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两个女子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

  尤其是现在,他们失去了贞洁,更加感觉到天都塌下来了,眼前一片黑暗,再看不到半点光明。

  夏文锦挑眉道:“你们没什么本事,不是可以学吗?还是说你们怕吃苦?觉得学东西学不会?”

  三人苦笑,她们不怕吃苦,她们本来就是从苦日子过来的。

  “我们不怕。可是我们能学什么呢?谁又会教我们呢?”

  “如果有本事可以活着,谁愿意死啊?”

  “要是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只要能有口吃的,我们也不挑啊。”

  “还想这些做什么?我们杀了人。官府会把我们关在牢里,就算不砍头,我们这一辈子也只能在牢里度过了。”

  “听说牢里是管饭的。”

  “……”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出来的话,却让夏文静觉得很无奈。她并没有嘲笑三个人的心思,甚至能明白她们为什么这么想。

  她轻轻敲了敲桌子,制止三个女子继续说下去。

  她目光从三人面上扫过,道:“如果你们愿意,可以跟着我干。”

  三个女子看过来,目光中有震惊。

  夏文锦冷静清晰地道:“但是我不收无用的人,我要的人必须要做到两点,第一,有能力;第二,忠诚不背叛!我可以给你们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里,我派人教会你们本事。如果学不会,我不会再管你们死活,如果学会了,你们可以成为我的人!”

  三人眼里燃起一片希望来,一年时间学东西?还有专门的人教她们?她们肯定能学会本事的。这位姑娘救了她们的命,她们本来就应该报恩,忠诚不背叛,她们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再说,现在她们无处可去,更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有一个去处,她们就有活下来的希望。

  “你……你会收留我们?我们……太脏了!”

  夏文锦看向说话的女子,眼中一片温和:“谁说的?你们并不脏。是那些恶人伤害了你们,那不是你们的错!不管你们以后跟不跟着我,这点你们要记清楚:你们和之前一样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三人眼神中一片震惊,接着,便是一片感动。

  她们原本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觉得所有人都会看不起她们,嘲笑她们,轻视她们,轻贱她们。但是面前这个仙女一样的小姑娘告诉她们,她们还是和之前一样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她们真的可以重新生活吗?

  她们疑惑地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夏文锦很肯定地道:“当然能!你们可以堂堂正正地活着,只要你们想,就没有人可以轻贱你们,欺辱你们!”

  三人对视,皆是喜极而泣的泪眼,但脸上却露出兴奋的笑意。

  不过,三个人只是兴奋了一瞬间,刚刚燃起的希望又熄灭了。一人难过地道:“可是我们杀了人,杀人要偿命,要坐牢!”

  夏文锦正色道:“如果你们杀的是无辜的人,不用你们说,我也会把你们送官。不过,钱宝山和他的同伙死有余辜。这样的恶棍,你们不用为他们偿命。”

  “那……那这怎么办?”她们指着三人的尸体。

  夏文锦淡淡地道:“他们不是喜欢地下室吗?不是喜欢在那里蹂躏残害别人吗?就让他们永远待在那里吧!”

  三个人不懂夏文锦的意思。

  夏文静也没有废话,直接从床上撤下床单,提起了钱宝山的尸体放上去,随便打了个结,提着就往外走。

  这三个女子虽然没什么见识,可并不傻,她们很快就明白了夏文锦的意图,立刻过去帮忙。

  接过床单被罩,或者是衣服,包住尸体流血的伤口,免得血液到处滴落。

  然后三个人抬着一具尸体,跟着夏文锦往外走。

  到了假山边,打开那个地下室的暗门,夏文锦顺楼梯而下,把钱宝山的尸体扔进地下室。

  如法泡制,把三具尸体都丢了进去。

  钱宝山三人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这里是他们悄悄挖出来的安乐窝。

  用来残害他们用各种手段抓来的小可怜,看她们绝望地哭泣。那更能激发他们的兽欲,拼命的摧残她们,蹂躏她们,从中获得残忍的快乐。

  可现在他们的尸体,将会在地下室里永远不见天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做了恶都是要偿还的!

  之后,夏文锦又和三个姑娘一起把地上和床上的血迹清洗干净。经过她处理,就算是官府最善于断案的人过来,也绝对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一番折腾,大半夜都过去了,夏文锦也要离开了。她拿出几块碎银,对三人道:“天亮后,你们找个机会悄悄离开,记住不要被人发现,然后到锦云客栈住下。我也住在锦云客栈,但是你们不能联系我,因为现在我身边不太安全。两天后,我的人会来接你们去学本事。”

  三个女子有种做梦般的错觉,看着青衣少女娇俏的容颜,她脸上似乎带着一股圣洁的光,这简直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她们又想跪下,夏文锦制止了她们:“虽然你们现在还没有证明自己的能力,我不知道以后你们会不会成为我的属下。但是,跟着我的人,不要轻易给人下跪。你们是属于你们自己的。你们的膝下,同样有黄金!”

  三人哪里听过这样的话?被震得一阵阵发呆。同时,心里也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是……被人平等对待,被人尊重的感觉吗?

  那个少女,她那么漂亮,那么有能力,那么善良,那么好。可是自己呢?不再是个洁净的人,低贱,平凡,普通。然而,她并没有看不起自己,她还用那么温和的目光看着她们,安慰她们,鼓励她们,为她们处理烂摊子。

  那她们一定要努力,要成为她的属下!

  “恩公,你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夏文锦笑了:“我叫夏文锦。说起来我也忘了问你们的名字,不过没关系,若是一年内你们学不会本事,我们大概也不会再见,所以,你们不告诉我也行!”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