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月明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时霖初的院子,正赶上凤云开与时霖初两人在对打,就坐在了一旁的藤椅上,双手捧着脸看着两人你来我往。

  凤云开和时霖初在边城的时候经常如此,两人分别一年,现在难得又一起,尽管知道凤月明过来,两人还是打了个尽兴。

  凤月明就坐在那里,除了中间让丫鬟去安排浴桶和热水以外,就一直直勾勾地看着两个人。

  凤云开和时霖初一击,双方均是后退了几步,看着彼此笑了出来,这一架打得痛快。

  凤月明看两人结束,笑着站起了身,“哥哥和阿初快去沐浴,我已经着人准备了浴桶和热水。”

  “阿初?”凤云开本来走向凤月明的脚步一顿,扬了扬眉看向时霖初。

  时霖初依旧走到了凤月明的旁边,将桌上的竹筒拿了起来,大口的喝了几口水,“倒是难得看你这么早过来。”

  凤月明笑着看了一眼凤云开,“平日里你自己一个人,哪有这么精彩的比试,我过来做什么。”说着往后退了一步,“身上一股子汗味儿,快去洗澡。”

  时霖初拿着帕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摇了摇头,“你啊。”

  “快去快去。”凤月明皱了皱鼻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时霖初拿着擦汗的毛巾,看了一眼走到他身边喝水的凤云开,“我先去洗了。”

  凤云开等时霖初离开才看向凤月明,本来到了嘴边的疑问又咽了回去,“昨晚睡得好吗?”

  凤月明摇了摇头,“没休息好,哥哥来了,太高兴了,晚上睡不着,早上又早早的就醒了,都怪哥哥,这么长时间才来接我。”

  听凤月明娇气的抱怨,凤云开露出了笑容,“你这没良心的小丫头。”点了点凤月明的鼻尖,“本来应该进京的你突然失踪,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母后不知道吧?”凤月明听凤云开提到了自己当初被掳走的事情,脸色都变了,前世这时候皇后的身子已经开始不好了,她真怕今生也是如此。

  “我瞒过去了。”凤云开在这事上倒是和凤月明心有灵犀,“只是你知道的,回京后父皇肯定就不会帮忙瞒着了。”

  皇后是康王府的姑奶奶,又是一国之母,真想知道什么,单单一个凤云开哪能瞒得住,这还是靠皇帝的帮忙,才将这事儿草草地瞒了过去,只是皇后了解他们。

  凤月明到边城一事怎么看都是奇怪的,她心中不是没有怀疑的,只是查不到什么罢了。

  “不能让父皇帮忙继续瞒着吗?”凤月明瞬间苦了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凤云开,“若是母后知道了,我肯定要挨罚的。”虽然她是被掳走的,但这说来也是她自己大意了。

  “你回去后好好的求求父皇吧。”凤云开摇头无奈说道,“说来你快要生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赶回京城。”

  “等我给谢正一他们解了毒我们就回京。”凤月明在凤云开的面前毫不掩饰的说道,“待会儿我看看药单,再去给他们把个脉,要是毒性没有变化的话,哥哥你带来的药应该就可以配出解药了。”虽然说着是应该,但是凤月明却是很有把握的,“哥哥快去洗澡吧,我们一起用早饭。”

  -------------------------------------

  凤月明不是拖沓的性子,吃完早饭后就提出要去给谢正一他们解毒了。

  凤云开听了也打算与凤月明同去,只是他毕竟是隐瞒身份过来的,知府一家子虽是已经离京多年,却难保不会有那记性好的将凤云开小时和现在的样子对上,干脆又戴上了前一晚的面具。

  时霖初自然也是要与两人一起的,云真派的可都还在呢,若是有冲撞了凤月明的,凤云开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情,若是有意外发生,他也好拦一拦。

  谢正一他们居住的小院虽是偏僻,却好在安静,正适合用来养伤。

  凤月明这些日子一直没有来看过谢正一他们,今天来一看,人虽是醒着,但是精神却已经极差了。

  渡洲将这几日的诊脉和用药的记录递给了凤月明,凤月明坐在那里细细地翻看了起来。

  云真派的掌门这些日子看自己的得意弟子都快瘦得没有人形了,急出了一嘴的燎泡,但是却不敢去催促凤月明,只能双手不断地握拳再松开。

  罗青青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凤月明,却说不出来,之前有凤月明交代,随行的人也都尽量给她方便照顾她,看起来是有些憔悴,但是精神极为不错,现在不过几天时间,罗青青就瘦了一圈,整个人看着都没了精神。

  凤月明将手中的记录放在了一旁,坐在了谢正一的床边,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本来睡多醒少的谢正一竟是睁开了眼睛。

  谢正一一睁开眼睛,就隐约看到身边坐着一个人,眼睛眯着看了过去,却看不清是谁,只能隐隐分辨出是个女子坐在那里,“青青?”几乎已经是气音了。

  “是殿下过来给你解毒了。”渡洲在一旁协助凤月明,将脉枕放在了谢正一的手下,“京中的药材已经送过来了,你的毒很快就可以解了。”

  凤月明的手按在了谢正一的手腕上,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着脉搏的跳动,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渡洲大夫,怎么这么长时间啊?”云真派的掌门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平日里他也没见把脉这么长时间啊。

  渡洲看了一眼云真派的掌门,视线再次回到凤月明的身上,“我平日里不过就是记录谢少侠他们的脉搏,但是殿下现在是要配解药,自然是要好好的诊脉了。”

  “这样。”云真派的掌门点了点头,现在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紧张的看着凤月明诊脉。

  凤月明这次的诊脉差不多用了一刻钟,然后将谢正一的手塞回了被中,沉吟了一会儿,又坐到了何叶的旁边,开始给他诊脉,前后单单是诊脉就用了差不多两刻钟。
景星凤凰之应是故人归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