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部落小萨满正文卷第388章走不了了瞧着赤练部落圣女,比刚才还要惨白的小脸,奄奄一息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的模样,叶可抿了抿嘴,拿出了萨满手鼓。

  她可不能让这位,死在始源部落了,那样就更有理说不清了,

  闹了半天,叶可还是得出手救人,心里颇不是滋味。

  “森林之舞…”一阵绿茫闪过,照耀在圣女玄娆的身体上,集中在她的胸口位置。

  感受到从圣女玄娆身上,传来的大量吸附感,叶可及时切断了两技能的维系,她可不想为了一个不相干,还不领情的人,又陷入昏迷,只要保证那人不会身亡就行了。

  不过这个雌性,身上还真是有很严重的顽疾,那可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治愈的。

  “多谢叶可大人…”玄焰抱着圣女玄娆,深深的朝着叶可躬身行礼,他已经感受到圣女呼吸逐渐平稳,眼下是没事了。

  “…把她抱去你石屋吧!入夜时候,再过来和我细细说一下,赤练部落的情况。”叶可皱着眉头,瞥了一眼玄焰,挥了挥手,装作不耐烦的模样赶人走。

  等人走后,叶可回忆了一下玄焰那心疼的眼神,想着他是在意那个圣女的,‘这样也好,两人住在一起日久生情,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可儿,你要留下她?”星寒有些不赞同的开口,赤练部落那么强大,都护不住族人,万一惹了灾祸给始源部落,那该如何是好。

  “唉…怎么说呢,既然她已经进来了,知道了我们部落隐藏起来的秘密,再送出去,我们不是更危险了。

  再说她那病歪歪的样子,说不定还得靠我续命,问题不大…”叶可耸耸肩,既然事已成定局,也只能被动接受了。

  她相信一切要经历的事情,都是已经被上天安排的,无论结局如何,都应该试着承受。

  一周过后,小美人鱼鲛娇已经恢复差不多了,碍于事关重大,叶可便觉得尝试让她穿过虹桥,回鲛部落瞧瞧。

  现在能多拉几个结盟的部落,就是几个,说不定就有几个大佬能靠的上了。

  一众人集中在女神湖畔,目光看向湖面,都等待着星寒用天赋能力,化出七彩虹桥。

  不远处,居住在这附近的光部落族人,也是远远的张望着,不知道始源部落,来了这么多的大人物,是要做什么

  而据鲛娇所说,只要出现彩虹的地方,就是鲛部落的入口,虽听着有些奇幻,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要是不行的话,还得带着人,回去布鲁里海湾才行。

  一切准备就绪,星寒运转天赋能力,一大片冰雾在空中凝结,阳光照在每一小片冰晶上,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眨眼间,一座七彩虹桥,出现在女神湖面之上,煞是好看。

  一步一步走上前,鲛娇大口呼吸着空气,她闭着眼睛来到了女神湖畔,就在下一秒要踩上湖水时,她的脚下却神奇的踏空了。

  就像是踏上了无形阶梯一般,鲛娇闲庭信步的,朝着空中那条虹桥而去,慢慢的,离地面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围观的众人通通屏住呼吸,生怕发出什么声音,突然惊动了空中的人儿,让她再摔下来。

  这个时候,正在女神湖深处潜水的鳄龙父子,察觉到叶可一行人来到了这边,日常的游了过来。

  “哗啦”一声。

  鳄龙‘巨’从不远处湖面,探出了身子,它伸直了长长的脖颈,正准备和叶可打招呼时,就看到眼前的空中,竟然站着一个美丽的,无法形容的人族雌性。

  那个雌性身上有熟悉的,浓郁的水属性能量,让鳄龙‘巨’着迷不已,它将头抬起,跟随着这个人族雌性,慢慢越伸越高,直到人族雌性,突然一脚踩上了,空中一道七彩的光芒。

  “呼~”鲛娇感觉到了,鲛部落入口的召唤,正要睁开眼睛,再回头和叶可她们打声招呼,就看到眼前一颗黑不溜秋巨大狰狞的头颅。

  “啊!!!”

  鲛娇被吓得半死,主要是没有防备,她是见过鳄龙‘巨’的,而且还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就是出现的太过突兀,简直要魂都下掉了。

  于是鲛娇脚下一软,身体晃了几晃,就从后摔下了虹桥,把围观的众人,都快吓尿了。

  “啊!‘巨’快接住她!快接住她!”叶可扯着嗓子大喊,一边往女神湖畔狂奔而去。

  此时正一蹦一跳,来到叶可身边的鳄龙‘丑丑’,听到了主人的呼喊,立刻施展了天赋能力,一瞬间,带着叶可出现在了半空。

  下意识接住了下落的鲛娇,叶可无语了,鳄龙‘丑丑’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平常也没见这么蠢,她是接住了人,可她两这下,都要一起摔下去了。

  这下地下的人都炸了锅了,起初犹豫不决的云逸,立刻展开双翅,迎了上来,星寒也大跨步跑了过来。

  可就在这时,鳄龙‘丑丑’又动了,只听它“啊呜”一声叫,又把坠落的两人,一下子传送到了虹桥之上,让差点接住叶可的云逸,瞬间扑了个空。

  “我了个去唉!丑丑!你把我送上来干啥子,不会把鲛娇直接送上来不就完了吗?”叶可怒斥鳄龙‘丑丑’的智商,一边抱着鲛娇,低头寻找云逸的踪迹。

  她不敢相信鳄龙‘丑丑’了,生怕这家伙理解错,又出了什么岔子。

  在虹桥之上,叶可是不能像鲛娇一样,踩在其上的,她的脚是架空的,感觉坚持不了多久,又要把鲛娇一起拽下虹桥去。

  “吼…”鳄龙‘巨’这时候也发现自己闯了祸,慢慢低下头颅,移动到叶可两人的脚下,试图让叶可跳到它,满是尖锐骨刺的头上。

  叶可看着身下那一根根,发着寒光的锋利骨刺,忍不住哀嚎一声:“‘巨’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想谋害朕!”

  就在叶可进退两难时,就瞧着云逸挥动双翅飞了过来,她心下松了口气,正要和鲛娇说几句,却听到:“可儿…你恐怕走不了了!”

  这句话刚落,只见的七彩虹桥光芒大胜,空中一阵空间波动,处于虹桥附近的叶可,鲛娇,以及鳄龙‘巨’还有鳄龙‘丑丑’,瞬间消失不见了。

  n.
原始部落小萨满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