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日常 第240章 春寒

小说:清穿日常 作者:多木木多 更新时间:2018-07-01 转码源网站:999文学正在进行转码阅读,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隆科多请喝茶的地方是个民宅。

  刚到地方还没下马,四爷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这种地方他听说过,养着一班私妓迎来送往,叫人恶心。

  他不肯下马,叫守在宅子门口等人的随从把隆科多喊出来。

  随从急的没办法,他倒是想扑上去抱着四爷大腿哀求,可四爷身前身后都有带刀侍卫跟着,个个膀大腰圆不说,腰里都带着刀呢。他扑上去那就是人家手里的小鸡崽子,人家说捏就捏死了。而且死了也白死。

  隆科多听说四爷来了,久等不见人进来,出来找就看到自家随从哭丧着脸,坐在马上的四爷一脸的嫌恶。

  他就大笑道,“老四啊,你还真是没趣啊!得了,咱们不在这里喝了,到外头找个店去。”

  叫人把马牵来,他上马与四爷并行,身后也跟上来一群侍卫。四爷扫了一眼,见隆科多今时今日带在身后的侍卫也有十几个了,不知是他想摆排场,还是真的怕被人下黑手。

  皇上的念头没人猜得着,进过南书房与皇上说过话的大人们出来后也是锯嘴葫芦。

  四爷心里有数,就是京里的人心里也都有数。但因为大家都猜着了,反而无人敢开口,别说打听了,在心里转一圈都害怕。

  皇上想废太子,这是在打探京里人的态度呢。

  什么时候皇上十拿九稳了,太子和十三的下落就能知道了。在这之前,四爷就算再担心也只能按捺下来,静心等待。

  在这种情形下,不管太子与十三在哪里押着,由谁看管,都逃不过九门提督隆科多的眼睛。这也就不奇怪他为什么出入都带上这么多人了。

  四爷就对隆科多叫他出来喝茶的意图更不解了。

  此时他不说韬光养晦,最好能跟京里所有阿哥都保持距离,还特意请他喝茶。

  他到底是安的什么心?

  四爷的脑子里从接到隆科多的信起就转了不下几千个念头了,不能不来,可来了也不安。

  等找到茶馆,两人都坐下,茶博士送上茶来,再挥退其他闲人。

  四爷就等隆科多说出来意了。

  隆科多端起茶喝了一口,叹道:“外头的茶就是不地道啊。”

  四爷也喝了一口,没喝出什么滋味来,道:“外头茶馆里能有什么好茶?舅舅也太难为他们了,这就是个解渴的东西。”

  隆科多拍马屁道:“还是四爷有见识,我就是个俗人。”说完就对他的随从喊,“赏那个茶博士!说他的茶侍候的好!”

  随从赶紧去了,茶博士接了赏,想过来谢恩被随从拦住了,就在远处跪下冲着隆科多磕了个头。

  喝了半碗茶,隆科多还是没说出来意,四爷也不催他,心里再急,面上还是云淡风清的,一副入神的样子听起了茶馆里的书。

  下午这个时候有钱人都在家里歇晌呢,茶馆里坐着的都是闲汉。

  说书先生就挑了一段‘老地主的小妾勾引长工’的书说得绘声绘色,下面的闲汉听得口舌生津,不住的叫好。

  隆科多没想到这样的书,四爷也能听得津津有味,下面大堂里的闲汉一个劲的喊‘小树林’,‘柴房’,‘老地主家的账房’来替小妾和长工的偷情出主意。

  说书先生另辟蹊径,把小妾和长工的偷情地点选在了老地主歇午觉的窗户底下。就是现在的时辰,老地主在屋里打着呼噜,小妾和长工躲在窗户下的假山洞里,你来我往好不快活。

  四爷听得发笑,心道要是素素听到这一段就该说‘谁家窗户下头有假山?那不挡光吗?’。

  隆科多看这都听笑了,试探的说:“四爷?这段您听着好?”

