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你...你回来了!”方游喜出望外,心中莫名的情愫迸发而出,哪个少年能不喜欢少女呢,更何况还是一个奉自己为主,为自己舍身的少女。

  方游飞身一扑,便向夕夭抱去。

  夕夭一愣,连连后撤,口中惊叫:“小乞丐,你...你干什么,脏死啦!”

  脏死了?方游一傻,这才低头望去,发现此刻自己周身那每个毛孔都在渗出泥秽,已经透过衣衫,看起来脏恶不堪。

  “呃~”方游目露尴尬,只得盘膝而坐,静待这灵气淬体过去。

  夕夭掩口轻笑,道:“小乞丐是傻瓜!”

  心里却想着:”人家就是喜欢。“

  整个淬体的过程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筑基淬体,淬的是肉体凡胎,将体内污秽洗出,更接近那修行之人所谓的灵体。

  也同样,藏锋器灵,本就是灵体,不需淬体便已完美,故那天造地设之躯,才让青宗明垂涎三尺。

  淬体完毕,方游周身散发出的气质更为不同,颇具那飘逸仙气。

  但是看着自己满身泥秽,方游坏笑道:“这周身难过,你这侍女还不赶紧给主人洗洗!”

  夕夭双目圆睁,娇嗔道:“小乞丐!你说什么?可再说一次?”

  “好好,自己洗自己洗。”说着方游竟是开始宽衣,现代人还真不避讳这个。

  夕夭双手捂眼,惊叫道:“小乞丐,再如此无礼,人家可要回到藏锋啦!”

  此刻这器灵少女早忘记了方才自己还俯在方游胸口之上,满脑子都是自己曾经常挂嘴边的龌龊之事了。

  方游尬笑,一脸无辜道:“那怎么办,让你洗不行,自己洗也不行,总不能一直这幅样子吧。”

  “呸啊,这里有水吗?你就是故意让人家难堪的!”夕夭怒气冲冲。

  “我没有啊,我哪敢啊.....”这主仆二人一点没变,久别重逢,仍是三言两语便要开始笑怼。

  不过这个洞穴中确实没有水,不仅洞穴中没有,即便出去也是密林丘陵,自也不会有池水。

  最后方游无奈,只能站到角落,让夕夭远远背对着他。

  “小妖,你可别偷偷回头啊,我要用灵力把身上污秽荡飞。”方游笑道。

  “人家才不稀罕看!”夕夭冷哼。

  话语刚落,夕夭身后轰的一声响,方游微一灵力外放,那浑身泥秽自是四散而发,消失无踪,同样消失无踪的,还有方游身上早已污秽不堪的一身衣衫。

  “尴尬了.....”方游喃喃道。

  “又怎么啦!”夕夭都快哭出来了,自己这主人,筑基以后怎么性情也变啦。

  “哈哈,玩笑玩笑!”方游笑道,从储物袋中拿出崭新的黑袍,上身之后,赫然是仙气卓绝的翩翩少年,那气质比练气时候强上太多。

  ~~~

  一切结束,这一人一灵方才能坐到一起,毕竟方游有太多疑问。

  斑斑吃饱喝足,自是蜷缩在二人身旁,心满意足睡去了。

  “小妖,谢谢你,你消失之后....我.....”方游目泛柔色,欲言又止。

  夕夭轻笑,小脸微红,道:”不必多言,你是主人,人家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屁啊,帮忙洗洗都不行,还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方游暗笑。

  “小妖,你是如何苏醒的,此前一直在藏锋之中吗?”方游问道。

  夕夭想了想,缓缓道:“当时白斩那剑差点销了人家灵魄,虽然主人若死人家便会沉睡万年,但若人家灵魄散了,则藏锋也会消失。”

  “嗯,跟我想的差不多,藏锋仍在,我才稍微放心。这白斩老贼,必诛之后快!”方游厉色道。

  夕夭笑道:“主人有这份心,人家便知足了。这次伤重,自是沉睡在藏锋中等待恢复,只有主人的灵气充盈到一定程度,滋养藏锋,人家才能够苏醒。”

  “充盈到什么程度才可以?”方游问道,因为他自知大概筑基修为是不行的,但是此刻夕夭苏醒了,一定与那逆天筑基丹有关。

  夕夭思索了片刻,答道:”嗯....最少也得是金丹修为才行。“

  但是此刻夕夭怎么看,方游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目中露出不解。

  所以方游将南笙炼制那逆天筑基丹,自己如何在被青虚真人逼迫的走投无路时强行筑基,以及吞下那丹药后的惊世天劫和修为暴增至元婴高阶大圆满又跌落到筑基初期。

  听着自己不在这段时光方游的跌宕起伏,夕夭时不时轻捂小口,思绪更是五味杂陈,一方面自己作为侍女却没有保护好主人,孤身犯险,另一方面方游的成长又让她倍感欣慰,自是认可如此这般的主人。

  “南笙姐姐果真是丹道逆天,人又长得漂亮,小乞丐,你没有做什么不齿之事吧!”夕夭坏笑道。

  方游大拍其头:”你想到哪去了?我敬师姐千百遍,哪里来的不齿之事。不过不知师姐如今是否安好,当日那青虚老鬼追来之时,南笙师姐应是已经走远了。“

  不过方游转念又想,南笙神秘非常,不是目前自己能参透一二的,定然无恙。

  夕夭满意的点点头,道:“因为主人短时间突破到元婴修为,所以人家自然便也苏醒过来,虽然此刻仍是筑基修为,但是那感悟仍在,驾驭元婴修为,道法随心,天地规则,这些对主人今后的修行必然大有益处,这种体验应是旷古烁今的了。”

  这个道理方游自然明晰,多少修士穷极一生止步于金丹甚至筑基,无法突破修为桎梏,达到更高的阶段。

  而自己仅仅筑基之时便体验到了突破金丹、突破元婴,这些感悟必将助力他今后突破桎梏,飞天境界之前,在道心上再无瓶颈。

  还有两件事是方游此刻迫切需要知道答案的,夕夭苏醒,自己修为突破,他认为定能唤起这器灵一部分缺失的记忆。

  “小妖,你知道藏锋的剑刃在哪里吗?”方游缓缓问道。

  “剑刃......”夕夭一惊,但又摇了摇头,很遗憾,这部分记忆,她并没有。

  “那.....你知道你有个妹妹么?”方游尝试着问道。

  可惜夕夭继续摇头,道:”主人,你是不是在想什么龌龊事?“

  方游真是哭笑不得,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小妖啊,我真想看看你这脑瓜里都装的些什么!”

  但是对于藏锋剑刃和那水晶棺中的少女,方游没有过多解释什么,既然此刻夕夭不知,那今后真相该浮出水面的时候自会浮出,此刻多思无益。

  但方游仍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那便是荒魄龙晶!

  “小妖,你一定知道荒魄龙晶是什么?对吧?”对于灵材、宝器、丹药这些事情,方游笃定夕夭必定无所不知,那落仙镇的鉴宝摊子,可不是白支的。

  哪知夕夭仍是摇了摇头,无奈道:“这个......人家真的不知,也有可能,这荒魄龙晶,原本不叫此名。”

  连夕夭都不知,看来非得去那梵天寺走一趟了。

  “走吧,这洞穴太过憋燥,让主人带你看看外面的世界。”方游爽朗笑道。

  “嗯....”夕夭微笑点头。

  ~
天道藏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