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

  摄影棚。

  张靖宣拍了一组宣传照下来,有人就叫了声,“张老师,茶小姐又来了。”

  张靖宣勾唇一笑,迈着性感的步伐走出去。

  茶雪仙冷着脸将几张照片给她:“这是我查到的一些东西,再多了就没有了。”

  张靖宣拿过来翻看,正是海洋上发生的一些大小事,其中就有一张那艘海舰。

  张靖宣黑眸眯了下,“就是这里了。”

  茶雪仙跟着看了一眼:“这地方有什么特殊的吗?”

  “边境那边有什么人物在活动吗,”张靖宣没有回答,反问了一句。

  “边境?你是说靠近冰海的那边吗?”茶雪仙挑眉,“我也不是搞这方面情报的,再说,这种事情扫杀队会阻止,我能查到这些差点就丢命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被一个女人制住,茶雪仙很是憋屈。

  “你不想报仇了?”张靖宣勾了勾唇,“去冰川之地查,我记得那个地方最受一些顶尖古武者的喜爱。”

  “那么冷的地方,谁会去受罪,你是不是有意戏耍我,”茶雪仙有些气,不想干了。

  最近她一直被这个女人使唤来使唤去的,很是恼火。

  张靖宣漆黑的眼盯了过来,“看来你是真不想报仇了,或者,你想要看茶家覆灭?相信我,他们很快就会找上茶家。还有,让你那个大哥一起出去,死的时候,你还能拉个垫背。”

  “我不可能叫得动他,”茶雪仙眼皮一跳。

  张靖宣给了她一样东西,“让他喝下去,他会乖乖听你的话。”

  茶雪仙眼皮一跳:“这是什么?”

  “放心,不会毒死他,只是让他这一个月内都会听从你的安排,”张靖宣瞥了眼过来,“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碰到那个叫魏源的人。”

  “他怎么了?”茶雪仙下意识的捏紧手里的药包。

  “他有些特殊,”张靖宣再叮嘱,“遇到韩穆凛和司羽,也是差不多。”

  所以,这三人得避开。

  茶雪仙捏紧了手里的药就走。

  茶雪仙刚走,张靖宣身体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她自己骂了一句,“破身体。”

  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一点也承受不住。

  随即眼神锐利的盯着一个方向,“很快,我们又能见面了,真是期待呢。”

  *

  外围。

  “茶雪仙出来了,要跟上去吗?”仇兰纾用耳麦问另一边的盛堇。

  “跟上。”

  语气不含半分情感。

  盛堇留在原地,仇兰纾继续跟着茶雪仙。

  盯了这么久,还是没能找到对方的弱点。

  能压制,但不能杀掉,就是个循环的麻烦。

  看着仇兰纾离开的方向,盛堇微微收紧了手中握着的方向盘。

  他就坐在车里,看着仇兰纾将车开远。

  “盛长官,有动静,”扫杀队的人在里面传来消息。

  “怎么回事。”

  “那女星好像不太对劲,”扫杀队的人也不敢跟进,那东西邪门得很,一靠近就发现。

  即使是在虚弱的时候,也能感知到。

  或者早已经感知到了,对方就是不动而已。

  “继续盯着,寻找对方的弱点。”

  “是。”

  很快归于平静。

  *

  申城。

  韩穆凛同时接收到了盛堇传来的消息,回头看了眼正在吃炒饭的女孩,道:“我们很快就去帝都,看好了。那个茶雪仙,一样跟着。”

  “我更希望你们先跟着去看看茶家这个女人搞什么,”盛堇冷冷的道。

  韩穆凛不禁闪过一丝讶异,“你在命令我去做这事?”

  盛堇毫无所察的微微皱眉:“抱歉,我并没有要向你下令的意思。”

  “盛长官,我接受你的命令行事,”韩穆凛勾了勾唇,“仇兰纾跟着上去了?”

  后面的话,是调侃的味。

  盛堇面无表情的挂断了通话。

  韩穆凛呵声一笑,“没有感情?没感情会这么在意?”

  没感情,总有感受吧。

  就当他这一次帮帮盛堇了。

  “小羽毛,咱们得改改计划。”

  吃饭的司羽抬头,“什么计划。”

  韩穆凛玩味一笑:“去追一个女人。”

  司羽黑眸倏地一眯,“你在勾人?”

  “小羽毛,想什么呢,是帮盛长官追女人。”

  司羽瞬间收起漆黑冰冷的视线,“可以,原装送还是精装送。”

  “什么原装精装?”韩穆凛有些听不懂。

  “原装是直接送回原位不必推进感情进展,精装是打包过后再送到府上。”

  “噗!”

  韩穆凛伸手捏了捏她的肉脸,“盛长官要是听到这些话,估计要暴走了。嗯,就打包吧。”

  很期待看到盛堇的反应。
全能祖宗重生后飒爆了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