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像鬼基尔图诺斯,被张浩然处理的明明白白的,浑身上下全是缝合的疤痕,看起来像一只瘦弱的缝合怪。

  不过这只石像鬼可是高级货,等伤口完全愈合以后,那些缝合伤口的金属线,会被它吸收转化成身体表面的皮肤。

  地球上面的深海蜗牛,和这个变态的家伙比起来,还差的很远呢!

  一瘸一拐的基尔图诺斯,跟着张浩然走进豪宅的大门时,大厅里的众人都惊呆了!

  先前还打生打死的,翅膀手脚都剁了下来,现在竟然又缝了上去。

  最关键的是,这只怪物变得很听话,乖乖的站在一边,和对克尔苏加德的态度差不多。

  基尔图诺斯这只强大的石像鬼,其实现在内心正在瑟瑟发抖。

  它的内脏被炼金能量改造过,已经成了活性炸弹。

  只要敢有什么坏心思,就会嘭的一声炸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张浩然当时拿了一颗豆子,改造成活性炸弹过后,把地板都炸了个洞。

  这要是它的内脏炸开,还不把它炸成飞灰啊!

  盘踞在石像鬼体内的炼金能量,并不会逐渐消退,而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基尔图诺斯没有任何机会。

  这种本来就是人造的亡灵炼金怪物,最适合承受炼金能量的改造,也不知克尔苏加德怎么改造出来的。

  或许这也有一定的偶然性,其他石像鬼都是背生双翼的形态,并不能转变成蝙蝠形态。

  为了加快恢复速度,基尔图诺斯进入石化状态,身上的伤痕和翅膀上的破洞,飞快的愈合起来。

  高级亡灵兵种就是不一样,恢复个伤势都这么高的逼格!

  那些僵尸,骷髅兵,食尸鬼,在石像鬼面前弱爆了!

  据说矮人也有短时间化作石像,获得超强防御力的种族天赋。

  石化是不是克尔苏加德杀害大量的矮人,山寨了矮人的种族天赋,这个现在已经死无对证。

  敲了敲基尔图诺斯那灰白色的身躯,坚硬程度恐怕比花岗岩还要高很多。

  想要破坏这种状态下的石像鬼,恐怕要上重型战锤才行!

  不过这种山寨版的石化,身体是不能动的,和矮人那逆天的石化天赋差很多。

  在沙发上坐定以后,张浩然查看起詹迪斯夫人的状况来。

  詹迪斯夫人是个奥术师,不过她是个正经的奥术师,可不是张浩然这种七拼八凑,喜欢用大砍刀砍人的奥术师。

  这位能够嫁入富可敌国的豪门的奥术师,长相当然是没得说,肤白如玉美艳动人。

  虽然有生养一个女儿,她的身材依然保持的很好。

  即使穿着宽松的法袍,胸部和臀部也把法袍撑的有些紧绷,如同一戳就破的水蜜桃一般。

  地位尊贵的詹迪斯夫人,张浩然可不敢乱来,而且他也没有给别人戴绿帽的爱好。

  作为一身浩然正气的男人,他十分正经的搭上了詹迪斯夫人的手腕,探查起对方的身体状况来。

  柔软洁白的手腕,摸上去温热嫩滑,和少女的肌肤差不多。

  施法者的衰老速度,总是要比普通人慢很多的!

  他的便宜师父麦迪文的母亲,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现在还是中年女人的样子,看起来和麦迪文差不多。

  所以施法者和普通人,差距也是很大的。

  越是强大的施法者,差距就越大!

  从詹迪斯夫人的脉搏来看,跳动时的力度很弱,还没有健康状态的一半。

  其他几个家族卫士也一样,甚至还要更差一点。

  搞不清楚状况的张浩然,探查最后一个男子,发现他的脉搏跳动有力,完全就是健康状态。

  感觉事情有些奇怪的张浩然,一把抓住对方手腕,防止对方逃脱。

  “你没中毒,这是什么情况?”

