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一点多,陈怡准备睡午觉时,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

  她起身从窗外看去,院子里围着好几个人。

  穿啥棉袄,陈怡站在楼道的铁栏杆处往下看。

  “你个不要脸的!我打死你!”杨慧此时头发散乱,看起来颇为狼狈。

  而她手里抓着的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同志。

  那个人一言不发,死死的防御。

  但是只管防御不去攻击,那又有什么用呢?

  “哎呀行了,那都是没影的事儿,你快放了小吴知青!”一个嫂子过去拉架,主要还是两个人太邪乎了,头发扯掉好几捋了。

  地上是白色的雪,散落的头发看着显眼又渗人。

  “你干啥!”杨慧嗷唠一嗓子,推开去拉架的嫂子。

  “可不是你家老爷们儿被撬墙角,你说的轻松,有能耐让她去找你家爷们儿去!”她一脸怒气,现在是谁拉架就干谁。

  这场面混乱的不得了,一时间谁也不敢去拉架了,拉架也不得好,去干啥?

  还容易挨骂,吃力不讨好。

  索性大家都站在那里看着热闹,打死一个少一个,谁也不管了。

  “都住手!干什么呢!”李主任赶过来的时候,脸都黑了。

  怎么成天打架!

  “杨慧,你干什么!赶紧松手!”李主任上前去扒开两个人。

  这一分开,杨慧坐在地下嚎啕大哭,“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一边哭,一边拍打着地面。

  李主任脸都黑成锅底色了,气的不行。

  打人还有理了?不让你打人还委屈上了,真能耐。

  转头,她看向另一个人,“小吴知青,你没事吧?”

  其实看吴丽丽那样也不像没事的,只不过发生了冲突,尽量就是大事化小。

  吴丽丽把头发归拢一下,露出清丽的脸蛋。

  脸上倒是没有伤痕,看来一直在护着脸的。

  就是手背上有几道血淋淋的伤痕,看起来很吓人。

  她看向李主任,说道:“我像没事的样子吗?这个杨慧血口喷人侮辱我,说些莫须有的事情!”

  这气愤的表情足以证明,人家有多生气了。

  闻言李主任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安慰道:“小吴知青你放心,我肯定会严厉批评教育她的。”

  “凭什么批评我!”杨慧站起身来,对李主任说道:“她总去我家找我男人,这不是明摆着想勾引人?!”

  “看看她那个騷样!都上人家屋里了,不要脸!我呸!”

  这一口吐沫,差点吐在人家身上。

  李主任神色冰冷,厉声说道:“给我闭嘴!你是捉奸在床了还是怎么?人家是谈的工作!”

  因为杨慧的男人在林场也算是技术员,跟这些知青大学生来往比较多。

  所以经常有知青去找他,吴丽丽是其中一个,不过人家长得好看又年轻,所以杨慧见不得她来。

  每次吴丽丽过来,李敏强眼珠子都能黏在人家身上,看的她来气。

  这不今天李敏强去公社不在家,吴丽丽过来找人去开会。

  结果杨慧气不打一处来,直接跟人家干起来了。

  吴丽丽脸色也不好看,对她说道:“你不懂就不要乱说,无知的妇女!只会捣乱。”

  像他们这些家属院的,大多数都是无业的家庭主妇。

  没有正经的工作,也不能给家里的男人帮忙。

  不说帮忙了,不捣乱就不错了。

  这个杨慧就更过分了,除了捣乱,还瞎猜别人之间的关系。

  “你说谁无知!”杨慧大声吼道:“你不要脸勾引我家男人,你好到哪里去了。读书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吗?还大学生呢,贱皮子!”

  眼看着杨慧越说越过分,李主任立马扯住了她,“你跟我回办公室!”

  说完,她也不顾杨慧大喊大叫,直接拖着人去了办公室。

  吴丽丽脸色难看,也回去了。

  整个院子的人看都走了,也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不仅是杨慧值得大家讨论,那个吴丽丽也成了她们的讨论对象。

  “哎?你说杨慧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不知道,咱们也不认识知青。”

  楼上的陈怡看了一会儿就进屋了,这些人的事情跟她没什么关系。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杨慧太能作了。

  想到自己之前受到的委屈,她决定趁着这次来个报仇吧?

  当天晚上,她换了一身行头,然后借着夜色在家属院附近蹲守。

  此时的杨慧刚从妇女主任办公室出来,这个李主任也真是的,每次都教育这么长时间。

  当官有瘾吧?

  “真倒霉!”杨慧骂骂咧咧的,从围墙路过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

  然后就是受到了一顿拳打脚踢。

  她整个人都蒙了,知道感觉到疼了,这才大叫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

  “杀人了,快来人啊!”

  “啊!!!”

  不过一会儿,没有人打她了。

  但是家属院的人都出来了,一个个的开始找人。

  “咋回事啊。”

  “不知道,好像有人喊杀人了。”

  几个人找到杨慧的时候,这人已经没了力气,头上还套着一个麻袋。

  看着鼻青脸肿的人,家属们都没忍住,笑了起来。

  “杨慧,你这是被谁打了?”其中一个嫂子捂着嘴偷笑起来。

  杨慧看到她们笑了,气的咬紧牙根,“就是你们打的我!”

  现在她如同疯狗一般,见人就咬。

  其他人纷纷离她很远,然后撇清关系,“别瞎说啊,我们可是刚来的。”

  这时,李敏强闻声赶来。

  下午他回家就听说自己媳妇把知青打了,又是给人家道歉啥的,还要跟领导反省。

  回家刚坐下,又听说媳妇被打了。

  他来了以后,家属们也没有再调侃杨慧。

  李敏强拉起来杨慧就回家了,一句话没说。

  等关上了门,他压抑的情绪崩溃了。

  “你一天天的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我求求你了还不行吗?”

  李敏强脸上的表情满是无奈与绝望。

  为什么他要摊上这么个媳妇?

  当初家里非说杨慧是一个能干的姑娘,守家过日子是一把好手。

  这确实没说谎,家里家外收拾的利索,也不乱花钱。

  但是这样的性格却折磨自己生不如死……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