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来临,南方将将穿上长袖,三不管城内已经下了大雪。

  原本熙熙攘攘的街上,一下子凋零了许多,稍显热闹一些的街面,就是交易行外面的那一条地摊儿一条街了,除此之外,别的街上都没几个人在行走。

  靠交易行最近的一个好位置上,洋洋正缩着手,跺着脚占摊位,十一二岁的小少年,为了这样好的一个位置,很早就守在这里了。

  大雪正落在兴头上,小少年摆手赶跑了好几个要来抢他摊位的幸存者,又见长街尽头,卿一一穿着一身儿破棉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还涂着锅底灰,手里拖着一个又破又大的行李箱,领着同样穿着破烂的小小和韶梦璃,她们二人手中,同样拖着脏脏破破的行李箱,匆匆的过来了。

  行李箱的小轮子,碾着地上的细雪,有同样赶过来摆摊儿的摊主,瞧着卿一一三个小少女过来,便是笑道:

  “我说一姐儿,今儿怎么又来了?你们四个最近勤快啊,怎么,你妈的病还没好?缺钱缺得厉害啊?”

  大家都是经常在交易行外头混的摊主,时间长了,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虽不至于对彼此的底细分外熟悉,但交情上也比旁的末世幸存者,好上许多。

  他们知道,卿一一和洋洋这几个半大的孩子,都是异能者,身手都还了得,只是因为家里实在是穷,所以别人家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在学校里上课读书,他们四个却早早就要出去猎杀变异怪。

  尤其是卿一一,据她自己所说,家里母亲身体不太好,爸爸又是个小驻防,远征去了北部地区,这年头,生死难料,她们家就靠她一人独自苦苦支撑,虽说现在是9年义务教育,可她连买书本的钱都没有。

  便是有点钱买书交学杂费,也没有那个时间去学校里上学的。

  毕竟,这晚上要出来摆摊儿,白天就得出去猎杀变异怪不是。

  大家瞧着这孩子可怜,因此,洋洋平日里占了个好的摊位位置,也没人找这几个孩子的麻烦,再加上,旁得过路的安检,也总是在一姐的摊子前面买东西,她跟那几个街头巷尾转来转去的安检都熟悉,这一姐,在这地摊一条街上,也还混得开。

  听得别人同她打招呼,小脸被冻得通红的卿一一,扬头便是和那些摊主笑道:

  “我妈那是体质的问题,这辈子怕是都好不了了,没事儿,回头我赚了钱,给她多买几支强化剂。”

  这话说的可是大实话,卿一一家的钱,都被她妈管着,卿溪然的身体的确也不好,体质问题一辈子都不可能好了,一到冬季,卿溪然也要注射强化剂,否则冬季太难熬了。

  而对于拥有一个精于计算的当家主母来说,卿一一和绪佑的日子是难熬的,他们手中的晶核,只能让他们满足自己的基本生活需求,想要多出那么一颗晶核来消遣,都会被卿溪然循着账目找出来。

  有爸爸在的日子,卿一一的手头还能阔绰些,毕竟爸爸在外头打了晶核,昧掉一些不上缴,那妈妈也没别的办法。

  可是爸爸远征去了北部地区,卿一一虽然不愁吃不愁喝的,每天也有固定的零花钱,手头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明显的拮据了起来。

  对,任何人都不要想找到卿一一的真身来刺杀,因为谁都不信,两大首领的女儿,正在街头穿得破破烂烂的摆地摊儿。

  就算是别人都知道卿溪然和绪佑的女儿叫卿一一,可卿一一站出来,说自己就是卿溪然和绪佑的女儿,怕是没一个人会信。

  她从小就被妈妈告知,她跟别人家的孩子没什么不同,甚至可能还要比别人家的孩子多上很多的危险,因此,出门在外,不要太过于招摇,如果是一头凤,就要把自己装成一只麻雀。

  如果是一条龙,就要把自己装成一条蚯蚓。

  生活不易,没有谁能得天独厚,享尽万千宠爱,自己想要的,就得自己去赚,旁人给的,那都是要在别的地方加倍还出去的。

  这个道理,卿一一从小就被妈妈反复耳提面命,她懂,且明白。

  正在她与旁的摊主打着招呼时,几个小姑娘已经到了洋洋占的摊子前面,洋洋急忙窜过来几步,将卿一一手里的破行李箱提过来,在雪地里打开来铺着,又道:

  “早叫你买个好点儿的行李箱,要不我们弄辆车,把货都放在后备箱,这样拖的货也多,你来的也快,方才过来了好几个人,问我们还有没有变异蛇胆卖,我说你还没来,他们就都走了。”

  因为他们还未成年,每天杀完了变异怪,出来摆会儿摊,回去还得写完家庭教师布置下来的作业,所以为了尽快将货甩出去,摊子上的东西也卖得便宜。

  很多幸存者会觉着这么大点的孩子出来摆摊儿的少,没事儿往他们的摊子前面站站,流量汇聚得多了,生意一直以来就还不错的。

  就只见雪地里,卿一一穿着破棉袄,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个折叠凳,打开了放在雪地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对洋洋说道:

  “变异蛇胆还是好卖,就是这天气越来越冷,变异蛇都不出来了,我妈也不让我跑太远,三不管城附近的变异蛇又少,难办。”

  变异蛇的蛇胆,是一味很珍贵的药材,交易行是有多少收多少,民间很多幸存者也需要这个,自己买回家泡酒喝,喝了后,还会有一段时间内能百毒不侵。

  因而,民间幸存者都流行买这个,出门去打个怪,除了必备的末世药膏外,带点变异蛇胆酒更好。

  “哎。”

  旁边一个摊主凑过来,对卿一一几个孩子神秘兮兮的说道:

  “我听说啊,七彩花戈壁出了一条好大的蛇,最近那边的民间团队都被警告了,要求他们及早离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不,你们几个往那边去试试,要万一把那条大蛇的蛇胆弄到手了,一姐,别的我不说,你妈几十上百年的强化剂,怕是都不用愁咯。”
末世吾乃宝妈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