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她皱着眉头揉了揉眼睛,这是睡了多久啊?

  坐起身来,外面飘过来一股饭菜的香味儿。

  这一天三顿饭吃着,又不干活,陈怡现在是一点都不饿。

  坐起来精神一下,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贺明城正烧火呢,看到她出来了,便道:“你醒了,都五点多了。”

  他一直看着时间,自从姑姑走了以后,就没有静下心过。

  陈怡有些惊讶,“都这个时间了。”

  一觉睡了差不多四个小时,真的睡太多了,估计晚上也不用睡觉了。

  “嗯。”贺明城端起小盆说道:“吃饭吧,我做好了。”

  陈怡闻言有些为难,毕竟她一点都不饿啊。

  但人家都做了,少吃一点点也算是尊重。

  饭桌上,她看到小盆里面的肉,有些惊讶。

  “这是?”

  小盆里面装着的赫然就是肉丸子,还有萝卜丝。

  哪来的肉?

  难道贺明城下午出去,就是买肉去了?

  “吃吧,我做的羊肉萝卜丸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羊肉。”贺明城给她盛了一碗汤。

  看着碗里都是肉丸子,也没有萝卜丝,陈怡有些动容。

  她不是傻子,现如今肉是多珍贵的东西,她心里清楚。

  来这里差不多也有十多天了,贺明城不仅拿了猪肉,还做了羊肉。

  吃过饭,贺明城想了想叫住她。

  “小陈同志,今天王春丽在大队里说了咱们俩住一个房子的事情,可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语气很无奈。

  陈怡虽然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之前她也想到了,现在事情发生了,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没关系,我们之间又没有事儿,不怕人说。”她没有在意这些,后世繁华与男人合租的女人不在少数。

  贺明城欲言又止,他知道陈怡可能不清楚事情的严重性,说的多了也没用。

  第二天早上,陈怡刚起来,就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推开门一看,不就是方晓丽吗?

  “陈怡,你还好吧?”方晓丽看到她赶紧过来说道:“现在大队里风言风语的很多,你不要出门了。”

  那些农村妇女说话很难听,说什么的都有。

  她听到都有些面红耳赤,很想发火。

  如此可以预料到,陈怡要是听到了,恐怕都得跳起来砂仁。

  这突如其来的关心,让陈怡有些懵。

  不过想起昨天贺明城跟她说的,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没关系,我不在乎的。”她笑着安慰对面的人。

  很感谢方晓丽能在乎她的事情,不管怎么样,这是跟原主的感情,她挺欣慰的。

  方晓丽看她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禁着急的说道:“陈怡,这不是小事情。万一有人过来骚扰你呢?其他人指指点点也是很大的问题。”

  她扪心自问,自己是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如果是她的话,那还不如赶紧收拾包袱回家了。

  陈怡见她这样,转头看向贺明城,他也是一副严肃的样子。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

  就算是知道又能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

  想到这里,她一时间觉得头疼。

  方晓丽拉着她的手,说道:“陈怡你别担心,具体情况我们都知道啊,到时候让大队长出面解释一下就行了。”

  听着这些安慰的话,陈怡并没有说什么,这恐怕很难。

  要是真的这么简单还好了呢。

  方晓丽及时转移话题,说起了最近在知青点的事情。

  大家现在除了上山捡柴,基本上就是在家里待着。

  冬天就是猫冬,种不了地。

  东北不像南方,可以种几季粮食。

  大家平日里没啥事儿,就喜欢看封禁的小说。

  方晓丽以前都不敢看,如今听他们说起来,心里也痒痒的。

  也就是当着陈怡的面说,其他人可不知道。

  陈怡笑了笑说道:“你啊,那些书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的,以后别想着去看。现在不让看就是有原因的,别因为看小说再犯事。”

  这些事情她不用提醒,方晓丽心里也明白。

  “陈怡,你这屋还挺好的,最起码比知青点宽松。你都不知道,每天晚上挤着睡可难受了。”方晓丽一遍遍的叹气。

  精神上跟身体上必须要有一个满足的,她不要求看小说来满足,但是也要让她睡个好觉吧。

  陈怡没说什么,转而问起了其他事。“你给家里写信了吗?”

  一般来说她们到了就要跟家里报平安,另一方面也是要给家里留个地址,以后通信也方便。

  方晓丽点了点头,“来的第二天就邮寄了,你没写信吧?”

  闻言陈怡摇了摇头,一个是因为她不知道原主的家庭住址,另外一个就是字体。

  她怕贸然写信,会被那个家察觉。

  再说了,就凭之前的信息,估计她就是死外面,也不会有人找她的。

  方晓丽露出一副了然神色,“我就猜到你不会写,不过我让我爸跟你家里打声招呼了,咱们安全抵达。”

  这样也好,陈怡心里也放心了。

  两个人一直聊到下午,怕太晚了天黑,就让她先回去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去送方晓丽,陈怡心里也有些忐忑,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议论自己。

  一张嘴难辨百张嘴,黑的都能给你说成是白的。

  就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李庆林在他们吃早饭的时候就过来了。

  “小陈同志啊,真是不好意思。俺们也没想到会有人过来,这下子让你受委屈了。”他一脸的愧疚,不知道该怎么说。

  陈怡放下手里的筷子,“大队长,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事儿还得劳烦你跟大家说清楚。”

  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她也想象的到,对自己处境会十分困难。

  李庆林点点头,却一脸无奈的说道:“小陈同志啊,不是俺不帮你,话都说了,但是没人信啊。”

  “但是今天发生了这事儿,那确实跟我有关系,你放心,该解释的我一定解释清楚。”

  有些事就算是解释清楚了,但也要有人相信啊。

  现在的情况就是,根本就没人相信陈怡跟贺明城是清白的!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