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百零五万两!”就在第三锤将要敲响的空挡,终于有人竞价了。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有些玩味了,在咱剑尊帝国,竟然还有跟唐风一样败家的?

  坐在包厢中的唐风也是一愣,两百万的价格已经算是超级血亏了,就这居然还有人跟价?

  “二少爷,那包厢好像是筱家的包厢。”看着眉头微皱的唐风,一旁的小厮连忙说道。

  唐风眼上那两道眉毛向上一挑,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沉思道,“筱家大公子筱剑好像也是一个玩火的好手,如此一来,就不能让他得到了,跟上,但别跟太多,毕竟能少亏一些是一些。”

  唐家举牌,“两百一十万两。”

  筱家举牌,“两百一十五万两!”

  唐家举牌,“两百二十万两。”

  ……

  两家争相举牌,可这价格却是没有先前那般浮夸了。

  “两百四十五万两!”报出这个数字后,包厢内的筱剑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不少的汗珠,在拍卖会还未开始之前,他就从拍卖名单上看到了这枚玄丹的消息,这玄丹一旦炼化,对他的第一魂技可谓是有着质的提升。

  于是在他得到消息后当即就向大长老提出了要求,大长老看筱剑确实需要这玄丹,什么都没说就划了一百五十万两给他用来竞价。

  一百五十万两在加上自己平时的一点储蓄,一共足有两百四十五万两,用这个数字去购买一枚玄丹,用脚想那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筱剑却是万万没想到,这唐风却也是看上了这颗玄丹。

  喊出自己最后的底价时,筱剑只觉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因为这已经是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如果对方还在加价,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然而,就在他举完牌的那一刻,唐风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跟了上来——“两百五十万两。”

  “两百五十万两!还有比这更高的价吗?”

  无论筱剑如何祈祷,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还是被拍卖员眉飞色舞的报了出来。

  “两百五十万两,一次!”

  “两百五十万两,两次!”

  大厅中的人,此时也是议论纷纷,谁都没有想到这第一件拍卖品居然就拍出了两百五十万两的天价。

  包厢之内,唐风的脸上闪过一丝嘲讽的笑容,“我以为他能出到多少,才两百五十万就支撑不住了,无趣!”

  “他们筱家,怎么可能会比我们唐家出的起价,而且家主这次如此信任二少爷,可是带了一千万两过来的,他筱剑怎么可能争得过少爷。”

  唐风身边的一名随从,拍着马屁说道。

  唐风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脑中盘算着拿到这七彩火焰莽的玄丹后,不知道自己的实力会提升多少。

  将这一场斗富看在眼里的陈炫眉头一皱,“秋猎活动中似乎有这个姓唐的,到时候估计也是一个劲敌,如此,就不能叫他得到这东西了,嗯,没错,不能让他得到。”

  “我出价三百万!”陈炫嘴角一扬,举牌说道。

  “三百万两!”拍卖师连忙收住了将要落下的第三锤,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三百万两,还有比这更高的价吗?”

  三百万买一颗玄丹?包间里的唐风眼角一抽。

  “那少爷咱们还跟吗。”身旁的小厮连忙问道。

  唐风站起身来,思绪复杂无比,最后沉下了气,说道,“我出三百五十万!”

  陈炫冷冷一笑,“五百万。”

  此价一出,全场躁动,“疯了,简直是疯了,这价钱都够请高手猎杀好几只丹水境界的妖兽了。”

  “这……这简直是壕无人性。”

  “这包厢是谁的啊。”

  “能坐到天阙一字号包厢,你说呢,那可是琳琅阁贵宾之中的贵宾才有的权力啊。”

  ……

  “五百万两,一次!”

  “五百万两,两次!”

  “二少爷,这……”小厮向唐风投以寻问的目光。

  唐风盯着那颗六阶玄丹足有十秒,最后他黯然神伤的叹了口气,“这个价钱我败不起。”

  “五百万两,成交!”

  在接下来的拍卖中,只要是唐风看上的东西,陈炫便会举牌竞价将其拿捏的死死的。

  砰!唐风再一次碾碎了手中的酒杯,一张俊脸上,神情阴沉的让人看着就觉得恐怖。

  “第九件卖品,法级上品,龙鳞枪!底价八万五千两!”

  唐风眼角一跳,“我出一百万!”

  陈炫冷声一笑,“我出一千万!”

  唐风手上酒杯一碎便不再言语。

  台下的人们已经被陈炫这样的加价方式弄得麻木了,只得无力的感叹,这完全是神仙打架啊,话说他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就算是刮来的,那也不能这样花吧。

  “第十件卖品,一块天外陨铁,此物乃是不可多得的炼器材料,底价三万两。”

  唐风:“我……”

  陈炫:“一口价,一千万。”

  唐风:“……”

  众人:“……”

  短暂的沉默后,已经木纳的众人绝望的摇了摇头,纷纷起身离开了拍卖现场,毕竟以陈炫那堪称恐怖的叫价方式,再待下去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毕竟修真者平时可是很忙的!

  很快,诺大会场,就只剩下了陈炫一人。

  陈炫扫了一眼四周,最后对拍卖师随意的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把剩下的东西都按照底价给我吧。”

  拍卖师看着从未如此冷清的会场,低头扫了一眼手中的单子,最后点了点头,“好的客官!”

  出了琳琅阁的陈炫依照着傲娇指的路,隐入了一个深巷之中,在这条巷子的尽头,有着一间破旧的铁匠铺。

  在那铁匠铺的门前,有一块木质的招牌,招牌上的油漆已经掉落了大半,看起来就像一块发霉的木板。

  这店铺的面积很小,狭小的店面之内连一个完整的货架都没有,很多铁器就随意的堆在角落,将店面显的更加拥挤。

  陈炫四处观看,在铁器堆中,居然还发现了一些农具。

  “傲娇啊,这就是你说的‘深巷高人’的住所?”陈炫一脸的嫌弃。

  “没错,我感受到了这里的剑自带着一股人灵之气。”说着,傲娇便是出现在了陈炫的跟前,双手环胸,一脸凝重。

  “人灵之气?”陈炫一愣,“我咋没看出来,再者这些东西也都不像是灵器啊。”
陈炫煮妖记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