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想法

  赵景提前回京,谢昭自然是高兴的,她吩咐宫人准备热水跟他喜欢的食物。

  回宫后,赵景先去给太后请安,这让太后十分高兴。

  哪怕没能将他留下来用膳,又知晓他去了凤鸣宫,也无半分迁怒。

  “瘦了许多。”赵景沐浴时,谢昭就在身旁陪伴,“要不要帮你擦背?”

  “你坐着就好。”赵景摇头,他不需要任何人伺候,只想跟谢昭待在一起,“最近没睡好吗?”

  “是有点。”抬手轻抚眼下,谢昭点了点头,她最近总是做梦。

  或是梦到兄长们战死,又或是梦到父母去世,就连前世盛着赵景的棺椁都梦到过许多次。

  “太医怎么说?”赵景皱起眉来。

  “不怪太医,他们给开了调养的方子,连我娘都想了法子,可我还是睡不好,”嘴上说着,谢昭打了个哈欠,竟然有了困意。

  “累了吗?我陪你一起躺着。”赵景扯过一旁的浴巾,从浴桶里起身。

  “你还没用膳呢。”谢昭抬眼看他。

  “我不饿。”将谢昭扶起,他陪着她一起往内室走去。

  “可我饿了。”有孕后,谢昭的胃口确实比过去大些,但赵景回宫之前,她曾用过东西。

  虽然眼下有些困倦,可她并不想赵景饿着肚子陪她,看得出来,为了尽快赶回京中,赵景吃了苦。

  这一点,从瘦了一大圈的姜海身上就能看出来。

  “来人,传膳。”听谢昭喊饿,赵景冲着殿外吩咐道。

  很快,宫人们呈上饭菜,谢昭陪在一旁,只吃了几口容易克化的,便托腮瞧着赵景吃。

  之前还觉不出,现下瞧着赵景,谢昭才发现自己确实是想他了。

  许是她眼中的情绪太过热烈,赵景颇为隐晦地向着她肚子看了一眼,“昭昭,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嗯?”谢昭不解。

  “现在不方便。”就算赵景清楚,胎像稳固之后,只要小心一些便无大碍,也难免担忧。

  除却两人互换之外,确实分开了好长一段时间,不是说能控制就控制得了的。

  若非谢昭有孕,刚才洗澡的人,就不会只有他自己。

  眨了眨眼,谢昭顺着向下看去……她轻咳一声,将视线移开。

  用过膳后,赵景吩咐一声,陪着谢昭去了内室。

  难得的,谢昭睡了个好觉。

  她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殿内光线微弱,应当是肖云曾进来过。

  借着昏暗的光线,她看向赵景,他还睡着,呼吸绵长。

  想着吃饭的时候赵景说过的话,谢昭的唇边扬起笑意来。

  她没忍住,伸手摸了摸赵景的下巴,胡茬扎着她的手,痒痒的,可她心里莫名觉得很满足。

  迷迷糊糊的,赵景感觉到有人摸他的下巴,他知道是谢昭,,下意识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谢昭抬头看他,见他仍闭着眼,想了想撑起身来,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赵景的呼吸乱了一秒,颇为无奈地睁开眼,谢昭含着笑看他,他握住她的手,免得她继续捣乱,“你乖点。”

  听着赵景的警告,谢昭抽出手来,顺着衣服摸了进去,赵景不由得抽气……

  “又做噩梦了?”平复了一会,赵景替谢昭揉着她酸疼的手,关切地问道。

  好一会儿,谢昭才轻轻答应一声。

  “没事了。”春猎时两人互换,谢昭代替赵景去了围场,为了以绝后患,她直接用毒酒赐死了心怀谋逆之人。

  “等过些日子,我便同你父兄商量剿匪之事。况且这一次,还让你四哥揪出了内鬼,你不要担心了。”

  见谢昭想起身,赵景扶着她坐起,神情认真地同她对视着。

  内鬼之事,谢昭是清楚的,她当时在场。

  “所有的事,都有我呢,你安心待产便是,实在是多思,不若想想女子学堂的那些事儿,听闻京中的女子学堂办得很好。”从开学堂到现在,已然过去不少时间,确实反响还不错。

  沈充仪等人已经规划好了下一处地点,并且呈给了谢昭。

  “有沈充仪她们,都不必我操心。”无论宫内还是宫外的事儿,都不需要谢昭多想,许是如此,才让她有精力想起前世种种。

  “那……不若你好好想想孩子出生后取什么名字。”已然可以确定,谢昭腹中的是公主,而不是他们的那对龙凤胎。

  原本,谢昭心中安定不少,赵景提起孩子,她不免又担心起来。

  他们的龙凤胎出生之前,宫中除却一位公主外,其他的要么没生下来,要么早夭,谢昭忍不住担心起自己的孩子来。

  “怪我。”眼见着她又皱眉,赵景赶忙转移她的注意力,好一会儿才终于将谢昭哄好。

  ——

  赵景回京后,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不仅仅是朝务,还有之前因围场之事而引发的种种。

  许是因为有他一直陪着,近来谢昭终于不再噩梦连连,气色跟精神都好了许多,沈充仪等人也终于能在她跟前多说几句。

  “娘娘,新学堂之事,不若交给我吧?”陶婕妤主动请缨,沈充仪跟萧婕妤看向她。

  “怎么说?”谢昭问道。

  “之前听萧姐姐说,您让她好好考虑,将来要不要出宫去,从此世间再无萧婕妤,妾很是心动。”陶婕妤眼睛发亮,恨不得明天就能出宫去。

  她如此说,谢昭看向萧婕妤。

  “娘娘,妾确实说过,请娘娘恕罪。”萧婕妤连忙跪下来请罪,陶婕妤见状,赶忙跪在她身旁,“娘娘,要怪就怪我,不是萧姐姐的错。”

  “你们这是做什么?快起来。”知晓两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谢昭吩咐道,“我看萧婕妤,是想知道她的想法,你是想跟陶婕妤一起出宫,还是……要再等等?”

  谢昭很清楚,陶婕妤跟沈充仪还有萧婕妤不同,因而她顾虑的事情不多,想要出宫或许就能立刻出宫去,从此天高海阔。

  她们关系好,既然陶婕妤愿意出宫,其他两人也是迟早的事儿,谢昭觉得,若她们能提出自己的想法,她也好早作一些准备。

  “娘娘,眼下妾还不想出宫,妾……妾想看着娘娘生产之后,再做定夺。”

  ? ?搁置的比较久,虽然捋顺过前文,难免会有疏漏,抱歉。原本是想着捡起来让故事有个结局,也算对自己有个交代,没想到还有人在等我,感谢你们。

  ?

  ????

  (本章完)
重生后与陛下互穿了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