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他的声音蓝樱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他,但是哭泣却是止不住,阎羲轻抚着她的背部安抚她的情绪,许久蓝樱才算是收住了自己崩溃的情绪,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一看到这生死海她的心里就难受,莫名的难受,难受的她一时都承受不住,莫名其妙,可又欣喜若狂,悲喜交加的情绪让她心里既痛又高兴。

  “你怎么了?”阎羲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来此看到生死海后便心生难受,怎么也控制不住。”

  “好了没事了,来休息一下。”

  “我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生死海,但是一直也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今日真的是不知怎么了。”

  “先不要想了,休息一下稍后我们下去看看。”

  “下去?”

  “嗯,这里我也觉得熟悉,而且我第一次来时胸口莫名疼痛,就好像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而你是死神,死海注定是你的,那么,剩下的一半,我想就是我的。”

  “这是什么逻辑?”

  “我寝殿中你可看到一副画?”

  “你寝殿中就那么一副画,我自然看到了。”

  “那副画中画的便是这生死海,而有一个传说,生死海是生神与死神的眼泪形成,如若死神是你,而生海我觉得熟悉,那么我或许就是这生神,所以我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是神主,你我都是天地初开前就已经存在的,还有什么是我们二人不知道的?”

  “就怕不知道的事情,是我们自己封住的,不然,这虚无界怎么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蓝樱顿住,“好,我们下去看看。”

  “嗯。”

  二人一同来到了生死海底部,蓝樱在死海这一侧,而阎羲则是来到了生海的一侧,“羽儿,稍后配合我。”

  “好。”

  阎羲手中赫然出现了一节不知是何物的骨头,蓝樱眉毛一挑,阎羲笑着道“这骨头我都不知道哪来的。”

  蓝樱耸耸肩,表示让阎羲继续,阎羲将那一节骨头放在地上,然后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在了上面,只见那一节骨头突然绽放万丈光芒,但在灿烂的光芒也只是一刹那,并且被隐藏在了这生死海下。

  这一节骨头在短暂的辉煌后瞬间隐没进阎羲的体内,蓝樱瞪大眼睛想上前查看,阎羲抬手阻止了她过来,蓝樱只好在原地观察,不久,只见阎羲神情有些痛苦,他闭着眼睛此时就好像是被控制了一般。

  蓝樱看着阎羲,知道不可莽撞上前查探,但是阎羲这样她也着实担心,此时阎羲突然睁开眼睛,他的眼神瞬间看向蓝樱,蓝樱一愣,这冰冷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阎羲眼神冰冷的看着蓝樱,随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回温,见到此处蓝樱才松了口气,也是直到此时她才发现自己一直憋着气,“无忧你怎么样?”

  但是此时的阎羲虽然依旧如往常般温柔的看着自己,可是蓝樱就是觉得哪里不一样的,终于阎羲开口道“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封印已经到了该打开的时候。”

  蓝樱不解“什么意思?”

  阎羲手一抬,指向蓝樱的额间,蓝樱只觉得头一痛,瞬间翻涌的记忆如同波涛汹涌的海浪般袭来,“羽儿,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别叫的这么恶心,即便想叫名字也请生主大人叫小女子死神。”

  “羽儿,这虚无界,万界,我可将其创造出,一样也可毁去,你既然想与我赌,那我的要求你又何必不敢应?”

  “生主大人,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有哪一点值得您喜欢,竟让您布下这么大的局?”

  “羽儿,本神为你可以将记忆封印只为证明本神心中有你,可以为你做到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即便是你想让本神毁掉这万界,本神眼也不会眨一下,如今你却问本神究竟是看中了你什么?难道本神做的一切,还抵不上你这不屑之语的回答吗?”

  蓝樱心痛了下,她看着阎羲那痛苦受伤的神情,不自觉的摇头,心里呐喊“不是的,不是的,无忧,不是这样的,我爱你无忧。”只是此时她心里的喊声也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好吧

  “生主大人,既然你想赌,那本神奉陪就是了,你的要求本神同意,如若是您没有做到,那以后也别说本神没有给过您机会,当然,也离本神远点,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

  阎羲深深地看了眼蓝樱,最终点头道“好。”

  蓝樱走过来“那便开始吧。”

  只见阎羲抬手,双指指向自己的眉间,随后从眉间抽出一缕晶莹绝美的纤丝,然后又从蓝樱眉间抽出一缕纤丝,两者合二为一后便化成这生死海。

  阎羲道“羽儿,我会找到你的。”说完阎羲消失了,而蓝樱看着消失的阎羲神情有些恍惚,随后她的身影也消失了。

  阎羲将自己还有蓝樱的记忆篡改,将他一手创建的万界忘却,所以他们的记忆是二人看着这里经过时代变迁,然后看着人们繁衍后嗣,看着他们修炼,看着这里一切的发生,最后神主大人与死神大人经历的一切,在最后回到这里,然后约定的时间到了,他们二人出现在此处,解除了封印的记忆,而那一节骨头也不是骨头,而是二人的前尘纤丝的凝实之物。

  时间慢慢的过去,蓝樱睁开眼睛,只是才睁开眼的瞬间一滴泪便低落下来,她看着阎羲,突然就笑了,阎羲也笑了“生主大人真有本事,果然做到了。”

  “谁让我这么爱你。”

  蓝樱抬步跑向阎羲,而阎羲也张开双手一把抱住了飞奔而来的蓝樱“羽儿。”

  “无忧。”

  此时魔族的狄洛出现在此处“生主大人,死神大人。”

  二人回过头“狄洛好久不见。”蓝樱道。

  “死神大人,好久不见。”

  “狄洛,这千万年辛苦你一直守再这生死海。”阎羲道。

  “生主大人,您与死神大人的记忆已经解封,恭喜您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

  “低狄洛这千万年真是没白活啊,都会拍马屁了。”

  “...那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说你会说话了。”

  “生主大人,您看此处,这里本无海,却因你们二人的约定,在千万年后此处却真的有了这样一片生死海,又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好了有话直说。”阎羲打断狄洛道。

  “生主大人还是这般直接。”

  “那你是说还是不说?”

  “生主大人,您看您刚刚也说我在此处守了千万年很辛苦,所以,您看是不是可以让我们一行人换个地方住了?”

  “魔域不好吗?”

  “生主大人,我唯一可以见到有光亮的地方就是此处了,难道我要每次都来这里吗?”

  蓝樱没忍住笑出声,随后忙止住“咳,狄洛,你想去哪里生活?”

  “虚无界。”

  “也不是不可。”

  “羽儿,之前你还说魔族好斗。”

  “这话难道不是你说的?”
神主的美娇娘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