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去追桃儿已经来不及了,桃儿是哭着走的,手机关机、拒绝沟通,需要一段冷静时间。

  上辈子,小小的雪姬与稻禾大人的关系算是不错,毕竟雪姬吃过稻禾大人好多顿饭。

  而这辈子又多了供养之情,桃儿走了,姜直树再想和雪姬安安静静的呆着就变成了难。

  迎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姜直树走在大街上,倘若咒力还在,他一记传送术即可开启死缠烂打模式,现如今他只是一名普通人,力气大一点、体力好一点,除此之外和街上的行人并无太多不同。

  好在他有钱,不至于风餐露宿,走累了找一家店吃饭,住的地方也不用愁。

  这时,姜直树听到了鼓点、铃铛……的声音,扭头去看,一支游街队伍正朝着他的方向驶来。

  八名抹了彩粉的男人架着方台,方台上的老者则是跟着音乐的节拍做各种各样的动作。

  霓虹的节日?

  显然不是。

  那就是某个神的生日,霓虹号称百万神,按照这种算法每天都可以是小节日。

  姜直树对此不感兴趣,曾经的他还提莫是最强神大御天呢。

  不过方台之后跟随的巫女团队中,有一道身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巫女团,黑色长发红发带,红白巫女装,面具遮盖住脸庞。

  她们载歌载舞,一排手鼓一排祈福,姜直树的目标即是一名祈福巫女。

  他在游街队伍后面走,约莫20分钟后进入了一间未知名的神社。

  “嘻嘻,织子,今天的工作完成了,你打算去哪里玩?”

  一名面貌清纯灵秀略有些呆萌的少女摘下面具,轻呼口气说:“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我的书还没有读完。”

  身旁长了些雀斑的少女说:“周末诶,织子,你不能永远是家和学校两点一线。”

  织子点点头,说:“对呀,所以参加了神社兼职。”

  “……”

  “你会读书读傻掉的。”

  “青春应该来一场浪漫的恋爱,织子。”

  “以织子你的条件,抬起头来走路,分分钟大受欢迎。”

  一群少女劝说,最终只得来织子的摆手。

  待朋友们走后,来到屋檐下的织子从怀中摸出一张纸签,作为兼职的巫女她无法完全读懂其中的意思,大体没有问题。

  这张神签代表着爱情,即将到来的爱情。

  忽而!

  织子的眼睛被蒙住,甩了两下头未重见光明,她便知道又是某个调皮的少女在恶作剧。

  紧接着她被人搂住了,织子的身体一僵:不是她们。

  因为在神社她的身高虽然算不上第一,决计是高挑的范畴,而后边的人比她高许多。

  “你是谁?!”

  织子开始慌乱挣扎。

  身后,“嘘,小巫女,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别动,也别乱嚷嚷。”

  “你放开我,你不怕坐牢吗,还有这里可是神社,随时都可能有人路过。”

  嗬嗬嗬,凶气十足的巫少女。

  “所以,我让你别动,你看到了我一定会告发我,那样的话我只能杀了你了。”

  瞬间织子感觉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后腰上。

  后方的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织子缓缓地回答:“八云织。”

  “17岁?”

  “你怎么知道?”

  “你在久田上学?”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刚刚织子还和朋友们谈论到。

  不过织子居然没有长大。

  雪姬和桃儿都比上辈子长了几岁。

  还有芽芽,上辈子姜直树可没有乖巧可爱的宝贝闺女。

  只听——

  “砰”的一声,被挟持的织子猛地缩身下蹲,后撤半步,抓住“坏人”一只手来了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织子是巫女,啥时候学的近战格斗技巧?

  姜直树被摔得七荤八素,报应啊。

  原本他的想法是向织子本人打听下情况,假如织子这辈子的记忆中有他这么个人便直接相认,没有跑路从长计议,他怎么可能做出伤害织子的事情。

  另一边,反击成功的织子打算彻底制服暴徒,而后报警。

  可在看到暴徒脸的一瞬间,织子的脑海当中闪电划过。

  青葱的森林,开满了鲜花的秋千,八云织头戴花环往复摇荡,开心地笑,陪她一起笑的男人和地上的男人长得一模一样。

  织子愣住了,“你……究竟是谁?”

  姜直树敲着脑壳起身,眼中闪过怒火,“愚蠢的巫少女,你看到了我的脸,我就只能杀掉你了。”

  说着,姜直树双手扣住织子的肩膀,咬住了后者软润的嘴唇。

  一辈子过去了,织子还是那么软。

  直树的双手向下滑动,环住了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唔!……”

  织子当下的状态是无法呼吸,感觉一股浓烈的炽热包裹住了自己,它们正在吞噬织子,迅速的、霸道的、毫无理由的。

  而作为受害者的织子本该反抗或者逃离,身体却是不受控制地享受着。

  巫女服的领口被分开,织子嘴唇就此解放。

  她下意识地扬起下巴,不是为了方便对面,不……是……

  可对面的男人果真是个凶恶的暴徒,都这样了还是不肯放过织子,解开了巫女服的腰带。

  织子还手了,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不行,直树,不能在这儿,会被人看到的!”

  “!!!”

  她叫出了男人的名字。

  他们是认识的。

  他他他,究竟是什么人?

  ……

  “哗啦啦”,风铃起舞。

  面色尚未完全褪去潮红的织子在更衣室中换衣服。

  女生更衣室,按理来说男士禁止入内,姜直树进来了,双手环抱靠墙,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少女看。

  织子脱下了足袋,露出一双小巧可爱的脚丫,接下来,小脚和纤细的小腿被纯白丝袜包裹,织子自行解开了巫女服的腰带。

  “嗯……那个……你能不能转过身去?”

  织子弱弱地说道。

  姜直树说:“刚才不是已经看过了么,你快点换衣服,我带你去吃东西。”

  “我还不饿。”织子说。

  “你刚才摔我,不应该请我吃东西赔罪吗?”

  织子:(???.???)????

  有点没反应过来。

  姜直树也不给她反应的机会,迈步往前走,“你不好好换衣服,我帮你换。”

  织子顿时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别别别,我自己换,快点换。”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