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怡面带微笑,神色有些拘谨。(都是装的)

  她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林主任,我听说厂里有内部考试,想过来打听打听。”

  跟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如果她一副自信的样子过来找领导,那成什么了。

  一旦她参加考试,然后过不去,自己还有什么脸继续面对林主任?

  让人笑话死都不够吧?

  闻言林主任看了她一眼,想起陈怡是高中学历,便点了点头,“是有这么回事,你想参加考试吗?”

  其实要是刘芳或者张琴过来,他直接就让人回去了。

  但陈怡的高中学历,可参加的,毕竟学到高中了,做个文职还是绰绰有余的。

  “是啊。”陈怡笑了笑说道:“也不知道都考什么,我也没有参加过工作,所以不太懂这些。”

  林主任想了想,回道:“也不是什么难的,大概就是一些你们学过的内容,你要是参加,我这边就填上你的名字,考试在月末进行。”

  具体的每次都不一样,所以他也不能保证是考什么东西。

  陈怡点了点头,这次过来她就是参加考试的目的。

  “那就麻烦林主任了。”

  最后林主任告诉她在哪里考试,什么时间,就让她回去了。

  陈怡回去以后刚好到了上班时间,又是日常的干活时间了。

  只不过这一下午,她都充满干劲。

  一想到自己也能坐办公室之类的,她就开心。

  虽然在哪里都是一样工作,但是坐上文职,以后考大学她就可以有精力复习了。

  没错,陈怡决定等高考恢复就去考大学的。

  现在学历非常的重要,只要好好学,以后出来那就是干部了!

  干部是动脑筋的,不是出大力的。

  下了班陈怡回到家,贺明城还没有回来,她先去空间洗澡,然后换了身衣服。

  出来把饭菜做好,然后就休息一会儿。

  饭菜准备的很简单,家里食材有限,想做的再好也不行。

  虽然空间里有的是好东西,但她不准备冒险。

  上辈子的教训已经够了,她能给贺明城全部的爱,但是不能说自己的秘密。

  这种逆天的东西,说出来也是不能让人想象的。

  所以,她现在不会说出来的,以后也不会。

  贺明城回来就看到屋里点着灯,不用想就知道媳妇回来了。

  院子里晾着衣服,又飘着菜香的。

  他进屋看到人就开始教训起来,“媳妇!我说了不让你做饭,你怎么还做,还有衣服,你累了一天了,衣服放着我洗就行了!”

  生气……

  他真的恨不得自己能分身,一个去上班,一个在家里洗衣做饭,伺候媳妇。

  陈怡笑了笑,衣服是空间的洗衣机洗的,甩干了拿出来晾上就行了。

  其实真不费劲,洗澡的时候扔进洗衣机,洗完澡,衣服也洗好了。

  她有些无奈的说道:“那我不是剥削你呢?你也要上班,咱们俩谁有时间就多做一点活,两口子分的那么清干什么!”

  其实这也是她理想中的婚姻生活,两个人上班,谁有时间多干点活,别什么都不干就行。

  有的男人就是很大男子主义,觉得洗衣做饭就是女人应该做的,这样的人最讨厌。

  难道结婚就是为了找保姆吗?

  不过幸好,贺明城不是这样的人,他很疼自己,还细心。

  本以为就是刚结婚的时候这样,这结婚这么久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疼自己。

  贺明城一脸无奈,随即想起什么,说道:“咱们的东西邮寄过来了,我放在仓房里了,你的自行车也到了,到时候你就骑着自行车上下班,省时又省力的。”

  之前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就给陈怡买了一台女士自行车,不过因为那时候是冬天,所以没有骑过。

  陈怡一听他说也想起来了,自行车买回来也没有骑。

  “那可挺好,以后我能多在家待一会了。”她高兴的点点头。

  这样也能多照顾一下家里,省的让贺明城忙来忙去的。

  她的时间很多,但是贺明城每天上班时间很长,有时需要很早就走了。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快到月底了。

  陈怡也不知道单位考什么东西,就随便看了一些原主的书本。

  那些题其实很简单,复习一下让自己找回了学习的感觉。

  不过就这些课本,她很担心,以后高考会不会更难一些?

  听说那年录取的人不算太多,主要还是考试的人多。

  有些人初中毕业的都去考试,所以录取的当然很少了。

  她想了想,以后有机会还是多找一些这个年代的书本吧,学的多不亏。

  这天中午还不到休息的时间,林主任就过来叫她。

  “明天就是考试了,你自己别忘了时间。”林主任过来就是为了嘱咐一下。

  虽然陈怡的高中学历不假,但是文职跟学历没关系。

  闻言陈怡点点头,“放心吧林主任,我会尽力的。”

  当然要说尽力,难不成是手到擒来?

  万一考了个自己不懂的,然后没通过,那不是让人笑话死!

  林主任满意的点点头,不管陈怡考不考的过,跟他都没有关系。

  等人走了,刘芳跟张琴就过来了。

  “陈怡,你要去什么考试?”刘芳疑惑的问道。

  虽然她们也想到了厂里内部考试,但是没想陈怡也去了。

  之前什么也没有听说过啊。

  闻言陈怡笑了笑,回道:“就是厂里的内部考试,我还不知道能不能过呢,就是去凑合热闹。”

  先别把话说的太满了,跟谁都一样。

  不论是有没有把握的事情,谦虚一点总没有坏处吧!

  闻言刘芳诧异的看着她,“你可真厉害,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去参加。”

  一旁的张琴也跟着点头,她们学历在这呢,去考试也不一定能过。

  不说她们,就是那些高中学历的,也不是一次就能过。

  有的人考两次也不见得能过。

  刘芳忽然想起来什么,问道:“陈怡,你是什么学历啊。”

  陈怡大方的回道:“高中学历啊。”

  其实原主毕业的时候根本学不到什么了,整天学习别的东西,课本上的知识学不了多少。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空间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