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若二人谈论桃源境重金大单的时候,貔貅主子也收到了南边传过来的好消息,大病一场的他仿若瞬间活了过来。

  玉先生也是神采飞扬:“那个老六先生竟然真是个宠女儿入骨的,黄也厉害,不但迷住了当爹的,还蛊惑了他女儿,双管齐下,果然达到了效果。只是,老六先生为了保护那个兰妞,对了,好像叫聂芝兰,死在大海里了,黄也没了,如今只有兰妞一个人北上。”

  “一定要保护好她,”貔貅主子坐起身靠在大迎枕上,“黄身边的那个丫鬟见过兰妞吗?除了黄,还有谁见过兰妞?”

  玉先生叹道:“那个丫鬟小桃倒是见过兰妞,只是一次戴着帷帽,一次是易了容的,听说那丫头懂得易容之术。小桃联系过兰妞,那丫头可能是吓到了,现在提防心很重,因为见过小桃,总算还肯见她一面,条件是不能有其他人跟着。

  即使是这样,兰妞还是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直言只有见到能拿出同黄那枚玉坠相契合的玉坠的人,她才会相信。小桃说要与她同行一路侍候她,也被拒绝了,只问了广海万花楼的主事人是谁,还有到京城要怎么联系玉先生。她的原话是‘只有在万花楼或者玉先生那里见到玉坠,我才会相信你们。”

  貔貅主子惊讶了:“难道她觉得她能认出你不成?”相信万花楼是他们的地方,应该是黄说过什么。而黄提到玉先生也不奇怪,只是,兰妞凭什么判断她见到的是不是玉先生呢?

  玉先生也是没想明白:“会不会……黄临死前告诉她我的胎记?”除此之外,黄没有其它办法能确保兰妞见到的是他了。而除了他,其他几人,包括在万花楼的红和白,都没有明显的能够一句话说清楚的特殊标记。

  玉先生左手心有一块红色胎记,貔貅主子第一次见到时还打趣说他“手握鸿运(红云)”。为了避免这个特殊印记给人留下映像,玉先生的衣服多是大袖,说话比划什么的更是从来不用左手。即使是他们自己核心层的人,除了貔貅主子,也只有魅和黄、还有已经死了的金知道他手上的胎记。

  貔貅主子深以为然:“应该是的,黄也担心兰妞被人骗了去,所以给了她万花楼、你、还有玉坠这三个关键信号。玉,黄是个忠心的,叮嘱那家人要好好照顾她的弟弟,不可以怠慢了。”

  “是,那个孩子也是个聪明的,小小年纪就中了秀才,”玉先生回道,“即使今次乡试过不了,三年后也肯定能过。”已经连着两次增设恩科,这次过后应该就要正常三年一次科考了。

  貔貅主子点头:“能扶得起来就好好培养,就是看在黄的功绩上也不能亏待了她弟弟。”先不说黄的弟弟真有才能的话,培养起来也能得用,就是做给其他人看,也得好好对待黄的弟弟,否则其他人怎么可能还会像黄这样至死都忠心耿耿?

  玉先生也是这么想的,他自己也是追随主子,当然不希望跟着一个对忠心于自己的人都无动于衷、冷心冷肠的主子。

  “最近诸事不顺,”貔貅主子叹了口气,“好在总算盼来了一个这么大的好消息,希望真是否极泰来才好。”只要他们能够制造出火枪火器,一个人都能顶十个二十个人用吧?那样的话,他成事的时间至少可以提前五年八年。这次天气变化他就能大病一场,可见他的身体差多了,他真的没有那么多五年八年可以慢慢耗费了。

  “定然是否极泰来了,”玉先生也是信心满满,“我这就去安排,确保万无一失。对了,那兰妞到了京城后要如何安排?”兰妞一定要见到玉坠才肯相信人,但主子大病初愈,总不能长途跋涉跑广海去。即使兰妞去了万花楼,也只能让红想办法派人护送兰妞进京,好在红手上有一个同黄相似的玉坠,或许兰妞对她说的话能多一点信任。

  主子的玉坠实际上已经不是玉坠了,称作摆件比较合适,是一个女子拳头大的千手观音像,观音坐的莲台底部一圈有九朵含苞待放的小莲花花苞,刚好嵌上九个特制的玉坠,而九个小玉坠分别在主子最信任的九个人手上,他有一个,而花魅组只有红和黄有。小玉坠除了能契合无缝地嵌在主子的观音像上,还是进入主子密室的钥匙,主子召见他们时,就是凭玉坠进入密室的。

  主子说过,他成事的那一日,对仍然拥有那个玉坠、且还活着的下属来说,玉坠就是获得一品爵位的凭证,且等同于免死金牌。所以,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那九个玉坠就是一种荣光,也是同主子之间的一个契约。

  想到玉坠,玉先生突然眼眸一缩,叹了口气,主子此次大病一场,同玉坠也有一些干系。鬼魅组至今只有魑一人拥有玉坠,本来魅也得了一个,却被一只大雕给衔走了。半个月前,他同魅在灵邑寺后山见面,亲眼见到那枚玉坠从魅的扇子上脱落飞了出去,他们即刻就飞了过去,玉坠却早没了踪影,却见一只大雕刚好飞起,已经飞到半空,等魅拾起一颗石子做暗器,那雕早已飞没影了。他们仍然在那附近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任何惊喜。显见,被魅做成扇坠的玉坠,早已被那只大雕衔走了。

  主子那时病才刚好一点,听闻此事,气得又加重了。主子现在直接将潘家铭和鹰卫当作克星,又懊悔自己没有早早除掉潘家铭,郁结于心,简直成了心病。在这样的时候再听到刚刚赐给魅的玉坠被雕给叼走,直接就当成了不好的兆头,认为接下来的计划恐怕又要失败,心情更加郁闷,病又怎么好的了?

  其实他和魅也有些心惊,玉坠的绳结是特制的材料特别的系法,按理是不会突然那样飞出去的,也没有断绳什么的。

  他甚至在想,魅的气运是不是不太妙,或者被什么冲了。

  因为主子心情不好,他们最近都是小心翼翼,还有几分忐忑。现在好了,火枪的事终于有了眉目,可不就是否极泰来的预兆?
锦绣弃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