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母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极其的不高兴,摆着一张臭脸。

  等秦黄连把蜜饯儿带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八点钟了,此时,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知道蜜饯儿今天要来,秦母故意以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家为由,没准备晚饭,可是,她纵然这么想,也以为他们今天会早点回家,可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晚。

  等的她真有些生气了!

  秦黄连带着蜜饯儿刚一进家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秦母,蜜饯儿没等秦黄连招呼自己,就嘴巴很甜的喊了一声:“妈,我们回来了。”

  一直不喜欢蜜饯儿的秦母才不在乎她对自己的称呼,她没去看他们,眼睛一直盯着电视,以至于说出来的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他们说:“知道今天要回家,还这么晚下班……”

  以前,她晚上等秦黄连回家吃晚饭的时候,比这还晚,她都没说什么!

  眼下,摆明了是在挑剔蜜饯儿。

  在搬来秦宅之前,蜜饯儿就预料到了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没在意秦母所说的话,继续往屋里走。

  倒是秦黄连黑着一张脸,乌云密布的!

  这时,秦母勉强的起身,故意无可奈何的开口:“唉!你们先坐,我去给你们做饭……”

  随后,又有意的大声开口:“想我儿子娶了媳妇儿,不但享不了福,还得多伺候一个人哟!”

  声音很大,生怕他们听不见似的。

  秦黄连刚要上前,就被蜜饯儿及时拉住,他转头,却看见蜜饯儿拼命的对他摇头,随后,她懂事的开口:“妈,您坐,我去给您准备晚饭。”軒軒書吧

  再来之前,她早就向秦黄连打听过了秦母喜欢吃的菜系。

  说着,她把包包放在了行李箱上,就进了厨房。

  秦黄连看了秦母一眼,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也随着蜜饯儿去了厨房。

  见秦黄连跟进去的身影,秦母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吃过晚饭,蜜饯儿懂事的让秦母先进屋去休息,秦母走后,她才自己去收拾桌上的碗筷,她才刚要拿碗,手就被秦黄连按住,“你先回房间休息,我来收拾。”

  “还是我收拾吧,万一被妈看见,又要不高兴了。”蜜饯儿很疲惫的开口。

  “你忘了,你的行李还没收拾!”秦黄连提醒,见蜜饯儿还在犹豫,又继续说:“放心吧,妈去睡觉了,不会出来的。”

  蜜饯儿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妥协了!

  秦黄连先是把行李箱拿进了房间,才出来洗碗。

  她进了房间,看见里面的布置真是眼前一亮,她记得,自己之前来这里的时候,里面的布置很简单,不管是窗帘的颜色还是床单的颜色都很朴素,但是现在,大床都被他换成了淡粉色,连窗帘都是幔纱的白色。

  大床的样式像吊篮一样,上面还有粉色的玫瑰花,代表着感动和爱的宣言,其他的地方更是一尘不染,超凡脱俗。

  房间里可能是有玫瑰花的缘故,还有着淡淡的香味儿!

  真是没想到,秦黄连竟然是一个这么细心的人!
秦爷撒糖甜蜜蜜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