  四爷回神,端茶道:“马马虎虎。”

  隆科多盯着他这便宜侄子看,心道瞧着是个道学,没想到心里头还挺活泛的。这种书都能听入耳,可见不是个难相处的人啊。以前是他看走眼了。

  他就笑道:“四爷要是喜欢,我府里养着一个说书的先生,那说的才叫好!明天我就把人送到四爷府上去!”

  四爷连忙推辞,隆科多不答应:“何必跟我客气呢?咱们是一家人,我这当舅舅的还不能给自家侄子送个奴才使唤了?”

  四爷没法子,心里膈应了下还是答应了。

  隆科多高兴了,叹了声:“要是我姐姐能看到你现在就好了。”

  四爷最烦人提起孝懿皇后。无他,孝懿皇后养过他不假,但自他懂事后,提起这个的人都是意有所指。时候长了,他再感念孝懿皇后养育他的恩情,也不愿意挂在外头叫人频频提起。

  碰上隆科多这样的人就更是让人不快。

  隆科多提起孝懿后,意味深长的看着四爷道:“怎么说我跟四爷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舅舅自然是站在自家人这边的。”

  这话说完,两人再也没有话说了。隆科多喝完杯子里的茶就先告辞了,四爷还在茶馆里多坐了一刻,只是说书先生再说的他已经听不进去了。

  第二天,一个小官就送来一个说书先生,还带着身契和侍候她的丫头。四爷叫人查过后,这小官跟承恩公府和隆科多都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就是这说书先生的来历也清白干净。

  他交待道:“平时不要让她侍候府里的主子们,等来客人再叫出来。”

  苏培盛道:“奴才记下了。”

  隆科多的话是叫四爷心绪不稳了几日,可摆在眼前的事仍然是十三。至于十三怎么会跟太子的事缠在一起,更是叫四爷怎么想都想不透。

  只能等十三出来后再问他了。

  十四福晋完颜氏在十三爷府门前下了车,十三福晋兆佳氏的奶娘立刻迎上来了。

  “你们主子病得怎么样了?”听说兆佳氏过完十五就病了。完颜氏知道是因为十三爷一直没消息的事,可这里头的水太深了,她一开始也只是叫人送些药过来,或者叫心腹来看望一二。

  今天来是听说兆佳氏病得连她亲六姐都拒之门外。

  十四爷就叫她过来看望一下。

  “怎么说我跟十三哥在宫里也是好兄弟,不能出宫了反倒疏远了。”十四爷道。

  完颜氏心道我信你才有鬼呢。

  不过他一直催着,她也递上帖子到兆佳氏这里,以为必定会被客客气气的打回去,不想兆佳氏真的接了帖子,还请她到府。

  完颜氏只好来了。她明白兆佳氏是‘病’急了,病急乱投医,见着一个人就想拜菩萨。她跟十三爷还没一个儿子呢,要是十三爷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难道要她日后看瓜尔佳氏的脸色过日子?

  瓜尔佳氏膝下一子一女,虽然还未进封侧福晋,可十三爷要是真没了,看在小阿哥的份上,兆佳氏就会被逼着送请封折子了。

  虽然完颜氏膝下有个儿子,但十四爷前头的一子一女也都不是她的肚子里出来的。半是同情,半是同病相怜,想起当时二阿哥没落地时她的不安,她就能理解兆佳氏现在的处境了。

  比她当年更可怜的是,十三爷现在是生死不明。

  一见到她,兆佳氏的眼泪就下来了。

  她病得躺在床上,人都瘦成了一把骨头。完颜氏都惊呆了,扶着她道:“你怎么病成这样了?”还以为她是装的呢!

  兆佳氏连哭带急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奶娘和丫头们立刻端铜盆拿漱口水,忙乱了一通后,兆佳氏总算是能平静说话了,叫其他人都下去,拉着完颜氏的手哽咽道:“总算能在最后见见你……”

  完颜氏马上连呸好几声:“你就不会说点吉祥话儿?哪里就成这样了?”

