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吃过饭,就被刘芳匆匆忙忙的叫走了。

  本来打算歇一歇的,但是没办法,她们的休息时间有限。

  去黑市就得抓紧时间,再拖就不能去了。

  刘芳吃完饭收拾好,招呼一声陈怡,两个人就出去了。

  现在黑市也没什么人管,所以不像以前那样了,来这边还得蒙个面啥的。

  这个时间黑市人也不多,零星几个人走走看看的。

  陈怡看着周围,有点像后世的夜市一样,摆地摊的。

  不过这里的人是摆在巷子里,不是在大街上。

  以物易物或者用钱交易是不被允许的,这时候叫投机倒把,抓住了就是很严重的罪名。

  当然了,现在上面也懒得管了,不像头些年抓的特别严。

  现在多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每个家庭情况差不多,供应不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卖出去多余的东西,然后去买自己需要的东西。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嘛,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刘芳走到一处卖猪肉的地方,看着那肉表皮有些风干了,她过去闻了闻,没有异味。

  “怎么卖的?”

  摊主回道:“九毛钱一斤不要肉票!”

  外面肉店要肉票是六毛钱一斤,但是人家那也是新鲜的啊。

  这肉都快成肉干了,还要九毛钱。

  陈怡看着这肉直皱眉头,还能吃吗?看起来像变质了一样。

  刘芳仔细的又去闻了一下,“便宜点,八毛吧!这肉有点味了。”

  摊主犹豫了一下,反正就这二斤了,就直接装给她了。

  “哎哎?”刘芳赶紧阻止他,说道:“给我来一斤就行了,太多了。”

  说着,她从兜里掏出来几张毛票,数出来八毛钱递过去。

  摊主本以为她都想买了呢,这就买一斤,还讲价!

  “你这同志,一斤肉还讲一毛钱!”摊主有些不高兴了。

  刘芳翻了个白眼,“你卖不卖!”

  摊主没法子,“卖卖卖!”

  他用麻绳给串上一斤肉递过去,拿过来八毛钱数了数放进兜里。

  得,这一斤肉拿回家吃去吧。

  陈怡在一旁看的眼角抽搐,一斤肉讲一毛钱,确实很多了,毕竟在这时候一毛钱能买很多种东西。

  比如散装的糖块,或者是火柴,咸盐,这都能买的到的。

  刘芳拎着肉,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油纸包上,然后揣进兜里。

  陈怡看到这,忍不住问道:“刘姐,你这放进包里还这么捂着,不怕肉坏了吗?”

  虽然她看着那肉也好像坏了,但是再捂着,恐怕就得臭了。

  刘芳笑着挥挥手,“没事儿!我回去就拿出来了。”

  “陈怡你不买点东西吗?我看这东西挺全的,而且还不用票。”

  闻言陈怡不再劝说,而且点点头,看向四周卖货的。

  东西挺杂的,几乎是什么都有。

  不过还真没看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且她最主要的是想过来踩踩点,如果安全的话,她以后过来卖点东西也是可以的。

  两个人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赶紧回单位了。

  要不然回去晚了,主任看到会罚钱的,扣工资。

  一下午陈怡干活也没有闲着,下午的工作比较多,到了下班之前都没有干完。

  不过下班的铃响起来了,大家就放下手里的活,明天再来干。

  陈怡揉了揉酸疼的肩膀,这时间长了确实有点累。

  但目前的工作已经习惯了,再想调动,估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回到家里,陈怡一进大门就闻到了浓郁的菜香味道。

  她进门后,发现贺明城坐在院子里的石墩上面。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她疑惑的问道。

  现在一早一晚依旧挺冷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很凉,坐在石墩上也不怕晚上拉肚子。

  贺明城站起身回道:“等我媳妇呢呗!”

  他笑呵呵的走过来,然后抱住了陈怡。

  “明天我也得去上班了,估计不能这么早回来给你做饭吃。”他语气有些无奈。

  现在陈怡是每天下班时间四点,回家了就四点半了。

  他则是五点钟下班,而且有时候会加班。

  一想到媳妇每天干活这么累,还要回来做饭什么的,他心疼啊。

  陈怡刚要说话,又被他打断了。

  “媳妇,要不你别去上班了,太辛苦了。”贺明城一脸心疼的说道:“这两天晚上你总是睡着了哼哼,这是累着了。”

  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上班没有轻快活。

  更何况是陈怡去买的工作,能买到的自然不是什么好的工作了。

  闻言陈怡摇了摇头,果断拒绝,“你想让我成老妈子吗?一个只知道吃吃喝喝的,无所事事的人?”

  她本来就不想,也是因为自从到了这个年代,她就没事干。

  这样的日子虽然很自在,但是活的没什么意思。

  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没有个说话的人。

  天天等着贺明城下班,然后做饭洗衣服?

  如果出去了也没什么干的,难道要去找附近的老娘们儿小媳妇,成天扯老婆舌?

  那是她最不喜欢干的事情,没意思。

  贺明城却不认同她的想法,说道:“怎么能是无所事事的老妈子?你在家里负责美美的就行啊。你不是喜欢做衣服?那就做衣服啊。”

  “布料什么的我去给你买,你想要什么我去给你弄。”

  陈怡依旧摇头不同意,“我不是混吃等死的,我要做一个有用的人,为家里贡献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听到这话,贺明城知道劝不了了,索性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进屋吃饭,然后贺明城给她倒水泡脚。

  一直伺候她,给她按摩放松,直到人睡着了,贺明城才松了口气。

  这个媳妇儿!怎么说都不听。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今天他都问了,仓库都是体力活。

  不然陈怡也不能累的睡着了都哼哼着。

  可怜他漂亮的媳妇,心疼自己出去干活。

  要不是为了分担家里的事情,陈怡怎么可能出去工作?还不是自己做的不好。

  贺明城心里很清楚这些,所以暗自下决心,一定要给陈怡一个好的生活,努力去工作。

  挣得多一些,这样就不用她出去工作了。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