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寒就这么讨厌她吗?

  她等了他这么久,他什么也不跟她说,一回来就要赶她走。

  高寒心口一抽,痛意在体内蔓延开来。

  他装作关后备箱,强压下心头的痛意,复又转过头来。

  他冷着脸将行李箱送到她面前,“冯经纪,不是说好了照顾到我痊愈,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是啊,她的确这样说过。

  大概是心里太痛了,所以她一直在逃避现实。

  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她接过了行李箱。

  只是在离开之前,她有些话想要问。

  “高寒,那天你答应我去海边,为什么食言?”

  “临时接到任务通知。”

  她红着眼眶笑了笑,她要没看到徐东烈拍的照片该多好,她一定会相信他给的理由。

  “那天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现在要走了,我还是想把话说给你听。”

  “冯经纪,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

  “高寒……”

  “冯经纪,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戒指的事我们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

  就是说以后他们再无瓜葛。

  高寒发动车子准备离去,这一走,他们也许就真的再也毫无瓜葛。

  她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勇气,跑上前抓住了驾驶位的后视镜,使劲拍打车窗。

  “高寒,我喜欢你,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她不管不顾的大哭着喊道。

  而高寒,却始终没有打开车窗,忽地,听得发动机“轰”的一声。

  冯璐璐本能的愣了一下,车子就趁这空档开出去了,一点也没有回头的意思。

  “高寒,高寒……”冯璐璐追了一段,不小心摔倒在地。

  她眼睁睁看着车身远去,泪水模糊了双眼。

  “冯璐璐!冯璐璐!”李维凯快步来到她身边,“你怎么样?”

  冯璐璐怔然转头,看清李维凯的脸,有些诧异。

  她急忙低头抹去泪水,并爬起来站好。

  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失态。

  “李医生,我没事。”

  “你的胳膊和膝盖流血了,跟我回去上药。”

  冯璐璐这才感觉到胳膊和膝盖火辣辣的疼,刚才不小心摔伤了。

  冯璐璐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她强颜欢笑道,“只是擦破了些皮,不碍事。谢谢你,李医生,我回去自己处理一下就行了。”

  李维凯心中一痛,当看着心爱的女人,流着泪,却故作坚强的模样,他觉得自己太无能了。

  “你放心,不麻烦我,这些都是琳达可以做的事。”

  “李医生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冯璐璐的声音略显几分尴尬。

  “没关系,琳达很擅长处理这种伤口。”

  见李维凯这样坚持,冯璐璐也不好再拒绝,只好说道,“那就麻烦琳达小姐了。”

  她跟着李维凯朝医院走去,身影落入远处那双充满伤痛的俊眸之中。

  高寒并没有走远,而是将车暂停在角落里。

  他放心不下她,看她摔倒,他比她还要痛上数百倍。

  她的泪水就像一颗颗钉子扎在他心上,扎得他血肉模糊,痛不欲生。

  他差点破功跑上前,那一刻他唯一想做的事情,是上前紧紧将她拥抱。

  接着,李维凯赶到了。

  他瞬间清醒过来,内心的冲动逐渐平静,如果不能让她好好活着,他的爱又有什么意义?

  也许,这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琳达动作很麻利,几分钟就将冯璐璐的伤口处理好了,而且一点也不疼。

  “谢谢你,原来琳达小姐处理伤口的手法这么好。”冯璐璐客气的道谢。

  琳达微微一笑,“冯小姐是李医生的好朋友,我更要好好对待。”

  她的眼神颇有深意。

  冯璐璐有点奇怪,她只是李医生的病人而已,什么时候成好朋友了?

  可能琳达是误会了吧。

  “李医生人很好,也专业,我觉得病人跟他的关系都应该很好。”她说。

  琳达清澈的美目看着她:“冯小姐,你难道不觉得,李医生对你有点不一样吗?”

  冯璐璐更加莫名其妙:“有什么……不一样?”

  “我觉得他……”

  “琳达,冯小姐的伤口处理好了?”李维凯忽然走进,打断了琳达的话。

  “好了。”琳达倒是不慌不忙。

  “病人资料还没整理好。”李维凯提醒琳达。

  琳达明白他什么意思,随后她一言不发的洗了手,转身离去。

  “李医生,谢谢你,我也该走了。”

  冯璐璐说完也提步离去,一丝说话的空余也没给他留下。

  李维凯不由苦笑,一定是刚才琳达的话吓到她了吧。

  冯璐璐拖着行李箱回到自己的住处,先打开音乐软件,在音乐声的陪伴下,将大半个月没住的房子里里外外彻底打扫了一遍。

  忽然听到一个甜美的女声唱着:“……你给我这辈子永不失联的爱,相信爱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手中的抹布不自觉放下,心头憋着的那口气还是松懈下来。