  兆佳氏摇摇头,靠在枕上又是一通泪流,道:“那边天天该吃吃,该喝喝,她是有指望了不着急,我……要是我们爷一没了,我这辈子还有个什么奔头?”

  完颜氏拿手帕替她拭了额头上的虚汗,道:“你去找人了吗?四下打听了吗?不是听说十三伯跟四伯好,你没去他们府上试试?”

  十四爷交待她一定问清楚这个。

  兆佳氏也不藏私,点头道:“去了,四伯和四嫂待我好,只是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我叫人去了几次,都没打听出来。”

  完颜氏叹气,想了想悄悄对兆佳氏道:“其实我们家爷也不知道,他还想叫我在你这里打听呢,以为四伯会有办法。”她这也算是待兆佳氏十分诚恳了。

  十四爷不知道,几乎就能确定八爷那一拨的人也是没头苍蝇。

  完颜氏本来就不乐意替十四爷做这种背地里打探的事,又看到兆佳氏如今的情状,一时可怜她就说了。

  兆佳氏感激的点头,完颜氏倒不好意思了,借喝茶掩饰。

  过了会儿,她对完颜氏道:“四伯真说不行?”

  兆佳氏迟疑的摇摇头,道:“我没亲见四伯,是跟四嫂说的。”

  完颜氏道:“要不,你去求求四伯府上的李侧福晋试试?备些好礼,说不定她那里能说通呢?”

  兆佳氏有些犹豫。当时她也想转投庙门,把四爷府上的菩萨都磕一遍。可惜已经求了四嫂,再转头求李侧福晋,她也怕弄巧成拙。

  今天完颜氏一提又叫她心思活动起来。

  完颜氏也明白她的为难处,十三爷跟四爷府上交好,兆佳氏自然要跟四爷府上的女眷交际,挑哪头为大就要选好了。没有两头靠的道理。

  “反正你也只是求她办事,又不是日后就认她,不认四嫂了?咱们银货两讫,只是一锤子买卖。”完颜氏道。

  说得轻松,兆佳氏苦笑道:“人家也未必就缺那点银子。”

  完颜氏叹道:“我又何尝不知道?不过是个理由罢了,到时倚仗的还是四伯和十三伯的情面,只要四伯愿意帮忙,什么由头不要紧。我再给你出个主意,这事你我都不好出面,托个能跟李侧福晋说上话的人。这样也免得你在四嫂跟前为难。”

  隔了几日,李薇就在纳喇氏那里收到了兆佳氏的礼物。

  “怪不得你会主动给我下帖子呢。”李薇拿着礼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是因为看在纳喇氏难得送一次帖子的份上,她才会来的,结果原来是受人之托。

  纳喇氏有些尴尬,她本身不是很会说话的人,自从说话常得罪人后,在外人面前就很少开口。何况这次又有些理亏。

  她道:“十三福晋大概也是怕送到府上惹四嫂生气吧。”

  李薇扶额,这话叫她怎么接?

  福晋就算可能会生气,也不能直说啊!

  她呵呵道:“哪有,我们福晋跟十三福晋可好了。”

  然后两人看着那份十三福晋的礼物冷场了。最后李薇只能匆匆告辞了,纳喇氏帖子上说的请她看戏只能等下回了。

  带着礼物回府后,她直接叫人送到四爷那边去了。十三福晋所求无非是十三爷的事,过完年了人还没有消息,十三福晋只怕都快急疯了吧?

  四爷过来时,她正在托腮脑补十三福晋如今的情况,他道:“你今天下午不是去老七那里了吗?怎么带着十三福晋的礼物回来了?”

  李薇把十三福晋托纳喇氏的事说了,起身侍候他换衣服,道:“现在十三爷府上只怕是快要急疯了吧?”

