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此刻柳剑棠被黑龙重伤,但他是柳剑棠,就算再不济也绝不是杨云燧这么一个小辈够资格嘲讽的,他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尽管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但他的眼神依旧锋芒毕露。

  缓缓走到杨云燧面前,少年眼中还是有着对他的恐惧,但他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你……你别过来!”

  柳剑棠闪身来到他身前,抬手一指,杨云燧根本没办法躲避,柳剑棠的手指点在他的额头之上,只不过什么也没有发生,柳剑棠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他甚至连动手杀杨云燧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冷声说道:“当猛虎抬头仰望苍穹之时,蛇虫鼠蚁怎么明白它心中的向往?小子……你这么弱,连死在我手里的资格都没有!”

  听到此话,杨云燧眼神中的恐惧渐渐化作愤怒,叶青云、柳剑棠、沈淮如、萧玉寒、南宫铃儿、这些原本属于他父辈的敌人,这些杀死他父亲的人,他每一个都记得。

  他觉得差距不该有这么遥远才是,为什么那个男人敢如此不拿正眼看自己?明明自己召唤出了那沉睡万年的应龙骸骨,明明这头妖龙能覆灭他们天剑宗,为什么那个男人依旧能如此狂妄。

  他不服气,看着重伤的柳剑棠,执剑一步步跟上前去,眼中杀机毕露,他觉得此时重伤在身的柳剑棠一定很容易能杀掉吧?

  可是他完全忘记刚才的情况,柳剑棠没有使用丝毫灵力都能近他的身,他也忘记了这个男人是江湖上公认的第一剑仙。

  剑者,兵之最,剑修入极致,或能越境杀人,或可无视境界,唯独剑修尔。

  这也是天剑宗能于天下正道称尊的原因,因为剑修入极致,其实力不可估量。

  但整个天剑宗,真正意义上的剑修没有几人,灵苏五剑仙中,称得上剑修的只有柳剑棠一人,叶青云其次。

  杨云燧走了没两步,一道莺鸣般的女声响起,“我劝你不要靠近柳师伯,就凭你也想杀他?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此话一出,杨云燧看到了那位红衣白裙的女子,只见艾月手握素月流天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目光冷厉地看向杨云燧,继续说道:“如果你想动手,我做你的对手足够。”

  此时柳剑棠回过头看了艾月一眼,微微一笑道:“我劝你也别跟我艾月师侄动手,会死的!”

  说完,柳剑棠一步步走向那最高的山顶,此时那应龙呼啸长空,口中龙息一吐,便是风雪漫天,嘶吼声甚至盖过了雷鸣,整个灵苏地界儿都被笼罩在恐惧之中。

  就连此时正在天剑大殿鏖战的众人也纷纷变了脸色,陈宫明放声大笑,似是计划得逞之后的激动。

  南门临江格外专注,他没有去看那苍穹之上威势滔天的妖龙,他的眼里只有眼前的对手陈宫明。

  沈淮如和秦月皎联手对付剩下的两位魔宗供奉,陷入了苦战。

  秦月皎转头看向沈淮如,“你不去帮忙吗?听动静是从戒律堂后山传来,这样的妖龙恐怕就凭柳剑棠一人是应付不过来的,这儿我自己和昆仑仙宗的长老们能撑住,你若要去便去。”

  沈淮如神情凝重地摇了摇头,“这天剑宗,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柳师兄,他是我们天剑宗最强之人,如果说有谁能战胜那妖龙,我相信一定是柳师兄。”

  “我不觉得在这天剑宗之上有谁能战胜那头妖龙。”秦月皎神情严肃,心中越发不安。

  沈淮如沉默了片刻,“我相信他,就像小时候一样,虽然大师兄老是危难关头冲在最前面,但实际上每次解决麻烦的都是柳师兄。”

  秦月皎无奈苦笑,“我觉得此时你的大师兄若是能调动天剑宗护宗大阵,倒是有可能诛杀妖龙。”

  沈淮如摇头不语,她的眼中有担忧,却也是那般坚定。

  戒律堂后山的最顶部,柳剑棠站在断崖前,寒风掠过他的脸颊,冰碴打在脸上,他无动于衷,似乎陷入一种莫名的状态。

  “我第一次握剑是为了什么呢?”

