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御诸天第七百八十二章:终于得手“如何?”

  随着君弈话音传出,拍卖场中又是一静。

  华喻逸言语一滞,目光更是不由得闪烁起来,心中有些拿不准了,连王离看向君弈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深邃。

  “你们要查我的拍卖资质,我完全可以答应,坦然接受。”

  见得众人不言,君弈嘴角一勾,眉宇间露出些许温润轻笑:“但不能只让我一个人受罚吧?而且我也没要求你们付出什么代价。”

  “只是拿正在拍卖之物做补偿而已,就这还是付给灵晶,并不白拿,换句话说,你们怎么都不亏,但我却要像猴子一样被你们观赏。”

  说着,君弈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阵阵浩然威严的气息,漠然的眸子垂视而去,仿佛帝王睁眼,降下薄怒:“如果这都不答应...”

  “或许今日,商盟闻名云州的规则,也不是不能破。”

  一言而出,如平地起惊雷,在拍卖场中武者的耳畔骤然炸响,惊得场中所有的武者目光颤栗,齐齐凛然而坐,挺直了身躯。

  再看向君弈时,眼中尽都充斥着浓浓的惊疑,不知道君弈有何种底气,竟敢叫嚣要破了商盟的规矩,简直胆大包天。

  但其身上流转而出的气息,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眼前所见的真实,甚至连目光凝重的王离,心中都涌出了万般猜测,渐生忌惮。

  “两位,你们说呢?”

  君弈目光淡然,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但看在上空人字厢间的几人眼中,却是深涌凝重,尤其是对于华喻逸来说,更是有怒火从心而起。

  “你是在威胁我?”

  华喻逸面色暗沉,大手沉握间杀机汹涌,传出的声音更是弥漫寒意,似是使得整个拍卖场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君弈身上威严流转,使得汇聚而来的寒意,根本无法靠近。

  “答应他!”

  这时,沉默着的吕涵突兀出声,吸引四方目光骤然凝聚,连同华喻逸的眸子中,也是涌出了不解:“吕兄,若是真的答应他了,五百万下品灵晶的价格,可是有些便宜他了。”

  显然,对君弈的要求,华喻逸并不想答应,退步这种事在他看来,实在是太过打脸,无法接受。

  “华兄稍安勿躁。”

  厢间中,吕涵目光幽然,脸上神情自信,满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凝音化线传入华喻逸的耳中:“这小子恐怕是学了武技在狐假虎威。”

  “你想想看,在美人鱼的消息隐晦传出时,也只是入了我们三家的耳中,所以断不可能有人抢在我们的前面。”

  “而且,即便他不是狐假虎威又能如何?”

  言语间,吕涵脸上涌出的神情,也是逐渐变得危险起来:“便是让他五百万下品灵晶拿了去,最后不也是我们的吗?”

  此言一出,华喻逸目光一亮,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随后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扬声而出:“好。”

  “他的要求,我们答应了。”

  场中武者微微一愣,但转眼间便想明白了。

  毕竟拍卖得手,和最后全完拥有,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广南城颇大,但是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却是有些小了。

  君弈脸上微微一怔,露出些许错愕神情,似是有些不太相信华喻逸会答应下来,只是很快就掩饰了去:“你们答应?但王老却

  未必同意。”

  不过君弈脸上的神情变化,虽然来去很快,但又如何能逃得过华喻逸等人时刻关注的目光,顿时让其心中大定。

  “王老,请开始吧。”

  说话间,华喻逸口中的声音中,都弥漫着些许得意和讥讽,仿佛都已经确定了事情的结果,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只是厢间中,颜赋的美眸轻轻一眨,露出了些许疑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众人目光又落在了王离身上,静待他最后的决定。

  “呵...”

  好一会儿,王离眸中光华收敛,浑浊的目光中似是剑意流淌:“你们可真是打的好算盘呐。”

  “一唱一和,就要将美人鱼五百万拿走,这点小聪明耍到我的头上,未免太不把我老头子放在眼里了吧?”

  此言一出,众人目光一怔,大多都有些茫然起来。

  甚至连华喻逸几人都是眉头紧皱,不明所以的问道:“老王,此言何意?”

  “你还有脸问我?”

  王离咧了咧嘴,阴沉的脸上寒意渐浓:“你们不知从哪找了这么个托,先是吸引我的注意力,而后居然想抓着商盟的规矩,从我手中以极低的价格拍走美人鱼,当我傻吗?”

  “买美人鱼?五百万下品灵晶?你怕是还没睡醒吧?”

  闻言,四周武者尽都恍然大悟,这才觉得中间的问题所在。

  也是,一个只是坐在下面拍卖席的武者,哪怕身怀巨款,又怎敢与人字厢间中的人物竞价?根本经不起推敲。

  这般怀疑鄙视的目光看来,惹得君弈神情一滞,不由得苦笑起来,怎么这就莫名其妙的将他和华喻逸等人归在了一起?

