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狭窄的洞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泥土中,岩石中,都是暗红色的血迹。

  安若溪抬手挡住太过刺眼的光线,她的脸上,嘴角也全都是血迹。

  但让上官静雅和章景福大受刺激的却是躺在地上昏迷的叶云霄,他双手手腕上是一道道血色的豁口,密密麻麻,足有二三十道。

  而他的大腿上,竟然有三道血淋淋的长方形缺口,有三条血肉被挖出来,不翼而飞。

  再看着毫发无伤的安若溪,以及她嘴角的血迹。

  一个让人震撼悚然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这时,安若溪的眼睛适应了光线。

  “老公,你怎么了?”安若溪跌跌撞撞扑到了昏迷的叶云霄面前,凄声叫道。

  突然,她全身猛然绷紧,目光扫过叶云霄双手的豁口,又定格在他缺失了三条血肉的大腿上。

  “这是地下水,水质不太好,你将就点吧。”

  “给你吃的是地老鼠,现在这条件,只能生吃了。”

  安若溪耳边响起了叶云飞那淡然的声音,她紧紧捂住自己的心脏,瞪大着眼睛,泪水毫无感觉地滑落,在脸上冲出一道道血印子。

  而她的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她的灵魂也在撕裂。

  她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过叶云霄手腕的伤口,又抚过他大腿上三道大缺口。

  原来,她能活下来,是因为喝的是叶云霄的血,吃的是他的肉啊。

  “呜……”安若溪的喉咙中发出断续的呜咽,整个人开始颤抖。

  她把叶云霄抱在怀里,紧紧搂住。

  她想放声大哭,但喉咙却如同被堵住了一样,只能断续地挤出一声声比鬼泣都凄厉的颤音。

  血入喉,肉入腹。

  咽下的不仅是血肉,而是他厚重如山的爱,生死寄托的情。

  从此之后,我们就是一体。

  我就有你,你中有我……

  安若溪一阵天眩地转,抱着叶云霄昏死过去。

  ……

  天上太阳仍在,却是下起了一阵细雨。

  稍稍燥热的温度顿时变得适宜起来。

  叶云霄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绿树红花,树叶绿得翠亮,鲜花红得艳丽。

  他的目光深邃而沉静,感觉宇宙万物,都在他的双目里运转。

  似乎经历了这一次,他的感悟又上了一个台阶。

  他的手腕上和大腿上裹着厚厚的纱布,但对已能运转灵力的他来说,其实已经完全不算什么了。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敲门。

  “进来。”叶云霄开口。

  章景福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箱子,恭敬道:“叶先生,您说的东西在那山体废墟下挖到了,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放到这箱子里了。”

  “辛苦了。”叶云霄道。

  “不辛苦不辛苦,能为叶先生办事,是我老章的福气。”章景福立刻道。

  说罢,章景福顿了一下,道:“叶先生,上官大小姐就在外面,说想要见您。”

  叶云霄双目眯了一下,爆发着冰寒的杀机。

  对上官家族姐弟俩,他是一忍再忍,看在上官老爷子和安若溪的面子上,饶了他们。

  但是,他们不仅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

  这一次,差点让安若溪香消玉陨,更是让他堂堂云霄仙王狼狈不堪。

  上官家族,必须付出代价!

  “她站着的还是跪着的?”叶云霄问。

  “站着的。”章景福道。

  “你出去时转告她,自古以来,没有站着赔罪的道理,让她跪上三天三夜以示诚意,要不然,上官家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叶云霄淡淡道。

  “是。”章景福点头,然后转身出了病房。

  外面,上官静雅和上官清风领着十几个核心成员站着。

  看到章景福出来,上官静雅立刻上前问道:“章总,叶先生怎么说?”

  “叶先生说了,自古以来,没有站着赔罪的道理,你们真有诚意,先跪三天三夜再说其它。”章景福道。

  上官静雅表情一僵,这一次,她承认是她失误了。

  但是让他们跪三天三夜,上官家族尊严何在?颜面何存?

  “去他妈的叶先生,他算个鸟,姐,他是蹬鼻子上脸了,这里是云省,我就不信他能拿我们上官家族怎么样?”上官清风暴跳如雷,厉声道。

  “大小姐,我们一齐来给他道歉,算是给他面子了,他不知好歹,莫不是以为我们上官家族是泥捏的?”一个上官家族的老者也是怒不可遏。

  “不错,我上官家族尊严不可辱,区区一个外地佬,就算背后有让四方派忌惮的实力,那也绝不允许骑在我们上官家族头上拉屎,大不了让家主请出特级密令。”另一个上官家族的族老也愤怒道。

  上官静雅咬了咬牙,她愿意道歉,也愿意做出补偿。

  但是,下跪,还跪三天三夜,她做不到。

  “静雅,听说你这边出事了,到底是什么事?我看我能不能帮上忙。”就在这时,一个青年带着一群保镖匆匆走了过来,跑到上官静雅面前,伸出手就要握她的手。

  上官静雅退了两步,脸色变冷,沉声道:“姚方,我们上官家族的事,不关你的事。”

