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翌日。

  上午。

  宁冬夏托着疲惫的身子,刚赶到集团上班。

  结果就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

  “禀宁董,我们集团的所有产业链,都遭到了杜家的打压!杜家动用地下势力,对我们集团的产业链,厂房……供应链,高科技研发部门……进行了捣乱破坏!我集团公司,损毁严重!!”电话中,女秘书丁雪,声音焦急凝重,汇报道!

  听到这番汇报,宁冬夏的美眸一凝。

  该面对的,终究……还是来了。

  杜家,疯狂的进攻。

  “立刻通知安保部门,调动人马,进行全面防御。”

  “另外,通知巡捕房!让巡捕房抓人!”

  从昨夜开始,宁冬夏便紧急抽调了大量安保力量,全面掩护麾下所有产业链。

  而今,遭到杜家攻击,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没想到,进攻来的如此之快。

  这一整天。

  杜家对未来集团,进行了疯狂的进攻。

  直接让未来集团,损失超过近百亿。

  无数工厂,研发部门,被迫停工。

  还有无数的产业厂房,直接被摧毁……工厂,器械,都被打砸的一片狼藉。

  杜家,身为黑道巨族。

  正在用毫无规则的手段,破坏这座城市的秩序……

  临近傍晚。

  未来集团的损失,已经直线飙升。

  不断有厂房,在遭受破坏。

  宁冬夏坐在办公室内,看着电脑上,不断攀升的损失数据。

  她的美眸,带着一丝复杂。

  面对杜家,这种毫无规矩的黑道世家。

  她若要还击。

  那,只能用……同样毫无规矩的手段了。

  宁冬夏美眸复杂,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

  她打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了一根女士苏烟,点燃,深吸了一口。

  她从来不抽烟的。

  而今,压力实在太大了。

  巨大的压力笼罩下,宁冬夏也只能抽一根苏烟,缓解情绪。

  “叮铃铃~!”而就在此时,宁冬夏的办公电话响起。

  宁冬夏微微一愣,接起了电话。

  “宁董……沪海杜家,杜战帝来电。说要与您通话……是否要把电话转接进来?”电话中,女秘书丁雪,声音凝重复杂,汇报道。

  宁冬夏美眸一凝?

  杜战帝来电?

  “接进来。”宁冬夏回道。

  几秒钟后,杜战帝的电话被转接了进来。

  “宁董,一日不见,别来无恙呢。”电话那头,传来了杜战帝深邃桀骜的声音。

  “有事说,有屁放。”宁冬夏握着电话,懒得和这个杜家二公子废话。

  和这种黑道势力,没有什么好谈的。

  “哟哟哟,宁董你看……瞧你这态度,怎么……被逼急了吗?狗急跳墙了?”电话那头,杜战帝的语气,带着讽刺玩味儿。

  “宁董,你未来集团,今日这一天的损失,初步估计,大概超过了100亿了吧?大量产业链被破坏……啧啧啧,这损失规模,可不得了呢。”杜战帝的话,带着阴阳怪气的语调,从电话中传出来。

  听到这番挑衅的话,宁冬夏美眸微微一蹙。

  “放完屁了吗?放完了就滚一边去吧。”宁冬夏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骂道。

  对付这种黑道势力,她甚至懒得用文明用语,把平日里积累不多的骂人脏话,全都使用了出来。

  宁冬夏骂完就要挂电话。

  “宁董,何必这么愤怒呢?虽然你损失了上百亿,但那又如何呢?我会让你损失更惨的。”杜战帝声音带着讽刺挑衅,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宁董,今晚,外滩大酒店,VIP总统包厢,杜某人设下宴席,等你前来。我们之间,还是可以和谈的,今晚,是唯一的机会哦。我等你。”电话中,杜战帝声音深邃,带着一丝笑意缓缓道。

  他,今晚打算邀约宁冬夏吃饭。

  “滚,没空。”宁冬夏直接回了三个字,当即挂断电话!

  和谈?

  和谈什么?

  她就从没想过,要和杜家和谈。

  既开战,那就……一决生死!

  她的最后一步棋,还没下。

  她在犹豫。

  ……

  而此时,杜家古庄园。

  一间巨型奢侈的书房内。

  二公子杜战帝,正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中……被挂掉的电话。

  杜战帝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他堂堂杜家二公子……还从未被人,如此三番五次羞辱谩骂过。

  结果,在这个区区未来集团,宁冬夏的面前……却被如此接二连三的谩骂羞辱?

  这,简直是极大的羞辱!

  不过,杜战帝眼中的阴霾杀意,一闪而过。

  而后,他的嘴角,又扬起了一抹弧度。

  这宁冬夏骂的越狠,就说明……她此时面对的困境越艰难呢。

  想来,自己白天的攻击,已经让宁冬夏损失惨重了。

  “公子……那个疯女人不答应出席,那今晚的宴席……怎么办?”书桌一旁,手下声音复杂凝重,问道。

  “她不出席?呵,那自然有人愿意出席。”杜战帝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她的父亲,不是在复兴大学内当医学教授吗?去请他过来,今晚一同吃饭便是了。”杜战帝声音深邃平静,缓缓说道。

  听到公子的话,一旁的手下顿时眼眸一凝,反应过来!