  托?你全家都是托。

  君弈心中喝骂,脸上神情变幻,但看在这些武者的眼中,尤其是在王离看来,正是揭穿了事实真相后的不自然。

  “王老真的搞错了...”

  这一下,可是叫吕涵和华喻逸两人,都有些坐不住了。

  须知,如果这个名头真的坐实,恐怕不仅是他们要被王离留在这里,甚至连同背后的势力,都会被商盟无情抹去。

  但已经坚定心中所想的王离,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厅他们两人的解释,涌动着浩荡的武皇强威,汇聚凛然剑意,杀机暴起。

  “王老!”

  华喻逸面色惊变,连忙开口,也不待他回应,便是大声说道:“我们跟他真的不是一伙儿的,还请明察。”

  “这样,此番拍卖中不论谁得手美人鱼,我都愿意取一皇阶中品的材料,以慰王老见证之辛苦,聊表敬意。”

  其话音刚落,吕涵也是连忙表态。

  同时,有两道流光突兀而出,向着王离疾驰而去。

  两人直感觉一阵肉疼,但若是能抚平王离的怒火,也算是值得了,况且美人鱼的拍卖价钱,也足以抵得上这个数。

  最后不论他们是如何得到美人鱼,都算是平价拍得了,如此想着,两人心中的怒火和憋屈,也消散了许多。

  但却将这所有代价,都算在了君弈的头上。

  “如此...”

  果然,在听得此言后,王离脸上的冷意收敛了许多,使得逐渐浓郁的武皇剑意,都消散了开来,随后归于平静。

  “老夫想了想,你们说的还是有点道理。”

  抬手一勾,王离就不动声色的收下了

  两人的讨好之礼,面上却还是一副公事公办,正义凛然的样子:“那就查上一查,也算是完善了商盟的规矩。”

  “王老深明大义。”

  吕涵和华喻逸闻言,连忙开口附和。

  众人心中好笑,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表现,他们清楚,这个时候笑出声来,怕是要被三方盯上,最后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取出你的灵晶吧。”

  王离也没有再问君弈的意思,但看向他的目光,却是由于两个皇阶材料的原因,平白的亲近了一些,但也仅此而已。

  闻言,君弈脸上的温润笑容,愈加的灿烂起来。

  紧接着,在众人的目光凝视下,只见其抬手一抹,便在空中洒出一片白芒,浩浩荡荡的排列开来,状若长河一般,蜿蜒横亘。

  “这么多的下品灵晶?”

  “五百万下品灵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我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灵晶,难道这就是财富的气息吗?真的好迷人,好感动。”

  “嘿嘿嘿,不过吕涵和华喻逸他们,却是要认栽了。”

  ……

  拍卖场上,众多武者议论纷纷,尽都惊叹于五百万下品灵晶的庞大,但更多的,却是对吕涵和华喻逸的幸灾乐祸。

  这一次,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上空,人字厢间中的吕涵和华喻逸脸色扭曲,死死的盯着下方满脸笑容的君弈,紧握着的大手,似乎都恨不得要将其撕碎。

  上当了,被这小子给骗了。

  但事已至此,他们已经没有反悔的余地,也不想反悔,毕竟要得到美人鱼,可不只有拍卖这一条路,顺便还能报了戏耍之仇,平慰心头之恨。

  倒是颜赋的美眸中异彩涟涟,对君弈愈加的好奇起来,只是随后却摇了摇头,脸上涌出些许可惜的神情来。

  只是这些,君弈并不知晓,也不想知晓,而是看着中间台上的王离笑道:“王老,这些灵晶可足够了?”

  神识一扫,王离便点清了横亘在空中的灵晶,而后目光深深的看着君弈,点了点头:“的确是五百万下品灵晶,没错。”

  “那么按照约定,这五百万下品灵晶,还请王老收下。”

  君弈轻轻抬手,将空中的灵晶长河收入了储物袋中,而后手掌横推,使其稳稳的落在了王离的面前:“至于台上的美人鱼,便是我的了吧?”

  一言而出,场中气氛骤然冷凝,却又在王离的点头中,消散了开来,只见其收下储物袋,言语淡然道:“商盟做事,以信而立,自然不会反悔。”

  “这美人鱼,便是你的了。”

  四方武者闻言,尽都满脸羡慕,但眼中却还流转着些许怜悯。

  因为在他们看来,君弈除非一直都躲在广南城中,否则广南城外,便是他的埋骨葬身之地。

  公然打了吕涵和华喻逸的脸,而且还让他们各自,平白的付出了一皇阶材料的代价,这他们两人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美人鱼有了归属,拍卖会也全然落下了帷幕,场中武者自然也没有了久留的借口,纷纷起身离场而去。

  同时,他们也携着拍卖会中的消息,向外卷起惊人风浪。

  美人鱼的突然现世,定然会惹得不少武者垂涎,尤其是一些游手好闲,嚣张跋扈的公子哥,想来也绝不会压下心中的欲望。
君御诸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