  眼看这位炼金术士就要动粗,詹迪斯夫人赶紧解释起来,防止出现流血事故。

  “这位是管理城镇的马杜克镇长,他并不住在城堡里面。”

  搞了半天不是城堡里的人,张浩然赶紧松开手。

  马杜克镇长搓着发红的手腕,对这些非人类一般的存在,心中充满惊骇。

  对方都还没用力,他的骨头已经感觉要被捏碎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既然对方对他没中毒很惊讶,那就是其他人中了毒。

  “公爵夫人,你们都中毒了?是那些可恶的外来者干的?”

  早就看外来者不顺眼的马杜克镇长,很快就怀疑到那些鬼鬼祟祟的外来者身上。

  那些行为诡异的外来者,居住在巴罗夫家族的地下墓地里面,这就不是正常人能干的事。

  岛上面陆陆续续有居民失踪,很可能也和那些外来者有关系。

  甚至这肆虐的瘟疫和亡灵生物,也是外来者搞出来的!

  但想到对方都是施法者,马杜克镇长又深感无力。

  虽然不清楚对方具体的实力,但光是施法者这三个字,已经代表对方比普通士兵强很多。

  詹迪斯夫人早就有所察觉,但她比马杜克镇长更无奈。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就越是感到无力。

  诅咒神教的施法者数量众多,而且克尔苏加德的徒弟莱斯霜语,就算放在达拉然也是一颗耀眼的新星。

  不管是克尔苏加德还是莱斯霜语,都是导师安东尼达斯的得意门生,可惜他们全都走上了歪路,只剩下吉安娜这唯一的独苗。

  普罗德摩尔家族的吉安娜,她可是库尔提拉斯王国的公主,当然是不可能走上歪路的!

  想到不成材的自己,詹迪斯夫人又有些自哀自怨。

  早知道就好好在达拉然进修,成为强大的奥术师该多好!

  没有足够的力量,明知道对方在谋害自己,她却无法做出反抗。

  所谓的权力与金钱,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不值一提!

  就在詹迪斯夫人沉思自己追求权力,到底失去了多少宝贵的东西时,张浩然正在化验提取的血液样本。

  暗红色的血液,表面看起来还算正常,没有变得乱七八糟。

  随着和血液有关的东西分离出去,留下的就是血液中蕴含的毒素了。

  分离出来的毒素,即使不使用侦测法术,也呈现出淡淡的惨绿色。

  毒素具有如此明显的特征,张浩然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诅咒神教的炼金术水准。

  同时他疑惑的看向詹迪斯夫人,却发现对方竟然在神游天外的状态。

  他伸手在詹迪斯夫人面前晃了好几下,对方这才回过神来。

  看到试管里面的有毒物质时,詹迪斯夫人有些尴尬,她那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

  作为一个奥术师,虽然她的实力差了点,却也是正规的施法者。

  喝下这种并不算高明的毒药,只能说明那些安逸的岁月,已经磨灭了她作为施法者该有的谨慎。

  当詹迪斯夫人看到那位炼金术士,从空间道具里面拿出好几个药瓶,开始提取完全透明的药剂时,她的脸更加红了。

  要是换成这种无色无味的药剂,恐怕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有了分离出来的毒素,分析其中的成分以后,制作对应的解毒药剂并不难。

  只要能够针对性的中和掉那些毒素,也不用百分之百的解掉,解毒药剂就已经成功了。

  解毒药剂要做的,是让人体能够支撑下去,不被毒素彻底压垮,让人体的解毒能力发挥出来。

  炼制成功的解毒药剂,与分离出来的毒素混合时,惨绿色开始消退,变成了完全透明的颜色。

  张浩然探查了一下药剂的成分,发现没有问题以后,开始调制起解毒药剂来。

  炼制成功的解毒药剂,没有颜色,没有标签,没有说明书,标准的三无产品,詹迪斯夫人却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大师级别的解毒药剂,谁要是不喝谁傻!
炼金术士争霸艾泽拉斯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