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天色再次亮起,炎武帝国边界终于恢复了平静。

  这样一场大战,消耗可谓是极大。槐门的人连打扫战场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在空中盘膝开始恢复。

  昆仑殿的人,纷纷飞到了江陌寒后面。落地便一个个大字躺在了地上,这一次,对于昆仑殿而言,绝对算是一次极限的考验。

  满地的尸骨和依旧刺眼的大阵,平静的诉说着这里的刚刚结束的惨烈战斗。

  被挡在外面的军团,远远的看着前面一片狼藉尸骨如山的战场。

  眼神中满满的愤怒,却难以掩饰心中那一丝丝的庆幸。

  或许要是早一点将前面大阵破掉,其他军团可能就不会覆灭。但面对这样凶猛的槐门,自己可能会死。

  这一战,可谓是槐门出山以来,最大的一场战斗。更是傲宇帝国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甚至整个大陆而言,这算是万年以来,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一场战斗了。

  修真界的战斗,几乎没有投降的机会。参战还想保命,那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大阵外的傲宇帝国军士都看着前面的战场出神,要是自己在那些参战的军团中,那此时,自己也是下面地上的一具尸骨而已。

  此时在看着槐门刺眼大大阵,好像突然没有那么残忍了。

  而此时,在将军的打仗之中,如果有军士在的话,会很惊讶,先前不知去哪里的那些准神,此时几乎都在。

  “我们也该走了,其他教众都已经安全撤离。教主也已经带亲随撤离了,我们的任务也完成了。”一个准神上前说道。

  将军点了点头:“我们从哪里走?”

  “皇室那边还留有一个传送阵,我为了防止意外,让其他几个人都在那边守着。”

  将军不有扫视了一眼其他人:“教主有没有说外面的这些人?”

  “一个不留!”

  将军不由皱了皱眉:“这些人也算是一些势力,说不定后面还能帮上忙。”

  准神纷纷摇了摇头:“教众都集中到了第四军团,现在都已经撤离了。他们不死,我们不好走。而且不能让他们投靠槐门去壮大槐门的实力。”

  将军站了起来:“你们先走,我下令。随后便会跟上来。”

  “好!”所有准神瞬间全部消失。

  将军见众人都走了,眼神中一抹寒意稍纵即逝:“来人!”

  “将军!”

  “传君王殿下令:我军团,趁现在槐门之人正在恢复,全部冲上去,为其他军团报仇!”

  “将军......”传令军士听到这样的命令以为自己听错了。眼下的局势,自己一个军团能守住边界就算不错了,还要冲?

  “还要老子再说一遍?”将军瞪着传令军士。

  传令军士被将军那眼神吓了一跳,连忙道:“是!将军!”

  说完急忙向外跑去。

  当这样的命令传到军团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都懵了。

  看着前面的大阵,槐门的人是现在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疲惫不堪。但是这大阵却是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啊!

  这个时候,往上冲,跟找死没什么区别啊?

  “都楞着干什么?让老子去给你们破阵?”

  正当此时,将军的怒吼声传来。

  整个军团的人都吓的一哆嗦。

  “君

  王殿下有令,本军团必须在下午之前冲破大阵灭掉槐门!”

  “将军......”

  身旁的人硬着头皮想说什么,随即被将军一巴掌拍向了天灵盖,软软的倒了下去。

  “胆敢扰乱军心者,这便是下场!”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眼瞎已经很明显了。上不上都是死,面对这样的准神,真的是毫无反抗之力。

  “所有人集合整队,依次排列一起冲!”

  听到这话,想要逃跑的人瞬间蔫了。稍微慢一点的人,随即被击杀。

  所有人愤怒不已,但也无能为力。

  此时江陌寒正在到处转着查看槐门的情况,听禀报不由回头看去。

  看到傲宇帝国的军士这个时候开始集结军士,不禁皱了皱眉,吴天等人也围了上来。

  “老大,他们这?”铮看着前面大阵外远处的军团。

  “这是...集体送死?”白芲也有点看不明白了。

  “管他呢,大不了再屠他十多万!”吴天倒是一点都不含蓄。

  江陌寒不禁直起了腰,眯着眼看着前面的军士:“你怎么看?”

  “徒增杀孽。”云谦邈突然手气折扇说道。

  “大人,公子。皇室那边相当安静,安静的有点不太正常。”就在这时,无名出现了。

  “嗯?”江陌寒收回目光看着无名。

  无名想了想说道:“大人,这样的战斗来说,皇室那边应该很乱才是,就是不乱,也应该能感受到人进进出出。但是刚刚传来消息,皇室那边自从昨天夜里开始,就没了什么动静。最多也就是一些准神出来进去,整个特别安静。”

  江陌寒不由看了云谦邈一眼:“难道皇室那边有什么问题?”

