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拦住他!”

  看着迎面走来的慕九凌,无极宗主再次下达命令。

  没有人敢动手,毕竟谁都知道,拦截慕九凌会遭遇何种下场。

  “我说了,给我拦住他!”

  无极宗主怒吼,从来没有修士敢于违抗他的命令,多少年都是如此。

  可是此时此刻,无极宗的修士竟敢抗命,让他这个宗主的颜面放在哪里?

  因为慕九凌的原因,他已经被搞得颜面尽失,如今门下修士抗命不遵,让无极宗主立刻陷入暴怒的状态。

  “抗命者,死!”

  无极宗主怒吼一声,敢于不听从自己的命令,同样别指望活命。

  此时抗命求活,过后一样得死!

  面对无极宗主的威胁,收到命令的一群修士咬紧牙关,同时对慕九凌发起了攻击。

  攻击倾尽全力,纯粹是在赌运气,希望慕九凌扛不住众多修士的同时攻击。

  结果就见眼花缭乱的攻击,全部悬停在慕九凌的三丈之外,顷刻间土崩瓦解。

  “不好!”

  看到这一幕景象,参与攻击的无极宗修士们,同时升起不祥的预感。

  没有半点儿犹豫,立刻转身逃离。

  结果就在下一瞬间,各种各样的攻击破坏效果,出现在这些修士的身上。

  使用火焰攻击者,被焚烧成灰,使用兵器法宝攻击者,被寒芒斩成肉泥。

  总共几十名修士,在无数宗门修士的注视下,同时丢掉了性命。

  “果然如此!”

  看到这一幕惨烈景象,没有谁再怀疑慕九凌的能力,确认攻击他的修士必死无疑。

  挡在慕九凌面前的无极宗修士,下意识的闪避到远处,只因靠近慕九凌同样会死。

  “混蛋!”

  无极宗主面容扭曲,看着无人敢阻的慕九凌,已经临近失控的状态。

  他从来不曾如此愤怒,也从来不曾如此的郁闷无助,面对一名蝼蚁般的小修士,竟然被逼得束手无策。

  抬头看向天空,他知道罪魁祸首就在那里,但却根本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单单一个慕九凌,就已经让他焦头烂额,若是在牵扯上灵极界修士,估计会彻底乱作一团。

  最明智的选择,就是先解决了慕九凌,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不知哪位道友,愿意替我阻挡一下这名狂徒,此事过后必然会有重谢?”

  无极宗主看向四周,试图向其他宗门修士求助,想看看这种诡异的能力,是否只针对无极宗的修士?

  只是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宗门修士纷纷闪避,没有谁愿意冒这个风险。

  心里还在暗暗咒骂,无极宗主臭不要脸,竟然想让别人帮忙背锅。

  这种作死的事情,傻子才会去做。

  看到这些宗门修士的反应,无极宗主丝毫不觉意外,转头看向远处的那些散修求道者。

  “谁愿帮我拦截这狂徒,就可以直接加入无极宗,成为内门的弟子!”

  无极宗主许下丰厚的承诺,同时悄悄施展术法,勾起这些求道者的贪欲。

  手段虽然卑鄙,却有立竿见影的功效,始终被无视的求道者们,开始接二连三的冲了上来。

  “让我来试试看!”

  “哪里来的小贼,敢在无极宗门口如此嚣张,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内门弟子非我莫属,小贼给我纳命来!”

  在宗门修士冷漠的目光注视下,自不量力的求道者们,如同飞蛾扑火般冲向了慕九凌。

  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犹如战场上冲锋的炮灰,最终的下场其实已经确定。

  相比那些宗门修士,求道者的下场更加凄惨,在冲向慕九凌的过程中,全都悄无声息的化作了灰烬。

  千里迢迢赶来求道,不但没机会进入山门,甚至连尸体都没有剩下。

  一群求道者的死亡,没有掀起半点儿波澜,却让宗门修士们确定了一件事。

  慕九凌的这种能力,根本不挑人群,就是纯粹谁碰谁死!

  “驱使战兽,继续攻击!”

  无极宗主再次下达命令,这次试探的对象变成了战兽,显然到现在依旧还不死心。

  命令下达的同时,就听山门当中传来兽吼,各种各样的战兽被释放出来。

  因为大战将临,无极宗的战兽都被调集到一起,随时都可以投入战场。

  它们在修士的趋势下,直奔慕九凌而去,途中不断发出凶厉的嘶吼。

  相比宗门修士,这些战兽更加忠诚,根本不会因为恐惧而逃避。

  可战兽依旧有智慧,对于危险的感知更加敏锐,在靠近慕九凌的那一刻,战兽的嘶吼立刻变成了哀嚎。

  听到这凄厉的哀嚎,操控战兽的修士面色一变,就要控制着战兽停止冲锋。

  “不许停,给我冲上去!”

  无极宗主厉声吼道,虽然战兽的价值远高于普通修士,但是试探的结果更加重要。

  操控战兽的无极宗修士,只能咬牙驱使着心爱战友,继续冲向慕九凌。

  熟悉的一幕景象,再次出现在眼前。

  那些哀嚎的战兽,接连不断的倒在地上,没有半点儿挣扎的直接毙命。

  “嘶……”

  观战的宗门修士,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接二连三的尝试,都是让人绝望的结果,果然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奈何得了慕九凌。

  无极宗主的测试,同样给了慕九凌足够信心,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

  “来啊,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施展出来啊!”

  慕九凌看向无极宗主,脸上的表情满是嘲讽和挑衅,脚步却变得越来越快。

  他降落的地方,是无极宗的山门广场,距离山门大约一百五十丈。

  这一路不断遭遇阻碍,所过之处遍地横尸,但是期间从来没有停止前进。

  当越过一堆战兽的尸体后,无极宗的山门,就在慕九凌的眼前。

  其他宗门的首领,已经闪避到一旁,明显是不想体验慕九凌那种可怕的能力。

  “给我关闭宗门,看他怎么进去!”

  到了这一刻,哪怕是会丢人,无极宗主也要下达这屈辱的命令。

  确实没人敢于阻拦慕九凌,也没有人敢于对他发动攻击,但是完全可以封闭山门,让他无法进入其中。

  无极宗的符文法阵,拥有自动反击的效果,慕九凌若是强行触发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守护宗门的符文法阵,威力恐怖至极,轻易就能摧毁一座山峰。

  哪怕是无极宗的太上长老,都不敢硬抗符文法阵的攻击,只因杀伤力实在太过可怕。

  一名实力低微的修士,就算是拥有诡异的能力,又岂能扛住符文法阵的攻击?

  猜到了无极宗主的想法,宗门修士们纷纷闪避到一旁,心里带着几分无奈和期待。

  他们奈何不了慕九凌,可若是选择避开的话,慕九凌同样也会束手无策。

  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被逼出此下策,希望无极宗的防护法阵能够起到效果。

  此前一番泣血誓言,让慕九凌根本无路可退,就算是山门挡在眼前,他也必须要硬着头皮冲上去。
我在异界有座城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