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伟发现尸体有些奇怪,明明身体没有明显的外伤,面色却显得惊恐,恐惧,双眼紧紧闭着,双手死死握成拳头,整个身体都卷缩起来,好像有些巨大的疼痛。

  “怎么发现的?”苏伟开口问道。

  一组人员认识苏伟,不过却有些犹豫,看着苏伟半天并不作答!

  苏伟笑了一下道“把尸体拍上照片,而后送去尸检!”

  “苏组,这个……”说话的是文红,是一组老员工,业务能力还算不错,不过为人却有些谨小慎微,所以来的时间不短,却一直没有提升。

  “这个什么?虽然你们不说,可是我也知道这具尸体,和你们最近调查的事有关,具体什么事用我说出来嘛?”苏伟微怒道。

  文红一愣,其他组员也是心慌的不行,苏伟的威名他们可是听说过,而且董怀力还嘱咐过他们,不要得罪五组人,现在这个五组的组长,所以也没人反对,直接听了苏伟的话,把尸体带入解剖室。

  魏铜见四下无人,对着苏伟说道“组长,我知道你着急,可这是一组,咱们这样是不是逾越了?要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咱们不得挨说啊!”

  苏伟看着魏铜道“哈哈,不愧是我五组的,这个你都能想到不错,不错!”

  魏铜一听,有些诧异,这说着逾越的事,怎么还夸起自己了?这个跳跃有些大吧?

  “组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魏铜最近也看出来苏伟不对劲,可别一出来疯了,回去没法交代啊!

  苏伟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魏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只是觉得,你有了一份思考能力很不错!这是你进入调查局以来,第一次这么超前的想法。”

  魏铜虽然被夸奖不过心里并不开心,怎么听着组长的形容自己以前好像一个小丑一样。

  “魏铜你要是真的想做调查员,以后就要有这种意识,考虑好后果,不能随性而动!除非你有制衡别人的把握!”苏伟语重心长的说道。

  魏铜听的云里雾里,只是自己的一句疑惑,怎么组长说出这么多大道理,再联想到组长最近的不对劲。

  魏铜眼眶一红道“组长什么时候的事?”

  苏伟???

  “什么事?”苏伟疑惑问道。

  “你的病?”

  “我的病?我什么病?”

  “组长,你就别瞒着我了!你最近心事这么重,还和我说这样的话,你……组长!”魏铜一边说,一边就要哭出来。

  苏伟满头黑线,看着快要哭出来的魏铜,无奈道“我没病!只是最近压力太大,想要休息休息!我看你挺不错的,寻思把你推倒组长位置试试!”

  魏铜一听,满脸不敢置信,先不说自己就是一个临时工,就算转正了,上面还有雅雅,唐东明!苏伟这么说不就是开玩笑的嘛!

  现在魏铜只以为苏伟在安慰自己,也正是他这个想法,再被苏伟知道以后,让他躺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以证明自己真的没事,而且比他还要好。

  那时候的魏铜也知道自己想的多了,组长不仅身体好,身手也好。

  “组长!你真没事吗?”魏铜问道。

  “我好的很!”苏伟略有不快的回答道。

  两人谈话的时候,董怀力已经呼噜朝天。

  “组长,这样扔着董组好吗?”魏铜看着被苏伟胡乱扔在沙发上睡相极其难看的董怀力不安的问道。

  苏伟看了一眼道“这点酒量还喝成这样,当做给他教训了!”

  魏铜为董怀力默哀一分钟,而后跟着苏伟在一组里头闲逛起来。

  没过多久那份尸检报告,就由文红送到苏伟手上。

  苏伟看了一眼文红,没有太多话语,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苏伟翻看一下,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沉声道“死者的性命,年龄,籍贯怎么都没有?别告诉我一组连死者的身份都查不到!”

  文红一听,直接开口道“这个死者是刚发现的,有些背景还没查清楚!你着什么急!”

  苏伟一听,脸色一变,直接把档案摔在地上道“我是组长,你是组员你和我这么说话,谁给你的勇气?”

  文红心中一惊,看着苏伟,有些心虚道“我就事论事!别以为我是一组的你就欺负我,你在五组的时候,雅雅不也一样这个脾气。”

  苏伟冷笑一下道“你要和雅雅比?雅雅有脾气是她有本事,我们要哄着她,让她不会离开!你有什么?耍泼打滚吗?”

  文红一听,脸色微红,看着苏伟眼中带有浓浓的畏惧。

  苏伟指着地上的文件道“就这份文件,有和没有有什么区别,性别我不会看?死因不明,要法医什么用?一个方向都没有?”

