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和粉丝们打个招呼,聊一聊自己的创作心路,以及云深不知处这个马甲的由来。

  稿子有专门的人写,而且加起来其实也就五句话。郝云看了一遍之后,觉得没问题,很快便配合孙小藤搞定了这个不到半分钟的视频。

  对于这件事情,孙小藤相当的热心,那股热情一如当初帮林蒙蒙在剧组里忙前忙后时一样,看得出来她是真正地热爱着这份工作。

  想到这里,郝云心中也是不禁有些感慨。

  要说这半年来,他感觉变化最大的也就是孙小藤了。

  还记得最初见在人才中心见到她的第一面,她还是一个害羞腼腆、做事儿冒冒失失、患有抑郁症的可怜孩子。

  而现在,经过了半年的工作,重新找到人生价值的她,已经蜕变成了一名开朗、阳光、有能力的五好青年了。

  这其中的改变,还真不是一点半点!

  相比之下,他的另外两名卧龙凤雏大将倒是一点变化没有。李宗正还在梦想着打造一款能被列入艺术殿堂的游戏作品,林君对风险和收益的取舍还是那么的让人难以捉摸透。

  不过咋说呢,瑕不掩瑜吧。

  这世上本就没有完美的圣人,他也从来不会用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别人。眼里容不下一颗沙子的人往往会变得尖酸刻薄,生活也不会快乐。

  至少从结果而言,目前公司的发展是蒸蒸日上,越来越好的。

  对于他这位云梦集团的老总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

  ……

  晚饭时候。

  郝云坐在桌前吃饭,老娘忽然拿着手机过来,脸上的笑容绽放的像花儿一样,戳了戳儿子的胳膊说道。

  “云儿,这歌是你写的?”

  郝云瞅了一眼屏幕,是微信,群名相亲相爱一家人。视频的水印是围脖上的,转发视频的是他二舅妈。

  看到这儿,他的眉头顿时狠狠抽动了一下。

  淦。

  咋现在老年人都玩围脖了?

  至于群里刷屏的消息,郝云不太想细看,猜也能猜到都是些什么内容。

  由于老家离得远的缘故,以前也发生过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导致他们家和两边亲戚走得都不是很近,上大学才买手机的郝云更是连群都没加,一直是他老娘在群里和亲戚们唠嗑。

  “是啊……”

  “你啥时候还会搞音乐了?”

  满脸写着不敢相信这四个字,郝宥才瞪大了眼睛看着儿子继续说道。

  “我还记得你小时候说想去学吉他,我给你在少年宫报了一个学期的班,结果老师教了没两天就和我说你五音不全,不是学音乐的料。你啥时候学会的?”

  咋说呢。

  郝云倒是记得这件事情,当初他是为了回忆起前世的那些大火的流行歌,才嚷嚷着想学乐器,结果最后发现怎么都想不起来,于是也就放弃了。

  他倒是觉得自己并不是没有音乐天赋,最多只是没坚持下去而已。

  幽幽叹了口气,他夹了一片红烧肉塞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说我五音不全,于是我痛定思痛,痛下决心,苦练技术,然后就会了……好了,咱还是不说这事儿了,我本来也是玩票才录的歌,你们就当我天赋异禀好了。”

  不管老爹老娘信不信,反正别人问起来,他也只能给出这个解释了。

  总不能说,爷其实来自另一个世界,这些东西都是从那个世界看来的吧?

  不说有没有人信,郝云觉得自己要是不被当成神经病,那只能说明对这些话信以为真的那个人,脑洞得比自己的还要大了……

  就在郝云因为一首歌而上了热搜的时候,云梦集团旗下的几款游戏也是借了郝总的东风,销量与日活齐飞,跟着火了一把。

  根据某财经媒体的评估,虽然郝云在音客网上传的这首名为《千古》的单曲,没有给他带来一分钱的收入,但由于这首单曲而引起的一系列流量连锁反应,却为云梦集团创造了至少两亿元的直接或间接价值。

  与此同时,相对于春风得意的云梦集团而言,洛河文化的老总杨洪发最近就没那么开心了。

  原本《江湖萌侠传》的发行遇冷便让公司的财政状况陷入危机,被收购的友商在这个节骨眼上更是毫不客气地落井下石,来他这儿挖墙脚。

  正在研发新项目的开发团队被挖去了一大半,甚至就连公司的副总也跳槽了。

  杨洪发已经彻底成了光杆司令,剩下的那些人除了会领工资之外,根本无法为扭转现在的局势贡献一丁点儿帮助。

  “这该死的云梦集团……”

  竟然终止收购了!

  妈的!

