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重审核,七道门槛,进到别墅最内层之时,顾云觉得那些黑衣保安就差把他的上衣给拔下来检查看看里面有没有藏有毒药了。

  唐水比他的待遇还要糟糕一些,除了必备的检查工序之外,两条狼狗把他浑身上下都嗅了个遍,顺便把哈喇子弄得他浑身都是,唐水那一头打了发蜡的黄毛也被搞得乱七八糟,通过最后一重检查之后,他整个人看上去像个难民。

  按照规定,顾云本来也要接受同等严格的检查,不过狼狗在与他对视片刻之后,纷纷呜咽着逃跑了,谁拉它都不好使。

  安保人员和顾云在门外僵持了好几分钟时间,愣是没有一条狼狗胆敢上前。

  通过重重安检之后,顾云和唐水终于见到了此次委托的雇主。

  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

  防弹玻璃之后是一个宽敞的大房间,生活起居用品一应俱全,至于生活在房间里的人就是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了。

  尽管他穿着还算体面,但整个人却旁得如同一个肉球,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这个特质的房间了。

  “顾师傅、唐师傅,欢迎。”

  “肉球”的声音通过内置的传音设备传了出来,“希望二位不要介意,这也是安全措施中的一环,打造出这一整套的设施花了我不少钱。”

  这防弹玻璃是某公司的最先进的成果,虽然名为防弹玻璃,但它所能隔绝的可不仅仅是子弹这么简单,根据实验报告,目前制式的火箭炮都无法穿透玻璃的玻璃。

  所以哪怕有扛着火箭筒冲进了这间屋子,没有密码也绝对无法通过这最后一道屏障。

  除此之外,防弹玻璃内部还请大师设置了镀膜,任何灵体都无法踏进这间屋子半步。

  “三天。”

  “肉球”隔着防弹玻璃,比划出了三根手指,“只要各位助我活过了这三天的时间,必有重谢——之前的十万元,只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以表我的诚意。”

  “我们和外面那些人不同,是真正的专家,你尽管把宝压在我们身上吧。”

  不等顾云发话,唐水便自信地拍着胸脯保证道。

  短暂的交谈之后,“肉球”似乎并不打算和他们进行更多的交流,甚至连自我介绍的打算都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给黑衣安保人员使了个眼色,安保人员面无表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将两人带离了这间密室。

  两人刚一出门,门外站岗的两人便将厚重的金属大门关闭锁死,这架势让顾云误以为自己来到了银行金库门前。

  这个“肉球”……

  他愿称对方为最怂。

  花费巨额资金,为自己量身定做了一个固若金汤的监狱,将自己24小时都困在其中。

  饶是见过无数大场面的顾云,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两个世界、神国人间加起来也没见过还有这么怕死的人。

  “长见识了。”

  被安保人员送出了别墅之后,唐水才一个人自言自语地感叹了起来,“不愧是有钱人,居然能整出这么多花活来,顾云,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嗯。”

  “不过你不觉得很有意思么?想要打造这样的安保设施,除了一大笔钱之外,还需要足够的时间才对,这精细的工程少说也得一两年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人不但这么怕死,而且他在一两年之前就知道自己会遭遇不测。”

  这个不测,并非一个可以预估的绝症,反而更像是某种必然到来的“意外事故”。

  有可能是一群悍匪,也有可能是凶鬼恶灵,从防弹玻璃的结构来看,其实连“肉球”自己都不知道他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所以在修建设施的过程中,索性将物理和灵体类都意外都考虑进了其中。

  “更有趣的是,他似乎还知道具体的日期——三天之内,他就会遭遇不测。”

  “嗯。”

  “那群黑衣安保人员,是他请来对付人类的,而我们,则是他请来对付超自然生物的,比我先到的除灵师们似乎已经展开行动了。”

  “嗯。”

  “如果想得到这份酬金,我们也得努力起来才行。”

  “嗯。”

  “……除了‘嗯’之外,你难道就没有别的看法了么?”

  “有的。”

  “比如说?”

  “你谁啊?我之前认识你吗?”

  顾云提出了这个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困扰他许久的疑问——他之前根本没有见过唐水,可是对方却在见面之后表现得和他很熟络的样子,尤其是从见到雇主出来之后,唐水已经俨然把他们俩并入了一个小队。

  问题是自己并没有表达过需要合作的意向啊。

  这个刁钻的问题一出口,唐水也陷入了沉默,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你不记得我也是正常,不过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啊。”

  “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吧?”

  “两个多月前的X市连环坠楼事件,当时我正在追查一个红雾恶灵,所以有幸看见了你和那只怪物战斗的场景……说来惭愧,如果不是你解决掉了那只怪物,我肯定也会和其他人一样被他杀害。”

  两个多月前的连环坠楼事件?

  顾云稍稍回想,那不就是他遇到王碌前一天解决掉的恶灵么?

  不过那个红雾人形确实也非泛泛之辈,在这十年来他遇到所有恶灵之中至少也能排进前十。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顾云说道,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他总觉得唐水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也可能和他不良青年的气质有关,说起话来就让人感觉不够真诚。

  “不知你对这次的委托有什么看法?”

  唐水转而问道。

  “委托本身很简单,你们把它想得过于复杂了。”

  “怎么说?”

  “委托人只要求我们保护他三天之内的安全,完全没必要去考虑袭击者的身份。”

  顾云觉得这可能就是当代除灵师的通病,总是要去考虑些有的没的,将事情变得错综复杂。

  这个“肉球”叫什么名字重要吗?

  他的仇家是谁重要吗?

  袭击他的是人类、灵体还是妖怪重要吗?

  都不重要!

  “我是来保护他安全的,又不是来破案的。”

  顾云说道。

  保护人的委托他没少干,这类委托往往要回归到最朴素的方法——最简单的方法往往也最行之有效。

  就比如他这三天每天搬一个板凳坐在“金库”门口守着,管他袭击者是恐怖分子还是妖魔鬼怪的,谁来干谁,三天一过,这委托不就自然而然地完成了么?

  “我有自己的办法,你们想破案就去破案吧,我也不拦着你们。”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