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菊借着月光,看到墙对面丢过来的布袋子,眼中含着泪水。

  她知道不应该收这些东西,但是妹妹不行,她再这样下去非得饿死不可。

  如果因为廉耻心不收东西,那她真的应该带着妹妹一起去死了。

  “大姐姐,谢谢你……”梁小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这么简单的话去感谢。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不让她们去死,所以让大姐姐过来救她们。

  陈怡沉默了一瞬间,“如果饿的不行了,可以找我,我能给你一些吃的。”

  她并没有说以后经常要过来找自己,毕竟她也有家,不能一直帮她们姐妹。

  更何况隔壁的杨桂芳一家也不是傻子,孩子一直不吃饭还能干活,那不是太过于明显了吗?

  到时候不止陈怡有麻烦,这俩孩子也会有麻烦的。

  “谢谢大姐姐。”梁小菊再次道谢,然后便回去了。

  她回到柴房,然后轻轻的把门关上。

  梁小花看着姐姐回来了,问道:“姐姐,你干嘛去了,还不睡觉。”

  “来,把这个吃了再睡。”梁小菊拿出来一块馒头递过去,然后给她倒了点凉水。

  她们没有暖壶,热水是不可能喝的。

  梁小花接过来,诧异的看向她,“姐姐,这是从哪弄来的?”

  馒头还有些温热的触感,软软的,她好久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了。

  “别担心,不是从厨房偷的,你快点吃。剩下的姐姐藏起来明天吃,不要省着。”梁小菊看到妹妹闪亮的眼睛,心里一痛。

  都怪她没用……

  梁小菊恨不得现在就长大成年,带着妹妹出去流浪也行。

  但是她现在太小了,妹妹也太小了,真怕出去没两天,两个人就饿死了。

  梁小花开心的吃着馒头,香甜软软的,真的很好吃。

  她记得只有过年的时候,会有两个馒头,她跟姐姐一人一个。

  至于饺子,她从来没有吃过。

  她这辈子就希望能吃到饺子,人生就圆满了。

  梁小菊给自己倒了一大碗水,喝下去以后,肚子还是咕噜噜的叫唤。

  她直接躺在破被子里面,然后对妹妹说道:“小花,吃完了就赶紧睡觉,知道了吗?”

  “嗯。”小花乖巧点头。

  虽然只有一块馒头,但是她的胃早就饿的很小了,吃了一小块就觉得有饱腹感,水都不用喝了。

  ……

  陈怡第二天早上起来,先把早饭吃了,这才去做衣服。

  最近天气暖和了,她的衣服也做了两套,都能穿。

  贺明城的衣服也做了一件外套,是灰色的,看起来还可以。

  没办法,这时候穿着打扮都有限制,不可能穿太好的衣服,很容易被人盯上的。

  陈怡把剩下的边角收好,然后把衣服重新熨烫一下。

  至于上班去穿什么?

  她打算还是穿原主之前的衣服,除了内衣,原主的衣服她都留着呢。

  反正这时候也没什么新样子,她也不介意这个,就一直穿原主的衣服。

  陈怡找了两件还算一般的衣服,然后留着上班去穿。

  明天她就准备去上班了,早点去能早点适应。

  到了上班这天,陈怡穿上旧衣服,带着手续直接就去了服装厂。

  服装厂就是制衣厂,现在的名字叫春城第二制衣厂,还有第一制衣厂,两个厂子距离很远。

  她顺利的办理了入职,然后被安排到了库房这边。

  库房的管理员也就是后勤部主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怡。”

  林主任点了点头,说道:“嗯,以后你就负责整理库房,里面还有两个人跟你一起干。”

  “都是简单容易上手的活,你看看她们,就是把每个订单的衣服整理到一起,然后会有人过来取货拉走。”

  他指着不远处的两个女同志,她们就是在做这样的活。

  衣服的话比普通东西轻,看着一大堆挺多的,她们搬运起来也不算累。

  陈怡点点头,工作的事情可以慢慢摸索,虽然她没有在厂子里上过班,但是也兼职过。

  每种工作都差不多,会有人带她做的,慢慢就习惯了。

  林主任带她进屋,叫了另外两个人过来。

  “这是新来的陈怡同志,你们带她干活,其他的你们教着来。”他说完就离开了。

  后勤部的主任可不是闲人,这边比其他部门都忙。

  因为事情多而杂,所以很忙。

  陈怡看向她们,先打了一声招呼,“你们好,以后还请多关照。”

  其他两人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

  一个短发的女同志说道:“我叫刘芳,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们。不过咱们这也没啥太复杂的,就是干活。”

  另一个梳着辫子的女同志点了点头,“没错,咱们这也没啥复杂的活。我叫张琴,你先跟着我们干活吧。”

  两个人都很热情,毕竟仓库这边多了个人,她们也能轻松一些。

  不是所有的活都是怕抢,这体力活又不是记工的,随便干。

  她们巴不得陈怡多干点活呢,她们就少干一些。

  一上午的时间,陈怡累的满头虚汗。幸好里面穿了透气的衣服,不然这一身汗都得给她洗澡了。

  反观其他两人则是累的不轻,但是也还好,比陈怡强多了。

  陈怡虽然觉得累,但是并没有放弃,慢慢来,她会适应的。

  原主本来身体素质就不太好,所以这也是正常的。

  多干几天以后,估计就能好一些了。

  中午几个人去食堂吃饭,早上陈怡就领到了饭票。

  他们用饭盒打饭,坐在食堂里吃饭。

  陈怡跟着其他人一样的标准,来了个白菜土豆片,还有一个二合面的饼子。

  其他人都是两个饼子,或者三五个,她吃的不多,就拿了一个。

  别看她干了一上午活,但是她依旧没有那么能吃。

  平时吃多少,现在还是吃多少东西。

  白菜清汤寡水的,根本没有放多少油,就连油花也没看到。

  不过也有肉菜,但是得另外花钱。

  陈怡并没有买,自己是来干活的,其他人都没买,她买了就有点太特殊了。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