  狠狠一拳捶在了桌子上,杨洪发气的浑身发抖。

  毫无疑问,墨翡轻语突然拿出这么多钱来他这儿挖人,必定是受母公司云梦集团的指使。

  否则的话,以他们的财政状况别说是挖人了,就连给现有的那些员工发工资都未必够!

  想着账上剩下的那些资金,还有那因为员工跳槽而彻底陷入停滞的新作,杨洪发那怒不可遏的情绪渐渐,转变成了看不见未来的绝望。

  难道除了申请破产保护之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哪怕两千万也好啊……

  哦不,一千万也行!

  想着之前的那封收购邀约,杨洪发心痛的就像在滴血。

  如果上天给他一次后悔的机会,他一定会好好的把握住。

  然而……

  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杨洪发陷入绝望的时候,从热搜上看到郝云名字的柳清风,这会儿正被气的血压飙升,食指颤抖。

  截止到目前为止,游戏岛已经连着发了10来篇关于云梦游戏的黑文了。

  甚至于为了让郝云认识到自己在业内的影响力,老老实实的把“保护费”交上来,他还不惜自掏腰包的雇佣了一大批黑粉,接替了洛河文化未完成的事业。

  之所以做到了这一步,其实也是源于他内心深处的恐惧。

  是的。

  他其实也在恐惧着。

  恐惧着游戏行业的未来,已经没有属于他的一席之地。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早些年游戏少,是玩家们找游戏,而不是游戏们找玩家。

  作为游戏业界的门户网站,游戏岛当初所拥有的地位,大概就类似于早些年搜索引擎在互联网行业的地位一样。

  交了钱的厂商,就能在玩家的面前大量曝光。而那些没交钱的厂商,不但得不到正面的流量推广,反而会被写进文章里作为反面例子调侃,成为吐槽的话题,直到被榨干流量价值之后扔在一边,并成为游戏岛在业内江湖地位的证明。

  就像古时候那些挂在城墙上震慑宵小们的人头一样。

  然而现在,玩家们可以选择的产品越来越多了,接收信息的渠道也越来越广。

  游戏岛对于玩家们而言不再是必需品,甚至于因为那些“老玩家们”高傲、排外的嘴脸,彻底败坏了游戏岛在新玩家群体中的路人缘。

  就如同云梦游戏取得的成就一样。

  随着英雄杀和恋与制片人两款游戏双双爆火,柳清风忽然发现,自己和自己所赖以为生的环境,已经被边缘化成了一座孤岛。

  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他的双眼喷射着怒火,咬着牙,孤注一掷——或者说拼死一搏地操起键盘,写下了第n 1篇关于云梦游戏的黑文。

  在文章中,他如是写道。

  【通常而言,我们专业人士给游戏打分,会从玩法,剧情,画面,音乐这四个维度出发,给予一部游戏最真实的评价。】

  【严格意义上来说,云梦游戏从来都没有生产过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游戏,不管是2048还是魔塔,新奇的游戏玩法并无法掩盖其在内容上的空洞,与内容创作上的乏力。】

  【这根本不是一家游戏公司,他们贩卖的产品中没有任何梦想可言。而他们所做的一切行为,都是在扼杀游戏界的明天。等着瞧吧,以后再也没有人用心做内容了,我们只需要玩那些玩法讨巧的小游戏就好了。】

  【恕我直言,做出这些游戏的人,跟不配称之为游戏设计师!】

  【根本不配!】

  写到最后,柳清风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事实上这也是绝大多数玩家们的感觉。

  原本柳主编在游戏岛的老玩家们的心目中还是有些咖位或者说影响力的,不少人直到今天都还是他的拥趸,将他的意见视作是行业的风向标。

  然而看到这篇文章,不少人心中都生出了同样的想法。

  这家伙该不会是疯了吧?

  事实上柳清风确实是有点疯了,不过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恰好被李宗正给看到了。

  本来李宗正都已经无视了这家伙的,毕竟事实已经证明,游戏岛上的节奏根本影响不了云梦游戏什么。

  然而,当看到最后两行,这家伙居然喷自己不配当游戏设计师之后,李宗正整个人顿时火了,一拍桌子站起身,把云梦游戏的高层全都叫到了会议室来。

  “有人说咱们不会做剧情。”

  满脸怒容的环视了一圈一脸懵逼的高管们,李宗正停顿了片刻之后,挥着拳头,用激动到几乎走了音的语气说道。

  “咱们这就给那帮孙子们瞧瞧,咱不只是在玩法上引领整个行业!”

  “就算是所谓的内容,所谓的剧情——”

  “也牛逼的这帮孙子高攀不起!”
高人竟在我身边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