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匠阁内,一个装饰的极为华丽的大厅中,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太师椅上,满脸的愤怒,不停地拍打着身旁的桌子。

  他的身旁站着两个灵匠阁的侍从,低着头浑身颤抖,大气也不敢出。每随着他拍打一次桌子,身边的侍从浑身便是一颤,害怕到了极点。

  过了良久,远处传来到了匆匆的脚步声,紧跟着门被猛地一下推开,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见到中年男子,先是一愣心道,怎么会是他?

  对面坐着的是高阳郡三大宗门血元门的长老,同时也是血元门的二品炼药师。在血元门威望极高,一身修为已经到了通灵境中期,相当不俗。

  他自然不敢怠慢,脸上连忙堆满了笑容,抱了抱拳道:

  “实在抱歉鲁张老,让您久等了。我这俗事缠身,没有办法及时脱身,还望见谅。”

  见到眼前的老者,鲁长老脸上的愤怒便弱了一分。对方毕竟是高阳郡灵匠阁的阁主,面子还是要给的。

  “我说叶长老,这灵匠阁到底怎么回事?我感觉近日来炼药之术有些突破,便斗胆来灵匠阁试一试,看看能不能通过三品灵匠师的考核。可你看……”

  他气呼呼的将手中的一道丹方扔了出去,叶长老伸手抓在手上,仔细一看,脸都被气白了,冲着两个站着的侍从骂道:

  “这是怎么回事,鲁长老考核的明明是三品灵匠师,为什么送来的丹方,却是玄青丹这种一品丹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侍从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先说话,随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叶长老饶过我们吧,我们也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可能是今天参加考核的人太多,丹方和灵草放错了位置,都怪我我们不小心,请叶阁主饶过小的们……”

  鲁长老冷哼一声,虽未说话,但能从他的情绪中感受到他的愤怒。

  原本是参加三品灵匠师考核,结果送来的却是一品丹方,不管谁都难免发怒。

  “你们这两个笨东西,赶紧去给我查。给我找出来三品丹方到底去了哪了,若是查不出来,你们两个提头来见。赶紧滚……”

  两个侍从如临大赦,连滚带爬的连忙跑了出去。这房间内的压抑要死,要是再多呆一会儿,恐怕就能把自己压死。

  等两个侍从出去后,叶长老坐到另一侧的太师椅上道:

  “实在不好意思鲁长老,我没想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都是我管束不周,请鲁长老海涵。放心,今天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唉!”

  鲁长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

  “算了算了,既然事出有因,那老夫也就不追究了。只是这三品丹药,也不知道老夫还能不能再炼制出来了。”

  鲁长老虽然嘴上说不怪,但是叶长老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灵匠师能够顿悟,机会非常难得。

  今天遇到这样的事儿,会极大的影响鲁长老的心境。就算在给他一次机会炼制,恐怕他也没有了之前那种自信。12

  叶长老心里清楚,这个人情,灵匠阁是欠下来了。

  正在玩命催动凝丹的江小枫,并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乌龙。心里正在骂着:这尼玛是老子平生见过的最难炼制的一品丹药了,麻蛋,灵匠阁就是在坑人,就是不想让老子考过。

  江小枫的拗劲儿顿时上来了,不就是时间不够用了吗?时间不够,灵力来凑。

  他将魂力祭出后,左右看了两眼,心里默默的说了声:

  “对不住了大家,要怪你们就怪灵匠阁吧,谁让他们给我了这么一个变态的丹方。”

  江小枫略带歉意的看了他们一眼,随之回过神来,一个个古老的印诀,开始在他的手中变换。

  随着魂力的催动,半空中的天地灵气,悉数被江小枫抽调了过来,全部加持在了丹炉下方的火晶石之上。

  其实他本想祭出白莲净火的,但是想到白莲净火太过招摇,所以只能动用魂力了。

  随着灵气不断地被抽调,他身边的五人,顿时脸色就变了:半空中的天地灵气,都去哪了,为什么刚才充沛的灵力,这么快就消失了?

  而一个正在凝丹的少年,正一脸喜色的盯着丹炉,因为他马上就要成功了。

  可是忽然一下,周围的天地灵气仿佛都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加持到他的丹炉和火晶石上。

  没有了灵力的加持,凝丹自然就停了下来。就听见“彭”的一声,那少年的丹炉内部传来了一声爆鸣,在没有灵气持续的灌入后,那颗丹药爆丹了。

  “不……”

  少年一脸哀痛,双眼血红,为什么会这样!

  但紧接着,又是几声爆鸣,剩下的四人的丹炉中,全部传来了一道道的爆鸣声。

  这五人彻底疯了,为什么,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天地灵气都消失了,难道是灵匠阁暗中做了手脚?

  他们眼神愤怒的看向高天上的三个老者,那三个老者脸上却是古井无波,没有丝毫波澜:灵匠师考核本来就是优中选优,别说他们五人连续爆丹,就是六人连续爆丹的情形,他们也见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江小枫已经把自己的修为隐藏成了开灵境,不是化灵境的修者,根本无法看出他的伪装。要说一个开灵境的修者能引动天地灵气,鬼才信!

  现在场中,只剩下江小枫一个人在炼制丹药了。

  而高台上的香炉中,只剩下不到半个指头长的檀香,若是江小枫再不加速,恐怕这一品碧凝单,他是炼不出来了。

  关键时刻,江小枫大喝一声,伸手猛地朝着丹炉一指,一道强大无匹的灵力,“倏”地一声钻了丹炉之内,炼药三式最后一式—明光指。

  刹那间,屋内传来了一片沁人的药香。

  高台上的长老“嚯”的一下,竟然全部都站了起来,面色惊讶:

  “这……这是一品丹药传出的药香?似乎有些不像啊……”
曜天之刃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