  四爷沉重的叹了口气,坐下握着她的手说:“是啊。过两天,你去看看十三福晋吧。”

  叫福晋去,当嫂子的去看小弟妹这姿态就太低了。李薇也不是头一回干这个,打听清楚十三福晋从正月十五后就是一直闷在府里养病,甚至新年第二天,永和宫就叫她在府养病了。

  “真的?”李薇震惊道。

  玉瓶也是刚打听出来,点头说:“赵全保打听的,外头人猜说是十三福晋在永和宫里失仪了,娘娘才叫她回府歇着呢。”

  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李薇心情格外的复杂。虽说她一直不想在过年时进宫受罪。但能进宫而不想进,和能进宫却不叫进是两回事。前者是自在,后者是受辱。

  十三爷才失踪不到两个月,京里的人不说多着急,反而都开始落井下石了。

  “永和宫……”她叹了声,没把话说完。

  永和宫也太叫人心凉了。

  娘娘往年待十三福晋是跟十四福晋一体对待的,从来不见冷落。明知道如今十三福晋就差个能进宫见人的机会,好多求求人能把十三爷从目前生死不明的情态里捞出来,一句‘回府歇着’就把人的希望给生生掐断了。

  玉瓶在跟前侍候着,听到了她的感叹也没说话。永和宫到底不是她们能说嘴的地方。

  李薇也只是一时想到这里。再说她也替人担心不着,不说永和宫待十三福晋的冷漠,就是四爷能不能帮上忙,她都管不到。

  她能尽的只是人事,去安慰安慰十三福晋而已。

  四爷说的是过两天,她就花了两天叫人准备礼物。十三福晋病了,当送的自然是药材,还有能祈求身体健康的吉祥物——她带了一面葛迥寺进上来的唐卡,上面绘着色彩鲜艳的佛像。

  准备充分了,她给前头报备过,再跟福晋打声招呼,坐上骡车就出门了。

  乍一见到十三福晋,她都惊呆了。人都瘦成一把骨头了,脸色在屋里看着青中透白。

  李薇不敢叫她下床迎接,上前几步扶住了。真没想到十三福晋对十三爷的感情这么深。

  “嫂子……”兆佳氏一双眼睛都哭肿了,一见她又流下泪来。

  “赶紧坐着吧,我就是听我们爷的来看看你。”她送上礼物,只是十三福晋这会儿只怕根本不在意这些东西。

  兆佳氏道过谢,叫人把礼物拿下去收起来,靠在枕上道:“我这样叫嫂子见笑了。”

  李薇道:“你这样下去怎么行?先把身体养好了,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十三爷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兆佳氏不想听这些安慰的话,握着她的手只是一个劲的默默掉泪,气氛沉重的叫人喘不上气来。

  四爷肯叫她来,就是没打算放弃十三。何况李薇自认没造成什么影响,十三爷发迹是在雍正朝,这会儿还早呢。

  她悄悄对兆佳氏道:“你这样可不行,等十三叔平安回来,你就打算叫他看你现在的样子?”

  兆佳氏立刻紧紧握住她的手,眼睛亮的就像绝症病人听说医生拿错病例一样,想相信又不敢。

  李薇拍拍她的手,道:“有我们爷在呢,你只管放心,十三叔一定能平安回来的。”

  兆佳氏好不容易听到有个人肯跟她说十三没事了,到现在她托了多少人,跑了多少府里,听到的都是含糊其辞。她之前在四嫂那里打听,四嫂说的也是皇上英明,自有公断。四伯也一直在打听着云云。

  今天,李侧福晋说的就肯定多了。听话听音,兆佳氏几乎是听完就一块大石落地了。李侧福晋说的这么肯定,四伯那里肯定有转机了!

  兆佳氏激动的紧紧拉着李薇的手:“谢谢,谢谢嫂子……”

  李薇被她吓得都开始心虚了,硬撑着坐了一刻钟就叫她好好休息,好好养病,她日后再来看她。

  回到府里还没来得及压压惊,四爷到了。

  听她说完,四爷哭笑不得:“你倒是真对你家爷有信心。”

  他自己都没这么大的信心,十三现在被皇上放到哪里还是一点都打听不出来。素素对他的信心倒是一直都很足,在她心里,他大概是无所不能的。

  他握着素素的手,把她拉到身边坐下:“你真的这么想?”

