真地说道。

  “龙东隐,你不需要在我面前展示假惺惺的同情,想要覆灭天庭,你还不够资格!离开这里,否则,我会亲手杀了你!”

  心上秋起身,一柄长剑出现在手中。

  “我的解释在你这里抵不住你偏颇的认知,上一次如此,这一次,也是如此。可无论如何,青墨和我都将你作为妹妹,我不想你成为死灵!东方妹妹,跟我走吧,没时间了!”

  龙东隐目光忧郁,带着恳求说道。

  心上秋的睫毛微微颤抖着,那一声妹妹,击中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心上秋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抹挣扎,放下长剑,旋即被狠厉取代,咬着牙说道:“晚了!”

  “什么叫晚了?走!”

  龙东隐着急起来,上前一把抓住心上秋的手腕,想要将心上秋带走。

  心上秋没有动,而是看着龙东隐,苦涩地说道:“你不会以为,任务失败,没有惩罚吧?”

  龙东隐眼神一凝,看着心上秋,一种不好的预感飞上心头。

  天庭莫霍山主进攻天门时,东方心上秋现身,并抢走了“沧澜仙府”。

  而事后证明,这只是一个陷阱。

  充满空间乱流的“沧澜仙府”造成了沧澜峰大爆炸,第五鸿蒙在那次爆炸中怎么样没有人知道,但作为送来“沧澜仙府”的东方心上秋,必然会受到惩罚!

  “他拿走了我的心。”

  心上秋轻轻说道。

  “什么!”

  龙东隐身体摇晃了下,手猛地握紧心上秋的手腕,一道神魂之力探测而去。

  心上秋的心脏不见了!

  “我现在,只是一个没有心的半傀人。我一走,他就会毁掉心脏。”

  心上秋咬牙说道。

  龙东隐浑身冰冷起来。

  现在的心上秋已经是命不由己!热搜

  第五鸿蒙手中握着的,是她的生死!

  离开?

  怎么能离开的了?

  那是一条死路!

  可是不离开,死灵谷马上就会被毁灭,到时候,心上秋依旧是死!

  就在龙东隐不知如何选择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声响传出。

  心上秋心头一惊,挣开龙东隐的手,着急地说道:“离开这里,我要去战斗了!你若是拦我,我只能杀了你。你知道的,我别无选择!”

  龙东隐面色不定地看着心上秋,心上秋走到洞府门口,停下了脚步,低声说道:“东隐哥哥,谢谢你能来。”

  心上秋飞出了山洞。

  龙东隐听到的战斗之声,心头充满了担忧。

  中都各大势力联合圣地的力量,齐聚死灵谷,只是为了歼灭杨尘山主,心上秋是天庭的老山主,一直停留在死灵谷。

  龙东隐拿出了一张传音符,苦涩一笑,说道:“看来,自己又要面临三百年闭关的惩罚了,只不过,这次应该可以免除吧,毕竟,屠灭之战将起,自己可不能闭关。”

  传音符传出,龙东隐的身影消失在了山洞之中。

  死灵谷的战斗惊天动地,大修士之间的生死搏杀,为明月夜添加了无限的秋凉。

  神龙峰。

  天三寸看着手中的传音符,对一旁的天倩儿叹息道:“东隐太重情义,他不允许心上秋陨落在死灵谷。”

  天倩儿优雅地取下凤钗,青丝散落如瀑,轻声说道:“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由他去吧。”

  “怎么能由着他去?心上秋就是东方愁,她当年是如何的狠辣你不是不知道,青墨不懂事相信她也就罢了,为什么龙东隐这么聪明的人也相信她?就因为她长得美?”

  天三寸将传音符拍在了桌子上。

  “长得美就能打动东隐?我那么美,也没见他对我怎么样……”

  天倩儿哼哼道。

  “他敢!不想活了,我打断他的腿!”

  天三寸咬牙切齿。

  “你敢!不想活了,我打断你的腿!”

  天倩儿一手叉腰,一手抓住天三寸的耳朵。

  “我……我是龙皇,你好歹给我点面子!”

  天三寸一脸悲催。

  “面子?那是什么东西?三千年来,你有吗?”

  天倩儿拧了半圈。

  “那不一样,现在在开会!”

  天三寸想哭。

  “开会咋啦,天乌夜,你再敢眯眼睛信不信把你丢出去,都给我闭上眼!天三寸,你说,龙东隐做的有错吗?为了自己妹妹,难道不应该拼尽一切吗?当初你若是敢为文姝如此,何至于此?”

  天倩儿不依不饶。

  “……”

  天三寸无言以对。

  “怎么,不敢说话了?天四杯,你去告诉方如今,天庭死多少人都没关系,要是东方愁死了,就让方如今把脑袋提过来见我!别以为有海无波护着老娘就收拾不了他!”

  天倩儿大发雷霆,断然下令。

  天四杯看着龙皇大人疯狂的点头,哪里还有什么犹豫,答应一声就不见了。

  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天乌夜等人见状,也不打招呼,直接离开了,还没走远,就看到了神龙峰震颤了下,咬着牙疯狂地跑了出去。

  “哎,不用每次都用这招吧。”

  天三寸很委屈地看着天倩儿。

  “你还有更好的方法?不让方如今重视一点,怎么能救东隐和东方愁。”

  天倩儿拉起天三寸,一改刚刚的彪悍,温柔地查看着所谓的伤势。

  “事情有些麻烦,东方愁的身份且不说,第五鸿蒙拿走了她的心脏,这属于一种古老的契约,想要破解,必须拿回心脏。”

  天三寸为难道。

  “在他手中拿到心脏,是不太可能的。稍有不慎,东方愁会死的。”

  天倩儿有些担忧。

  天四杯飞了回来,送上了一份情报,急切地说道:“第三个阶段启动了。”

  天三寸拿起情报看着,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缓缓说道:“终于到了这一步!”

  “流星证实,天庭乃鸿蒙山庄之外衣!”

  “炊烟证实,天庭是鸿蒙山庄的黑暗力量!”

  “丹盟,衍月宫……证实,天庭庭主乃是第五鸿蒙,鸿蒙山庄老祖!”

  天倩儿凝重地说道:“三千年的声望积累,即将垮塌。”

  天三寸沉稳一笑,对天倩儿笑道:“还差一根稻草。”

  天倩儿眼眸含笑,说道:“那个小子,一定准备好了最后一根稻草。”

  天三寸哈哈笑了起来。

  叶长天没有笑,也是在担忧。

  紫灵正在冲击八阶的门槛,这是第七次了!

  十年闭关,却屡屡失败,这让紫灵的气息充满了躁动,心境也出现了失稳,这一次再失败的话,紫灵下次突破的机会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

  林轻月也在着急,却无计可施,看着一脸沉思的叶长天,想问却问不出来。

  叶长天握了握林轻月纤柔的手,轻声说道:“我进去帮她一把。”

  “可行吗?”

  林轻月有些担忧。

  突破之际最怕干扰,一丝的意外都可能让人坠入深渊。

  “应该可行!”

  叶长天凝重地说道。

  闪身进入至紫天阁,叶长天看着盘坐在房间中央的紫灵正在积蓄着灵力准备再度冲关,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之上冒着细密的汗珠。

  叶长天清楚紫灵屡屡失败,和当时冲关的自己一样,不是修为跟不上,也不是心境跟不上,而是缺少“问道”!

  无疆大乘,是自己的问道。

  紫灵的问道,需要她自己思考。

  现在,自己需要给她一个引子,一个方向,需要问心的力量。
巅峰仙道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