  “死因不明不是很正常嘛!有些时候蹊跷的死因,需要探究,不然就会造成冤假错案的!”文红有些心虚反驳道。

  “好一个冤假错案!你也知道!那具尸体明显就是被烧死的!你当了这么长时间的调查员竟然看不出来?”苏伟怒声道。

  “怎么可能!被烧死的人一定会有炭化,表面还有火烧过的痕迹!这具尸体上都没有这么明显的痕迹!你这不就是找我麻烦嘛!”文红一听来了底气,笃定苏伟就是找她麻烦!

  “呵呵,找你麻烦,你也配!你就庆幸你在一组,你要是在五组我早就把你扔出去了!”苏伟冷笑着说道。

  文红一听,刚要开口。

  只听苏伟道“典型的生前烧伤均可伴有明显的充血、水肿、炎症反应和坏死改变!

  而出于保护,受害人往往反射性紧闭双目,因而在外眼角形成未被烟雾熏黑的“鹅爪状”改变,称为外眼角皱褶。

  由于长时间高温作用,血液、体液渗出,组织坏死、炭化,使严重烧伤致死的尸体重量减轻,身长缩短。

  虽然这具尸体虽然没有炭化,不过却严重失水,手部背部有严重烫伤水泡,眼睛有睫毛症,侯,这完全符合生前烧死的特征!”

  文红听了依旧不信道“这也不能说明这个人就是烧死的!其他原因也可以造成这些!”

  苏伟听到这话,略有欣赏的看着文红道“说说看!”

  文红一愣,想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哑巴了?”见文红不说话,苏伟微微皱眉问道。

  文红看着苏伟道“死者一直被监视,而且发现死者的地方,也没有火烧的地方。”

  “哼!给我一张死者生前的照片!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差距!”苏伟冷笑一下,也懒得和文红说什么。

  文红听了,也不疑有他,直接要了一张照片发给苏伟,苏伟交给魏铜。

  魏铜借用一台电脑,一个小时以后。

  魏铜拿出一份资料递给苏伟。

  “念出来!”苏伟对着魏铜说道。

  魏铜看了一眼,众人而后念道“死者李道明!年龄三十一岁,是韩国商人,一天前到达中国,在学校门口租了一个门市,想要作韩国料理生意!”

  苏伟看着文红问道“怎么样!这下有资料了吧!”

  文红听了为之一窒道“这些消息我们也有!”

  “哦!你们也有,那刚才怎么不说?”苏伟悠悠然问道。

  文红一愣,半天道“这是机密文件,我们不能说!”

  苏伟笑了一笑道“机密文件?就这些还机密文件,我的组员随便动动手指就能找到!如果这人没死机密文件还差不多,可是人已经死了,这就算不上机密文件了!

  文红这点小事你都不知道!看来董怀力找魏铜给你们做教育是正确的选择,不然就你们这样的调查,能查出什么,就是有线索也会流失掉!”

  文红等人听的,脸色发红。

  “行了,这件机密,你们就自己调查吧!发生在这里的事,真的让我看清楚一组是怎么运行的!”苏伟起身,有些嘲讽的说道。

  “苏组慢走!”丁天莹叫住苏伟。

  “什么事?”苏伟打量一下丁天莹问道。

  这个丁天莹他记得,能力还不错,办事也该算牢靠,为人也算上进,是从警察学院一步步进入调查局的,脾气也算得上清傲。

  而且据可靠消息,这个丁天莹和文红一样,追求过韩国文,只不过都被拒绝了。

  “苏组,你帮忙分析一些,这个案子行吗?”丁天莹开口道。

  “怎么分析?我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的!”苏伟冷笑着说道。

  “我们想请您帮一下我们组长!这个案子确实有些棘手!我们没有见过,我想在组长醒过来之前你能给我们一些意见!”丁天莹真心实意的开口道。

  “一组二十五人,我要求全部听从命令!对我的安排无条件服从!直到董怀力醒过来!”苏伟开口道。

  丁天莹也为皱眉思索一下,拒绝道“不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我听从你的意见,也可以完成,你的要求,其他人都有工作!”

  苏伟听了点了点头道“行吧!给董怀力一个面子,谁让他是陪我喝酒喝的呢!”

  丁天莹见苏伟同意松了一口气。

  丁天莹捡起地上的档案递了过去。

  苏伟微微挥手道“这个当废纸扔了吧!在五组就这样什么都没有的结果,都不会到我手里。”

  丁天莹想了想就把档案,放到了一边,等着苏伟下命令。

  “发现尸体的人呢?对他们的问话有没有什么线索?”苏伟开口问道。

  丁天莹听了,看向文红。

  文红微微一愣,道“看我干什么。这案子又不是我发现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丁天莹叹息一下道“还没有问话,苏组您要不要亲自问一下,以免我们问话有什么遗漏?”

  苏伟摇头道“别这么那放了,直接把人叫过来吧!”
异兽怪事录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