  “是,属下明白!”

  ……

  傍晚,五点。

  沪海市,复兴大学。

  医学院区,教学楼。

  宁成儒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手里捧着一个矿泉水瓶,大口喝着。

  可他这矿泉水瓶子里,装的可不是水,而是白酒。

  嗜酒如命的宁成儒,几乎把酒当成了饮料一样喝。

  走到哪儿,喝到哪儿。

  而就在此时,突然两名身穿黑衣西装的男子,从远处走来。

  两名黑衣西装男子走到宁成儒面前,恭敬鞠身行礼。

  “宁先生,我们是未来集团的保镖。奉宁冬夏董事长之命,前来请您过去,一起吃晚饭。”两名黑衣男子声音深邃,说道。

  嗯?

  宁成儒面带醉意,眼神狐疑的打量着这两名黑衣男子?

  自己女儿公司的人?

  自己女儿,怎么会突然喊自己过去吃饭?

  “不去不去,我在学校里吃的好喝的好,我才懒得出去。”宁成儒摇摇头,说着转身便要走。

  可那两名黑衣男子却突然上前,一把架住了他。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你们不是我女儿公司的人……!”宁成儒面色大惊,醉醺醺的酒意都醒了一半!

  他挣扎着,试图逃,“救……”

  宁成儒大喊‘救命’,只是他那个‘命’字还未喊出口。

  便被一名黑衣男子,用一块布给蒙住了嘴!

  宁成儒的挣扎越来越虚弱……很快便被迷晕了过去。

  那块布上面,带着大量的迷药……迷晕宁成儒一个中年男子,完全不在话下。

  李成儒被迷晕后,直接被拖进了一个小树林内。

  两名西装男子将他装进了一个垃圾桶内。

  而后,俩人脱掉西装,换上了清洁工制服的衣服。

  俩男子就这么伪装成清洁工,推着那只垃圾箱,走出了复兴大学校园。

  复兴大学,身为江南知名大学,为了保护学生安全,所以学校的安保很严。

  但这两人能绕过学校的重重严密安保,公然闯进学校,绑架学校的知名教授,宁成儒离开……

  也足矣见得这俩人的手段不一般。

  两名清洁工推着垃圾桶走出学校,将垃圾桶直接丢进了一辆环卫工车内。

  环卫工车启动,缓缓驶离而去……

  ……

  十几分钟后。

  未来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宁冬夏拎着香奈儿包,正准备起身下班。

  结果,“叮铃铃~!”她的私人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宁冬夏一愣,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父亲的来电?

  宁冬夏美眸微微一蹙?

  自己这个父亲,平日里在学校天天酗酒……从不给自己打电话?

  今晚,怎么突然给自己来电了?

  是又缺钱了吗?

  打电话,来找自己要钱了?

  宁冬夏美眸有些冰冷,接起了电话。

  “何事?”她语气有些冰冷道。

  “冬夏……我在,我在外滩大酒店……总统包间……你过来,一起吃个晚饭呗……”电话那头,父亲声音带着轻颤,小心翼翼说道。

  唰~!

  听到这句话,宁冬夏的俏脸倏然一凝!

  “怎么回事?!”宁冬夏声音凝重问道!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宁董,别来无恙呢。”

  当听到这道声音时,宁冬夏的俏脸,倏然变得冰冷难堪!

  这道声音,正是……杜战帝的声音!

  “杜战帝,你想干什么?!”宁冬夏美眸冰冷如寒,握着手机怒道!

  “宁董,瞧你这态度,你这态度,是打算和我撕破脸么?”电话中,杜战帝声音玩味儿,“你父亲,可在我手上呢。”

  宁冬夏银牙紧咬,握着手机,声音冷漠,“说出你的目的。”

  电话那头,杜战帝声音玩味儿,淡淡道,“我能有什么目的?我就只是想请宁董你吃个饭而已?宁董,今晚你过来,赏个脸?我们谈一谈合作的事。”

  “十分钟后见!”宁冬夏声音冰冷如寒,直接挂掉电话!

  ……

  十分钟后。

  奔驰车队急速飞驰,赶到了沪海市外滩大酒店!

  “嘎吱……!!”一阵急刹车声。

  奔驰车队停在了外滩大酒店门口。

  宁冬夏踩着高跟鞋,俏脸焦急凝重下车!

  陈修一身西装笔挺,叼着烟,痞气的跟在身后。

  “你们留在门口,警惕动静。”宁冬夏对身后的保镖们吩咐道。

  而后,她扭头看向陈修。

  “陈修,你跟我走!”说完她疾步走进酒店内!

  陈修眸光个平静,叼着烟跟了上去……
猛兽出笼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