  高寒真的让她想要追寻一份这辈子永不失联的爱,可惜,没有一片属于他们的星海……

  她应该学着放手吧,失恋只是一件小事,更何况她和他根本还没恋过。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熬过去的。

  这样想着,泪水却不知不觉从眼角滚落……她就坐在窗户前的地板上,听着歌默默流泪。

  再给自己一首歌的时间,来伤心。

  “轰隆隆……”咖啡机运转停下,注入适度的热水,醇厚的咖啡香味立即弥散了整间咖啡厅。

  店员正要往里面加奶泡,被萧芸芸阻止,“你忙别的去吧,这个交给我。”

  萧芸芸抬起头,忧心忡忡的往咖啡馆角落里看了一眼。

  高寒独自坐在那个角落里发呆。

  “来一杯吧。”萧芸芸端上咖啡,没加糖没加奶。

  也许他现在正需要这样一杯苦咖啡吧。

  “谢谢。”高寒尽力勾起一个微笑,仍然难掩眼底的苦涩。

  “你和璐璐难道没有其他可能了吗?”萧芸芸也是着急,“不能当普通朋友那样相处吗?”

  曾经相爱至深的人,怎么可能当普通朋友。

  更何况,他们还是那样深深吸引着彼此,往前多走一步就会沦陷。

  “我会把这件事处理好。”高寒说。

  萧芸芸点头,“别伤她太深,也别伤自己太深。”

  “我没事,冯璐那边拜托你们了。”高寒眸

  光一黯。

  想到她正在经历的煎熬,他的心其实也经历着同样的痛苦。

  萧芸芸点头。

  她陪着他坐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于新都来这儿了,你知道吗?”

  高寒微微皱眉,从记忆里搜出这么一个人来。

  前几天他的确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他的远房亲戚,说于新都来这里参加选秀了,请他多照应。

  这种远房亲戚就是如果不联系,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见的那种,高寒完全不知道是哪一号人物。

  “其实跟咱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萧芸芸说道,“应该算是亲戚的亲戚的亲戚吧,我接到电话时已经够诧异了,没想到他们还给你打电话了。”

  “不过跟咱们的关系倒是不远,小夕前一阵把她签下来了,说照顾也能照顾上。”萧芸芸接着说。

  高寒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照顾人他真不在行,除了对冯璐璐。

  “局里有事,我先走了。”高寒起身离开。

  萧芸芸点头:“常来。”

  她目送高寒离去,心中轻叹,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么相爱的两个人,却没法在一起。

  其实这样的人很多。

  那天,沈越川这样对她说。

  能够找到自己爱的人,对方正好也爱你,其实不难的,难的是这样的两个人可以一辈子在一起。

  “那我岂不是很幸运?”萧芸芸扬起美目。

  “我也很幸运。”沈越川深情的注视着她。

  回想那一刻,萧芸芸的心头还是充满浓浓的幸福感。

  哎,如果这种幸福感可以分一点给璐璐和高寒,该有多好。

  夏天来了。

  清晨的阳光已经十分明媚灿烂,街头随风翻飞的碎花裙角、五彩衣裙,无不为夏花繁锦增添色彩。

  冯璐璐已经将全年的假期休完,今天正式回到公司上班。

  “洛经理,冯璐璐向你报到。”来到公司第一件事,是跟洛小夕打卡。

  洛小夕微笑的打量她,精气神的确好了很多,虽然只是礼节性的淡妆,已然是光彩照人。

  “没事了?”洛小夕问。

  冯璐璐摇头:“忘掉一个人没那么容易,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工作还是要干。”

  她在家中像林黛玉似的哀哀戚戚,可没有一个贾府供她吃饭穿衣看医生租房啊。

  她能这么想,洛小夕总算稍稍放心了。

  “璐璐,我前不久签了一个新人,给你带好不好?”洛小夕将一份资料递给她。

  冯璐璐打开资料,一张美少女的脸映入眼帘,名字一栏写着“于新都”。

  “我知道她,在选秀综艺里暂时排位第九。”

  虽然名次靠后,但凭借直率的性格、高颜值的脸和172的身材,在众多选手中非常抢眼。

  “公司有一个思路,让她和慕容曜炒。”洛小夕说道。

  冯璐璐皱眉,“如果让我带,我不想要这样。”

  她挺讨厌炒这一套的,什么时候,感情变成了炒作手段?

  也许感情越来越不值钱,就是从某个人发明炒开始的吧。

  “你跟我果然想的一样,”洛小夕笑道,“我准你做出其他的方案,给你两天时间够不够?”

  “一个星期。”

  “好,我等你。”
陆少的暖婚新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