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是蔚蓝色,窗外没有千纸鹤。

  卧室里黑乎乎的,只燃着一盏油灯。

  借着光亮,凯尔翻身下床,扭头看了眼隔壁床睡得很死的艾斯,又看看房间角落被自己捆绑的结结实实的卡文迪许——呃,千万别误会,是很正经的那种捆绑,和乡下捆猪的手法一致......

  “这毛病得治啊,每天晚上都来这么一出,谁能受得了?”

  他摇摇头,无奈的走出房间。

  简单洗漱一番后,凯尔开始了每日清晨必做的冥想与修炼。

  拳、枪、刀。

  接连演练一番,天差不多大亮了。

  一身便服的恰克走上甲板,果然看见亲爱的凯尔GIEGIE的屏气调息,他挥挥机械义肢,“老大,开饭喽。”

  天才不可怕,强者也不可怕。

  可怕的是,既是天才,也是强者的人,还比谁都要努力。

  还好还好,这人是自己的大腿~

  恰克笑嘻嘻的走上前,“今天玛斯库德老哥做了煎蛋培根还有金枪鱼哦。”

  “看来,我们的临时船医做饭也是把好手啊,再这么吃下去,我都不想让他走了。”

  用毛巾擦擦身上的汗,凯尔笑着回了句。

  玛斯库德.丢斯,一个极其和善的男人,不光精通医术,酷爱写作、做饭也有几把刷子。虽然和专业的大厨无法相比,但也不是凯尔这种半吊子能比得上的。

  艾斯的同伴,真香啊。

  可惜在内心深处,凯尔还是比较钟意和自己投缘的康罗姆.布朗。

  听说布朗先生为躲避加斯帕德逃到了海上,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老大,你想什么呢?还不赶紧去吃饭。”

  无意间瞥见凯尔脸上的表情,恰克用手肘轻怼了下凯尔的肋骨。

  凯尔没有生气,只是转头看向恰克,“没什么......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开始复健训练啊,人总这么废着也不是回事,你应该不是那种愿意接受现状的家伙吧。”

  听到这话,恰克愣了下。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笑道:“老大你在说什么啊,我这样不是挺好吗,对你也没有威胁,又能充分发挥出航海术,有没有战斗能力,应该不是那么重要吧。”

  “呵,如果你愿意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滑头,凯尔见怪不怪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担心你,因为你不会比我更强,而且相处这么久,我发现你挺对我脾气的,所以之前那些话,就当我没说过好了。

  有机会还是把你的本事捡起来吧,我很好奇,真正的你到底是什么模样。”

  拍拍恰克的肩膀,他自顾自的走进船舱,只留下恰克一个人待在原地。

  恰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嗨,我还真是跟了个不得了的人物。”

  早饭不算丰盛,但量大管饱。

  早饭后,凯尔继续和艾斯对练,尝试进一步掌握“武装色霸气”。

  而艾斯一改之前大开大合的战斗风格,变得更加谨慎,充分利用烧烧果实的火焰能力,采取简单有效的方式应对抗凯尔的猛烈进攻。

  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海贼船,这样和谐的一幕应该会持续到中午.......

  “老大,左舷右前方有情况!”

  瞭望塔上站岗的恰克发出警示。

  听到这话,凯尔来了精神,“给我追!”

  芜湖,起飞~

  恰克几个腾挪就从瞭望台上跳下来了,那动作利落的,根本不像戴着义肢残疾人。

  艾斯直接看懵了。

  好家伙,这么灵活的吗?

  凯尔笑笑。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恰克这种为了脱身敢于自残的狠角色,怎么高估都不为过。

  小伙子你还是年轻啊。

  船上的气氛很快紧张起来。

  当然了,所谓的紧张,也只是表面上的。

  因为这种事儿实在是不新鲜了。

  恰克和罗宾这种画风黑暗的人自不必说,就连卡文迪许和玛斯库德.丢斯都渐渐对凯尔的狩猎习以为常了。

  “审判者”找海贼麻烦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另一边。

  “呵,果然上钩了。”

  福克斯紧张的握着围栏,山羊胡子一颤一颤的。

  他承认他有赌的成分。

  很明显,他赌对了。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审判者”根本不在乎——这家伙不会放过任何海贼。

  “船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福克斯有置之死地而后发财的勇气,他手底下的海贼可就不这么想了。

  “狡诈之狐”沉下脸,呵斥道:“怎么办?你这不是说废话吗,当然是赶紧跑了!”

  硬碰硬?

  不好意思,老子是玩脑子的。

  只有那些生下来智商比别人少两斤的粗汉才会和人硬碰硬。

  福克斯大手一挥,“除了必要的武器、食物和饮用水,任何多余的东西都给我丢下海。”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辎重套不着“审判者”。

  自诩“计谋派”狠人的他有一套完整而明确的计划。

  丢弃辎重除了可以减轻船身重量,更好的诱敌深入之外,还可以造成惊慌失措的假象,示人以弱。

  这就好比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女无意间滑落了肩带。

  这样的场景,是个男人就是忍不住好吧。

  “遵命,船长!”

  其实海贼们心里都在滴血。

  但是没办法。

  和身外之物相比,还是自己的小命更珍贵。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海面上就飘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

  远处,凯尔从望远镜里看到了这一幕,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不对劲~

  一种直觉?

  或许吧,但更多的,是长久以往和海贼打交道的经验。

  对方虽然看上去很慌,但动作却不像是想要逃命的人做出的动作。

  有条不紊的,还有人专门负责指挥......

  他的评价是,一眼假!

  默默摩挲“霜牙”的刀柄,凯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老母猪带胸罩,一套又一套是吧。”

  居然敢算计到他头上,简直找死!
海贼:纵横天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