  “有没有派人进去打探一下?”江陌寒连忙问道。

  无名摇了摇头:“血影安插在皇室的人失去了联系,我担心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再派人进去。”

  “前面这些你怎么看?”江陌寒不禁问无名。

  无名顺着江陌寒的眼神看去,当看到傲宇帝国的军团要准备进攻时,也是眉头紧锁:“大人,这......”

  江陌寒摆了摆手:“不能只靠黑桑的人,我这边会想办法先拖住,你立即派血影到皇室查探。”

  “是!大人。”无名说完急忙消失了。

  “你觉得有问题?”云谦邈淡淡的说道。

  江陌寒点了点头:“这显然是自杀式的进攻。”

  云谦邈听到这话也点了点头。

  “如果这些人都是被迫的,那么就像你说的。徒增杀孽!”江陌寒说着摇了摇头。

  “报,圣主,傲宇帝国的军团向这边冲来!”

  众人听到这话抬头看去,可不是吗。整个军团所有人既然全部在向这边冲。

  “老大,让我们上吧!”吴天急道。

  “我们也上,老大。”白芲说着便向正在休息的昆仑殿招收。

  江陌寒摇了摇头:“传令,前面大阵向后退!”

  “老大!让我们直接去灭了!”吴天急道。

  江陌寒瞪了吴天一眼:“你愿意血尊的人去屠杀连一点还手想法都没有的人?”

  吴天尴尬的笑了笑:“当然不了!”

  “那就给我先待着。”

  听到江陌寒的话,众人都闭上了嘴

  静静的看着前面冲过来的军士。

  前面支撑大阵的人借到命令虽然有点不理解,但还是迅速向后退了退。

  “铮,你带着十八天为的人去大阵跟前。”江陌寒安排到。

  “是,老大。”铮说完立马前去安排。

  “血尊的人,在十八天卫身后待命!”

  “好嘞!老大。”

  “老大,我昆仑殿......”白芲急了。

  “昆仑殿去葬林给圣域帮忙。”江陌寒想都没想说道。

  “啊!”白芲一一脸懵逼。

  “老大,这...这这.....他们......”白芲指着吴天和铮飞走的方向,急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赶紧去。”

  “不是,老大,这么关键的时刻,我们昆仑殿怎么能去干苦力啊!”

  “老大,你再想想,我昆仑殿为战而生!誓死征战,从不退缩!”

  “老大,老大......”

  “圣域那边也很辛苦,你们昆仑殿不应该去帮帮忙吗?”江陌寒收回目光说道。

  “这...老大。得帮啊!但是现在...你看这......”白芲急着连忙向前面看。

  “水清寒他们不是也闲着啊老大......”白芲扫了一眼旁边的瑶芷急道。

  “嗯?”

  “不不不,我们昆仑殿去!”白芲看到瑶芷杀人般的眼神急忙说完立马溜了。

  “噗......”江陌寒都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一向横着走的昆仑殿尽然也有怂的时候。

  “笑什么,很好笑吗?”

  瑶芷的声音,让江陌寒硬生生的憋住了笑。

  后面水清寒的女修看到江陌寒那模样,都忍不住手捂着嘴笑了起来。

  “咳......那什么,水清寒所有人,到后方协助潇然。”江陌寒缓了缓说道。

  “哼!”

  “哼......”

  听到一个个女修临走时的声音,江陌寒不由满脸黑线,喃喃道:“难道这差事不好么!”

  “好得很!”

  远远传来的声音,让江陌寒忍不住摸了摸额头。

  “圣主,你看!”

  身后黑桑的人的声音让江陌寒回过神来,连忙向前看去。

  只见傲宇帝国的军士并没有因为自己退让而后退,反而冲的更快了。

  江陌寒不由一咧嘴:“这......活着不好么?”

  “传令,无需再退!”

  “是!”

  就在这时,无名突然出现急忙道:“大人,退!”

  “退!”江陌寒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无名着急的语气就能听出绝对有事。无名的性格,虽然之前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江陌寒还是大致有点了解的。

  看到传令的人再次飞走,无名缓了口气:“大人,前面这军团中没有一个准神,后面追赶着这些人的,只是符箓弄出来的他们将军的假身!”

  无名说完看向了一旁的云谦邈:“公子......”

  “下不为例。”云谦邈淡淡的说道。

  “是!”

  江陌寒此时才回过神来:“你确定?”

  “当然确定啊!”

  正当这时,一个久违的声音响起。江陌寒循着声音看去,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纵刀长啸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