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欧洲,Z港,六时。

  深夜与晨曦交界之时,一轮红色的满月高挂天际,天空却丝毫没有明亮的迹象。

  渔村村口,一个肥胖的男人半躺在为他特质的大号轮椅之上,两名女仆安静地站在轮椅之后,轮椅右侧,则是一个穿着洛丽塔式的长裙,编着一梳麻花辫的病恹恹的少女,少女顶着浓浓的黑眼圈,双目显得疲惫而无神。

  不多时,一束漆黑的浓烟犹如箭矢般割裂夜空。

  坠落而下的黑烟仿佛发出了某种信号,下一刻,整片天空都被是滚滚的黑烟遮蔽了。

  犹如沙尘暴一般的黑烟浩浩荡荡地朝着两人翻滚而来,刹那间便将整个村子笼罩于其中。

  “看来,那个村子里的老头说的的确是真的。”

  黑烟中传出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闻言,懒洋洋的肥胖男人终于有了动静,他在两名女仆的搀扶下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向不远处由烟雾勾勒出的女性的轮廓。

  “我已经记不清我们有多少年头没见了,黑箱。”

  肥胖男人张开双臂,和黑烟勾勒出的轮廓礼节性地拥抱了一下。

  “啧啧,算你们当时逃得及时。”

  人影戏谑地说道,她一低头,便看见了同样张开双臂,一脸期待地瞧着洛丽塔少女,“我们还是免了,我怕被你传染上什么奇奇怪怪的疾病。”

  “哎呀,这么多年没见,你也太冷漠了。”

  洛丽塔少女不满地抱怨了一句,“如何?刚刚来到这里,有没有水土不服?”

  “长途跋涉,稍微有些饿了。”

  人影的视线越过两人和女仆,看向了寂寥无声的渔村。

  此刻渔村里的人们犹如着了魔一般,一个个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着,如果猎魔人公会的人来到了此处,便会发现这些游荡着的行尸走肉,赫然便是几个月前消失的渔村居民,以及几个月前与村民们一起失踪的猎魔人。

  “祭品早就准备好了,”

  拥抱过后,肥胖男人在女仆的搀扶之下,坐回到了轮椅上,“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客人饿着肚子呢?不过,你刚才提到的老头是怎么回事?”

  “那一边发生了不少事,就连我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有外人能闯入监狱的最底层。”

  人影舔了舔嘴唇,说话间,黑烟将整个渔村笼罩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位女性的猎魔人。

  烟雾将她包裹在了其中,不出半秒便什么都不剩下了。

  “嗯,真是美味……”人影舒畅地轻呼了一声,“如果不是他策划了当时的暴动,我恐怕一时半会也无法来到这里,话说回来,没想到除了我们所在的世界直往外,竟然还有别的位面存在。”

  “那你就算是来对地方了。”

  洛丽塔小女开心地笑了起来,“这里,可是我们一手创造出的食堂。”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些小麻烦需要处理。”

  黑箱开口说道,“那个烦人的族群似乎正将他们的人手源源不断地派往这里,找到他们,彻底断了他们的念想——这场战争,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了。”

  “我们会把他们找出来的,在此之前,你就先好好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妙之处吧。”

  …………………………

  F市,温泉山庄,十一时三十分。

  玖在顾云和白鸢的配合之下,被说得哑口无言。

  更让她糟心的是,顾云却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谎,关于海底监狱动荡的内幕,以及残杀俘虏的罪行,他都给出了与审判长不同的另一个版本的解释。

  直觉告诉她,在顾云赶走俘虏到他们的部队赶到之前发生的事,似乎才是问题的关键。

  “既然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了,那就可以握手言和了!”

  白鸢开口说道。

  有什么问题大家坐在下来好好谈谈多好,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

  她觉得如果她是神族或者顾云村里的长老,双方根本就不会爆发战胜。

  “不可能,我们之间永远不可能握手言和!”

  玖断然拒绝,就算抛开战争伤亡以及海底监狱所发生的一切,她也永远不可能与顾云和他的族人们握手言和,因为自诞生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是对立的存在。

  因为!

  因为……

  嗯,具体的原因审判长暂时还没来得及解释给她听,不过玖认为审判长一定有他的道理。

  事实上海底监狱的动荡过后,他们和信徒都忙于解决天灾与犯人制造的祸端,已经许久没有听到那一族的消息了,而那一族在闹出了海底监狱的大动静之后,却突然间停止了进攻,没有在他们腹背受敌之时再捅上他们一刀。

  不过既然之前那些暴行都不是顾云做的,那一定还有别的罪魁祸首被他们遗漏了。

  而现在为了挽回颓势,她还有更重要的使命需要完成。

  “在调查清楚之前,我就姑且先放你们一马,等我们找到了『祸』的下落,再来与你了结这段恩怨。”

  “没必要,现在了结就可以,我们找个远一点的地方就行。”

  顾云觉得这个神族的小姑娘个头不大口气倒不小,以前无论是战争还是狩猎,都是他放别人一马。

  要不是害怕波及的隔壁的妹妹和安铃,他保证十分钟之内就能把玖给揍趴下。

  “我、我现在还有要事在身,不跟你一般计较!不过总有一天我会来找你的!”

  玖有些慌了。

  打架目前是肯定打不过顾云的,不久之前她才刚刚被顾云一面倒地暴揍过,但是身为神族的选民,嘴上功夫可不能输。

  “啊?你这就要走了啊。”

  白鸢见玖去意已决,开口问道。

  “嗯,再见!”

  玖本来还想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可是在与顾云交谈之后,她彻底没有了心情。

  从顾云的言语中,她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而且……

  玖小跑到窗前,直接从三楼一跃而下,在酒店保安震惊的注视下稳稳落地。

  在她几米之外,是一个穿着ol套裙的都市职场女性,玖直接向对方走去。

  “哎,你别急着走呀,至少吃了宵夜在走嘛!”

  白鸢从窗口上探出头来,对楼下的玖喊道。

  都市职场女性抬头,疑惑地看向了呼唤玖名字的白鸢,透过稀薄的水雾,白鸢也看见了等候在酒店外的职场女性。

  玖在对方身边小声说了些什么,两人便头也不回地朝山下走去了。

  “顾云!”

  白鸢一直盯着两人消失在水雾深处,才反应了过来。

  “嗯?”

  “我刚才,好像看见房东太太了!”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