  “姐,是我告诉姚哥的,姚哥二话没说就来了,多关心你啊。”上官清风道。

  “清风,我们上官家族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来插手,明白吗?”上官静雅满脸不悦。

  “静雅,你这么说,可就太伤我的心了,我姚方对你的心,天地可鉴,而且,我保证可以帮你解决这件事情。”姚方一脸深情地望着上官静雅。

  上官静雅心中有些挣扎,姚家在云省不显山不露水的,远没有上官家族有名气。

  但论真正的实力,姚家是非常强大的,主要是姚家不仅仅在云省圈地,在隔壁南疆,甚至是明珠市都占据了一席之地。

  只是,姚方一直在追她,像块狗皮膏药似的,真要欠下他一个人情,那他更会打蛇随棍上,甩都甩不掉了。

  不过,这件事情实在有些棘手,爷爷还在住院,她并不想惊动他,也不想请出上官家族的特级密令。

  “好,那就麻烦你了。”上官静雅挣扎了半晌,还是同意了下来。

  姚方一拍手掌,笑道:“静雅,这就对了,别总是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这件事,看我的。”

  说罢,姚方带着一群保镖直接朝病房冲去。

  “姐,去看姚哥发威,看那姓叶的小子怎么死的,妈的,给脸不要脸的家伙。”上官清风兴奋道。

  “好。”上官静雅点了点头,她也想看看那姓叶的吃瘪,再一个,只要他肯低头将这件事揭过,那她就会出面阻止事态继续发展。

  “砰”

  病房的门被一脚踹开,姚方大刺刺地走了进去。

  “滚出去。”叶云霄低沉的喝声响起,他冰冷地抬眼。

  “他妈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敢到云省来嚣张,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跪下来求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姚方正准备自报身份,再报出背后的势力,让叶云霄自己讨饶,却没想到一进来就被喝斥,当下就暴跳如雷。

  叶云霄目光扫过姚方背后的上官静雅,如同两把刀子一般。

  上官静雅心中一颤,竟是不敢与叶云霄对视,有点心虚,同时也感到一丝惊惶。

  “看哪里呢?那是我的女人,再看把你眼珠子都挖出来。”姚方怒吼道。

  叶云霄目光一移,盯着姚方。

  姚方在刹那间,感觉有点发毛。

  但是,他只以为是错觉,他堂堂姚家大少,怎么可能会害怕一个外地佬呢?

  随即,他便做出最凶狠的表情,与叶云霄对视。

  “啊……”姚方一声惨叫,捂住了眼睛。

  只感觉眼睛被火灼了一下一般,此时一双眼睛全都是血丝,并且在不断地流眼泪。

  “我的眼睛?你对我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姚方惨叫连连。

  就在这时,外面有两道强大的气息瞬息而至,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姚大少,快将此莲叶贴在眼睛上。”一个道姑拿出两片莲叶,递给了姚大少。

  姚方将莲叶贴在眼睛上,顿时一股清凉袭来,眼睛的疼痛消除了不少。

  半晌,姚方将莲叶拿下,看到面前的两人,咬牙切齿道:“银杏道长,黎门主,你们来得正好,给我灭了这小子,我姚家必有厚报。”

  他话声刚落,他口中的黎门主就心惊肉跳地急步来到叶云霄面前,颤声道:“九阴门黎世华拜见叶先生。”

  刹那间,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姚方更是张大了嘴巴,他可是知道九阴门的阴狠毒辣,而黎世华这堂堂九阴门门主,看到叶云霄竟然如此恭敬。

  说恭敬或许还不够确切,确切来说,黎世华对叶云霄的态度,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又像是做错事的仆人面对主人时的样子。

  上官静雅也惊骇莫名,她此时怀疑自己的选择了,让姚家大少介入,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糟糕了?

  “黎门主,你不在南疆帮本尊好好种植灵药,跑到云省来干什么?”叶云霄淡淡道。

  “回叶先生,第一批灵药已经开始培植,我来云省是想找新的灵药种子。”黎世华颤声道。

  而这时,姚方回过神,厉声道:“黎门主,你这是干什么?你要知道,我姚家与田氏土司也交情莫逆。”

  黎世华转身,面对姚方时却是直起了身子,阴声道:“田氏土司也不过是叶先生的一条狗而已,你得罪了叶先生,你们姚家在南疆的所有业务都完蛋了。”

  什么?

  姚方流露出一脸的不敢置信,上官家族的人更是感到十分荒谬。

  四大土司在南疆可是土皇帝般的存在,他们不信堂堂土司会做这叶云霄的狗。

  “我现在就打视频给田氏土司,我倒要看看,土司大人听到你们说他只是一条狗,会怎么收拾你们。”姚方哪里肯信,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视频。

  千千
最强仙医奶爸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