  李薇肯定的点头,时间会证明一切。

  “好吧。”四爷搂着她叹笑。

  二月初,冰融雪消。

  皇上已经有很长时间不见人了,今天一大早就叫四爷进宫。传旨的太监来的时候,四爷和李薇正在用早膳。

  他一听就放下筷子,叫人端水漱口。

  李薇赶紧叫人拿厚斗篷和羊皮靴子来,别看现在的太阳天天这么大,化雪的时候才最冷呢。一堆人侍候他把衣服换上,她拿着羊脂给他脸上涂了一层。

  四爷抹了下脸,笑道:“你这是把爷当成弘时了?还怕爷的脸被吹皴了?”

  还有心情笑,可见他也盼着皇上接见很久了。

  他道:“中午晚上都未必能回来,你在府里就不必等我了。”

  “要是忙到晚上,叫车去接你吧?”她问道,“晚上就不要特意骑马回来了。”

  “都依你。”他道,匆匆走了。

  一路进了宫,却在南书房门口看到了老八。

  八爷看到他就过来含笑行礼:“四哥。”

  他点点头。本来的好心情在看到老八后就没了。

  两人站在外头都不说话,垂首等着里头皇上叫进。太阳高高的悬在天上,晒得人眼都发花,地上都晒得一片白。可天还是冷的,比之前阴天、下雪时还要冷,冷到人的骨头里。

  四爷以为南书房里的是哪位大人,等直郡王出来喊他们时,他才知道原来是久不出府的直郡王。

  看老八也是没想到。

  直郡王看起来更瘦了,眼神却发亮,亮得吓人,像冬天荒野里的饿狼。

  四爷和八爷拱手行礼,喊大哥,直郡王点点头:“进来吧。”

  进去见了皇上,榻上的皇上也叫四爷吓了一跳。

  离新年大宴上也才过去了半月余,皇上却更瘦了,而且在屋里烧着炕,地上还有火盆,皇上在榻上坐着却盖着狼皮被子,抱着手炉,还要戴着皮毛围脖。

  “老四,老八来了,都坐吧。”康熙指了下榻前。

  陈福亲自搬了两个墩,还上了茶,就是没有小几放茶碗,四爷和八爷只好都端在手里。

  康熙先指着四爷:“老四,先把你手上的差事给老八。”

  四爷见到八爷时心里已经有数了,失望归失望,也不算是毫无准备。他与八爷一道跪下谢恩。

  康熙喘了下,好像现在说话已经有些费力了。

  他又指了下直郡王:“一会儿跟你大哥一道去办差。”

  是什么差事,皇上没说。直郡王对四爷点点头,这就起身离席告退了。四爷只好连忙跟上。

  等出了南书房,他想问问,直郡王却一直快步走在前头,没给他机会。

  出了宫门,却看到等在宫门处的隆科多。他坐在马下对直郡王和四爷拱拱手:“二位爷,咱们这就走吧。”

  三人一路上都没说话。四爷隐隐猜到了,握缰的手心里都冒了汗。现在看起来,隆科多就是一直看管太子与十三的人,直郡王……应该在他来之前,皇上已经告诉他了。

  等到上驷院,四爷的脸色都变了,下马时人都是恍惚的。

  院中外头还有几匹马,苏拉太监一般腌臜的跪在道边。越往里走就越静,渐渐的侍卫就多了,最里头甚至一边站了四个带刀侍卫。

  在一处马厩前,搭了一副简陋的毡帐。

  隆科多笑嘻嘻的上前,毫无恭敬之意的拿刀柄挑起帐篷帘子,笑道:“太子爷,出来吧?”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晚安,明天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清穿日常,清穿日常最新章节,清穿日常 999文学
可以使用← →快捷键进行快速翻页
全本小说推荐:琴帝雪中悍刀行黄金瞳最强弃少长生不死惟我独仙佛本是道异界全职业大师张三丰异界游冒牌大英雄重生之贼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