  他低头看向自己握剑的手掌,上面已经生出了老茧,那都是他自幼学剑的痕迹,而今斩龙剑化作飞灰,他已经没有可用之剑,但他丝毫不在意。

  只是呆呆地看着远方,神情越发恍惚。

  这一刻,他好像见到了当年游历蜀地时见到的红衣少女,她说她来自苗疆,叫龙小玉。

  二人结伴行遍了天下,姑苏城外,她撑伞走在他的身边,面前从雨伞面滑落的水滴似再次于眼前坠落。

  那年她说,此生无悔与柳大哥结伴江湖,十载光景,走过半个江湖,却好似已经走完了一生。

  那年成婚夜,她笑颜如花,歪着脑袋调侃着他穿红衣像是魔教中人。

  那年,他们一同许下此生永不相负的誓言。

  后来,二人成为了死敌,天剑宗山门前,他第一次动手打了她,将师父的死全然怪罪在她身上,斥责她永远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两年多以前的南疆,她舍命救柳剑棠,自此香消玉殒。

  柳剑棠的眼角落下泪水,无奈苦笑道:“原来我手中没有剑的时候……才会真的去认真看待剑之外的事物……原来,我并非生性凉薄,只是被执念蒙蔽了内心,我算什么狗屁第一剑仙……”

  柳剑棠陷入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他痴痴地看着远方,周边的灵力越发混乱。

  某一瞬间,似有什么东西从眼前闪过,想抓也抓不住。

  但渐渐地,他明白了,原来那柄自幼年时便握住的斩龙剑,不是他的依仗,也不是他一生的追求。

  原来,自斩龙剑真正消失之后,他不是不能去握住别的剑,这一刻,柳剑棠似有所悟。

  突然,苍穹之上的雷霆越发狂暴,只不过这次那雷霆并非因为天上的应龙,而是因为此时戒律堂后山的柳剑棠。

  一道惊雷落下,重重劈在了柳剑棠身上,他丝毫不在意,根本没有任何损伤,只是他的眼神更加柔和,不再如曾经那般锋芒毕露,他的鬓边生了白发,神情也越发安详,像是一位历经人世沧桑的温柔老先生。

  他抬手一指,一道剑气平地起,击散了雷云,但雷云很快再次集结,这次威势更加的迅猛,数十道惊雷朝着柳剑棠落下,柳剑棠无奈苦笑,“我心中之剑已成,雷劫又能奈我何呢?”

  说罢,他转头看向剑冢的方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

  那柄无名宝剑曾在御魔长城之上陪伴那位老英雄杨罪守护了人族数千年,被萧玉寒带回天剑宗,供奉在了剑冢之内。

  今日柳剑棠以剑入道,剑道已臻化境,他放声大笑,那笑声回荡山谷之间,回荡天地之间,整个天剑宗都知道,那是柳剑棠的笑声。

  只见他脚下一踏,只身飞入云层,来到了妖龙面前,所有人都看到了柳剑棠的身影,不少人驻足观看,似是想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只见他立于苍穹之上,随手一抓,一柄仙剑自剑冢飞来,那正是之前杨罪老英雄那柄英雄剑,此剑本无名,萧玉寒带来时称其英雄剑。

  “一具死去多年的骸骨?也配称龙?”

  话音落,一剑挥去,那惊天剑气斩下了骨龙的头颅,骨龙的嘴里还吐着龙息,但只见一颗巨大的骨龙头落入了天剑大殿的演武场上。

  柳剑棠另一只手一抓,仅仅是抓住那具龙骨,顷刻之间,无数的剑气自龙骨之内迸发,炸裂,顿时将其切割成了无数碎片。

  半空之上的柳剑棠虽是不再那般锋芒毕露,却是更加威严。

  英雄剑自天际落下,刺穿了龙头骨,天地之间回荡着柳剑棠的声音,“犯我天剑宗者,杀无赦!”

  此话一出,天剑宗士气大涨,特别是在柳剑棠亲手屠龙之后,所有人都见识到了那位号称第一剑仙的神威,如此轻描淡写,竟是能将一尊复活的妖龙斩杀,这等实力足够威慑在场所有敌人。

  陈宫明脸色苍白地看着空中的柳剑棠,他心想自己也是在多年的囚困当中进入了合道境,为何这小子初合道,竟是能有这般可怕的压迫力?

  他不理解,也想不明白,可当那尊妖龙被斩杀之后,柳剑棠的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他。

  当柳剑棠出现在陈宫明身前时,他的脸色难看到极致。

  “陈师叔,你若是此时放下剑,兴许能得个好死!”

  陈宫明轻哼一声,“小崽子,你算什么东西,当年上山时连握剑都是老夫教你的,如今你我同为合道修行者,你就觉得能赢我?”

  柳剑棠面无表情说道:“师叔,您能合道估计是借了那妖龙残存的灵力吧?此道并非真正的剑道,师侄我别的不敢说,如今的您若是再出剑,伤不了我分毫。”

  陈宫明自然不会被三言两语唬住,全力出手袭来,此时的南门临江倒是没有再坚持着自己的风骨,因为长时间的交战让他意识到陈宫明不好对付,所以柳剑棠能来帮忙,他也算松了一口气。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师父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