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回到库房照例去休息,趁着其他人睡觉的功夫,她去空间换了件里面的衣服。

  没办法啊,她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都是汗水。

  身体太虚了。

  换好衣服,她果然舒服了不少。

  躺在衣服堆旁边,陈怡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不管怎么说,今天已经没有昨天那么难熬了。

  其实这工作也不是累,就是她还不习惯。

  除了身体虚了一些,这些工作还能适应。

  下午的工作倒是很轻松,因为上午有人帮忙了,下午搬运完了,她们就休息等着下班。

  就这样,陈怡连着上了五天班,终于适应了这些。

  这天她刚出门,就看到贺明城回来了。

  提着行李袋,整个人有点疲惫的感觉。

  “媳妇,你这是上哪去啊。”贺明城立马贴过来,身上的男性荷尔蒙都快把人熏迷糊了。

  陈怡赶紧推开他,两个人进院子。

  “干啥啊,路上还有人呢。”她翻了个白眼,然后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

  出去十多天,人都有点瘦了。

  贺明城笑了笑说道:“怕什么,你是我媳妇。”

  说着,他开始手脚不老实起来。

  陈怡赶紧拉住了他的手,说道:“你干什么!我还要上班去呢。”

  “上班?”贺明城立马停下手上的动作,“上什么班?”

  他也没有给陈怡安排工作啊,怎么突然提起上班了?

  况且他就没有准备让人上班,又不是挣得少,他工资养活一家五六口都行了。

  闻言陈怡简单的说了一下她买工作的事情,末了看了下时间,说道:“晚上回来我在跟你说,我快迟到了,你自己做点饭吃吧。”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哎?”贺明城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心里有点难受。

  这一路上就惦记着回来看媳妇,这刚回来人就走了。

  上什么班啊上班!

  “唉……”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先去烧水煮个挂面吧。

  吃完饭再去澡堂子洗个澡,这十几天折腾完了。

  陈怡到了制衣厂就赶紧去仓库,幸好没有迟到,不然领导会对她有意见的。

  刚过来工作几天就迟到,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刘芳跟张琴早早的就过来了,两个人坐在那里嗑着瓜子。

  “陈怡来了,过来吃点瓜子!”刘芳跟她招招手。

  陈怡笑着走过去没有拒绝,毕竟都是一直在一起工作的,什么都不合群,就会被排斥的。

  一共干活的就她们三个人,搞的太特殊也会显得自己特性,不好相处。

  三个人磕了会瓜子,便开始工作了。

  没办法,上班就得干活,因为主任也经常过来看看。

  而且衣服都送过来了,总不能堆在门口放着。

  三个人干起活来也很快,你帮我我帮你的,没一会儿功夫就都给搬完了。

  然后就是等待下一轮送过来衣服,这样周而复始的度过一天。

  下了班回家的路上,陈怡总觉得有人跟踪自己。

  她回过头看去,却都是不认识的人,现在是下班时间,路上的人自然不少的。

  不过她也害怕被什么坏人盯上,就转了好几个巷子,最后自己都差点转蒙了,这才出来。

  走上主道也没多少人了,就感觉没人跟着自己了。

  这一耽误就是十多分钟,不过她也没在意,只要没有坏人跟踪自己了,那就行了。

  ……

  王丽梅在小巷子里越走越迷糊,走了好几个死胡同了。

  她有些发晕,同时觉得气急败坏。

  “这个丫头,去哪了!”

  没错,那个跟踪陈怡的人,就是她。

  接连几天她都没有看到陈怡去家里,心想着这人是不是憋着什么大招呢?

  但是她又坐不住了,索性下了班看到陈怡,就直接尾随过来了。

  先看看陈怡住在哪里也行啊,自己也有个心里准备,有个数。

  结果这人进了巷子七拐八拐的人就不见了,自己也出不去了。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她找人问了路才出去,回家时天都快黑了。

  “怎么才回来啊?”

  王丽梅刚进门,就听到陈国强的问话。

  她心里还憋着气呢,人没找到自己都差点回不来家了。

  但是这些事情她还不能说,就简单的回道:“厂里有事,所以晚了一点。”

  陈国强也没有多问,“赶紧做饭吧,俩孩子都饿坏了。”

  他们住的是平房,但是屋子很大。

  陈莉听到王丽梅回来了,立马从房间出来。

  “妈我饿了,你怎么才回来啊。”她瘪着小嘴,走到门口。

  王丽梅一听这个饿了那个饿了的,心里都快烦死了。

  “我不回家你们就不能做饭吗?”她耐着性子,眼中神色也有些不满了。

  闻言陈国强看了她一眼,“我就说找个保姆,厂里也理解咱们家的情况,可以批准的。”

  现在找保姆是需要审批的,如果情况不允许,上面领导不会同意的。

  而陈国强虽然是副厂长,但从没有想过这个。

  这还是别人跟他提起,家里让每天上班的王丽梅操心,也不是那么回事。

  因为不是家庭主妇,也有工作呢,陈国强也没想到这点。

  后来跟王丽梅说,这人又不同意。

  不同意就算了,他也没劝。

  其实王丽梅当时就是客气一句的,谁知道陈国强当真就以为她拒绝了,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不得不说,她当时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巴掌,咋就那么矜持呢?

  眼看着现在又提起来,王丽梅顺势叹了口气。

  “现在找个保姆也行,陈怡那边安家了,咱们也不用照顾了,省下的钱刚好能找保姆了。”她有意无意的提起来。

  陈国强皱了下眉头,头也不抬的看着报纸说道:“人都结婚了,信里我也告诉她不用回家了,还提她干什么?”

  对于这个女儿,刚开始结婚的时候他确实很愧疚。

  年纪这么小就没了妈,后妈也进门了。

  但是他也照顾不了家庭,家里没有个女人确实不行。

  这他一个大男人带着孩子,家不像家的,完全照顾不了。

  有了王丽梅进门,他这个家才好过一点。

  最起码有人收拾一下,不至于像个猪窝,也有口热乎饭吃。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