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突然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尖细而狭长,就好像来自于一头被扼住了喉咙的山羊。

  吴鸽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随后警惕地望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

  此时的山区已经完全封闭了,外人是不可能进来的,而那些救援队和特警的战士已经撤到了山下,这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呢?

  难道是什么野兽么?

  吴鸽这样想着,又朝声音来源处靠近了一些,声音源自井后那三角形岩壁的拐角处,那里由乱石和岩壁形成了一个黑洞洞的缝隙,一片漆黑,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构造,只是从他现在这个角度看起来有点阴气森森。

  吴鸽仔细观察一会儿后并没发现什么异样,于是将目光收了回来。

  也正是收回目光这一过程中,他的脑海中突然掠过了一个念头。

  刚才应该是一只白兔吧……有一只小白兔跑了过去……

  吴鸽的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他就立刻本能地转过了头,愕然望向了刚才那黑暗的岩壁缝隙。

  白兔……

  白兔怎么可能悬浮在墙壁缝隙呢?

  而当吴鸽这次看清楚情况的时候,却一下子呆住了,原来,在那黑漆漆的缝隙之中,根本没有什么小白兔,赫然悬着一张恐怖的惨白人脸!

  而那个诡异的声音,也再次从那人脸后面的黑暗区域传了过来,与此同时,还有阵阵呜呜声响。

  “什么人?”吴鸽一声厉喝,用手机的闪光灯照向了那个方向。

  因为距离较远,吴鸽依然看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能依稀看出有一个白色如人脸的东西正悬浮在黑暗之中,吴鸽壮着胆子靠近,翻过了石头,来到了距离岩壁缝隙更近的地方。

  此时,在光线的尽头处,确确实实是一张人脸,这张脸惨白如雪,虽然微微能看出人类的轮廓,但没有清晰的五官,甚至无法分辨是男是女。

  那张脸好像弃尸日久后结上了密密的一层菌丝或是蛛网一样,粗糙而诡异,质地竟然有点像是石头。

  吴鸽仔细一看,发现这个人脸的下方竟然是有身体的。

  就在这时,那呜呜呜的声音变得更强烈了,还有两双手从黑暗之中伸了出来。

  吴鸽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两步。

  此时那双手已经完全从黑暗之中伸了出来,他的身体也在痛苦地扭动挣扎。

  吴鸽这才发现,原来这个岩壁缝隙之中的人脸,竟然是卡在了缝隙之中,脸颊两侧被坚固岩壁嵌死,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摆脱,而那呜呜呜如哭泣般的挣扎声音,也是从这张脸后面传出来的。

  见到对方是活人,吴鸽悬着的心稍安一些,不过从这个家伙的状态来看,他显然正在挣扎着想要将自己的脸从岩壁缝隙之中拔出来,而仔细看去,也能够发现这岩壁缝隙之中所卡着的,竟然也并不是他的“脸”!

  吴鸽又走近了几步,确认这是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的活人,只不过他的脑袋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个石质面具给牢牢裹住了,此刻他正在这缝隙之中挣扎,想要从里面摆脱。

  当胖男人听到吴鸽靠近的时候,他挣扎的幅度也变大了,嘴里那呜呜呜的声音也变得更加强烈。

  “你不要着急,我想办法帮你把他弄下来。”吴鸽一边安抚对方,一边走近。

  这回吴鸽也更加清晰地看清楚了这个石质面具,原来这张惨白的怪脸也不是面具,而是一个圆形的白色石头,它的形状有点像是乌龟壳,而在这个乌龟壳的边缘,竟然伸出了一只只毛茸茸的小手。

  这些小手只有草茎粗细,手的形状有点像是猫爪,密密麻麻的小手还在微微蠕动,牢牢勒住了那个男人的脸颊,使他无法挣脱。

  吴鸽试着用手去掰这个长满猫爪小手的怪石头,但还是没能成功,他感觉这玩意像是一个大吸盘,将里面那个人的脑袋给完全吸住了。

  这个时候,吴鸽忽然发现那个被石头裹住的人停止了挣扎,而是用双手在比比划划地传递着什么信号。

  吴鸽仔细看他的手势,发现他先是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随后用左手做出了捏的手势,而他的右手五根手指是微微向下弯曲的,有点像是凭空握着什么。

  紧接着,胖子用他的左手捏住了右手的食指,然后向上一拔,随后他的左手继续捏拽,开始依次拽自己的中指,无名指,小指。

  吴鸽看了一会儿,立刻明白过来,这个胖男人正在用自己的右手模拟脸上那个怪石头,而他的手指就是那些怪石头上的小手,而他的左手显然是在拔那些小手。

  吴鸽会意,问道: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从那些小手入手吧?”

  胖男人闷哼几声,似乎是在表示同意。

  吴鸽立刻试着用手去拽那怪石头上的小手,但他的手刚一碰触,那些小手就会立刻缩回去,紧紧依附在石头壳下面,吴鸽碰不到的地方。

  当吴鸽想要去碰触其他地方的时候,刚才已经缩回去的小手又会马上重新探了出来。

  吴鸽折腾了好一会儿,还是没能成功拽住小手,更不可能将它破坏。

  就在这时,这个胖男人再次打出了手势,这次是做出了一个大拇手指在紧闭的四指上摩挲的手势,似乎是正在模拟打火机,这是想让吴鸽用火去烧。

  吴鸽连忙在裤兜里翻找,可是却没有找到,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打火机落在了车里。胖男人还在比比划划,似乎在告诉吴鸽他身后的背包里有打火机。

  但吴鸽并没有去拿,因为他很清楚,就算使用打火机能够烧坏这些小手,但也很可能将这个男人的脸给烫伤。

  于是,吴鸽有了一个主意,他要更采取一个更安全的办法摘掉这个触角怪石。

  “你先不要着急,我现在有办法帮你摘下来,不过可能会有点疼,你要忍住!”

  胖男人再次回应,似乎已经迫不及待。

  吴鸽一想也是,这个家伙已经被这个怪石头折磨了这么久,肯定早就快要憋疯了,这个时候别说疼一下,恐怕就算是要了他的一条胳膊他都能够欣然同意。

  于是,吴鸽再次戴上了千伏手套,将千伏手套开启后,脑海中浮现出了40伏特的数字。

  36伏是人体的安全电压,但他认为自己稍高一点,应该这个胖男人短时间还是能够承受住的。

  “我要来了!”

  吴鸽说完,双手按在了这个男人的脑袋上,电流瞬间涌出。

  “嗡嗡嗡嗡……”

  一阵肉眼可见的电流在怪石头上面涌动,那些露出来的触角这回没能躲避,全都瑟瑟颤动起来。

  吴鸽的动作就好像是拳皇之中二阶堂红丸的洗脑电波一样,在胖男人头上疯狂发电。

  “嘭……”

  怪石头上的小手终于全部缩回,胖男人的脑袋上发出了一声拔掉水壶塞一样的闷响。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怪石头终于掉落下来。
惊异剧本杀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