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寒在南山县城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就到了双峰镇。

  不过远远看到左峰山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山上的迷雾好像有变化,走的时候是后山有雾,前山没雾,现在却成了上半截山有雾,下半截没雾。

  这是阵法有调整啊,杏老为啥要调整呢?

  他急忙策马进了萧家,然后就被五姐拦住了,“弟,停,停一下!”

  “怎么了?”

  萧寒看出五姐紧张的样子,他忙下了马。

  “家里有客人!”

  “然后呢?”

  “找你的!”

  萧寒跟着五姐进了院里,见到了爹娘,看到了大姐和大壮,就是没看见客人。

  见萧寒回来了,老爹萧四海道,“是玄符宗来人了,说是找你有事。”

  “人呢?”

  萧四海犹豫再三,问道,“儿啊,你在宗门里没偷东西吧?”

  偷人有可能,偷东西绝无可能。

  见萧寒摇头,萧四海这才放了心,于是示意大壮拿了一个巨大的炮仗出来。

  他一点火,一道火光立即冲天而起。

  云层之上,一叶小舟悬浮空中,舟内一个中年妇人正坐着饮茶,表情一板一眼,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女人该有的风情韵味。

  当烟花在仙舟旁边炸开的时候,妇人的动作毫无停滞。

  “师父,他回来了。”

  妇人旁是一个十五六岁,明眸皓齿的少女,脸上虽还带着些许稚气,眼神却是炯炯。

  “你自己可以应对吗。”

  “可以。”少女已经掏出了大宝剑,做御剑姿态。

  “去吧,跟你的尘缘做个了断。”

  少女动作微微一滞,然后立即随剑跃出仙舟。

  ~

  萧寒抬头望天,脑子里飞速运转,这玄符宗来找自己干嘛,自从被玄符宗送回原籍,他和玄符宗就没什么关系了啊。

  就算有一些香火情,以后自己多多照顾玄符宗的符箓生意也就是了,不会是想重新把自己收入门楣吧?

  正想着,天空中出现一道剑光,萧寒定睛一瞧,有人!

  待离近了些,他也看得分明了,这不就是原主心心念念的崔家妹妹崔玉崔天娇吗!

  她可以御剑?!

  萧寒首先发出这样的疑问,还没来得及细想,崔玉就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萧寒忍不住拿她跟阿翡姐姐做了一下对比,嗯,还是崔大姑娘更有女人味。

  萧四海很有眼力见,早就把老婆孩子都拉走了,甚至连丫鬟都带出了家,此时萧家就只剩萧寒和崔玉了。

  “好久不见啊~”萧寒露出一个很有风度的微笑,毕竟以前的事他早就放下了。

  崔玉却一直板着脸,和她在玄符宗的时候一样,“我不是和你叙旧的,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协助调查。”

  “行吧,”萧寒点点头,又问,“你竟然可以御剑,这是已经筑基了?”

  “是,我问你……”

  真厉害,才十五岁就筑基了,萧寒又道,“可是苟胜师兄说,刚刚筑基不能独自御剑啊,怎么你后面没跟一个人啊?”

  崔玉不再被萧寒牵着鼻子走。

  见她不吭声,萧寒随意坐下,“有什么就问吧。”

  崔玉保持严肃表情继续问,“我的问题和苟师兄有关,我且问你,苟师兄是否亲自把你送回了家。”

  “是啊,不过他没落地,给我贴了一张鸿毛符就把我踢了下来。”萧寒回答。

  “之后他去了什么地方。”

  萧寒:“不清楚,应该是去接引一些有潜力的新弟子吧,怎么,他还没回玄符宗?”

  崔玉:“他已经死了。”

  “什么!”正要饮茶的萧寒停下动作,那么稳健的苟师兄竟然死了?!

  崔玉:“宗门内的亲传弟子和内门弟子外出任务,每人都要领一副本命符,弟子一张,师父一张,前些天苟师兄的师父向掌门汇报,苟师兄的本命符已经灰了。”

  萧寒叹了口气,“苟师兄其实人不错的,可惜了,不过你从我这里也问不出什么,那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崔玉,“但你也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后一个见过苟师兄的人。”

  萧寒摊摊手,“这就是我能告诉你的全部,你们还是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崔玉其实也没对萧寒抱有什么希望,总不能是他杀人夺宝吧,苟师兄堂堂筑基中期,而萧寒只不过是炼气三层。

  等等!

  崔玉突然一拳击向萧寒。

  萧寒翻身从椅子上躲开,随后崔玉上前再打,萧寒只能用力格挡,他的基本功还是不错的。

  不过对方毕竟是筑基,萧寒感觉有些吃力,于是垃圾话干扰,“崔老二,你干嘛啊,我知道的都说了,怎么你还要刑讯逼供不成!”

  信不信我告诉你姐!

  崔玉收了手,表情复杂地看着萧寒,“你现在是炼气四层?”

  “不愧是筑基大能,让你看出来了,”萧寒得意道,“到家没几天就突破了,说不定哪天我也能筑基呢。”

  崔玉轻咬着嘴唇,“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萧寒踱了踱步,“我觉得你们可以从仙舟找起,苟师兄很可能是被杀人夺宝了,他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仙舟价值不菲,如果能找到仙舟,很可能会找到凶手。”

  “仙舟上的定位符被毁,找不到,”崔玉解释了一句,又不甘心地问,“还有吗。”

  萧寒:“别的我就想不到了,不过还是希望你们能尽快找到凶手,为苟师兄报仇。”

  崔玉看着萧寒沉默片刻,转身御剑而起。

  回到仙舟之上,崔玉把萧寒的回答转达给师父碧莲真人。

  碧莲真人放下茶杯,“早就料到了,这个倒是不意外,那小子可有跟你说些别的。”

  “没有。”

  “真的没有?”

  “可能他也放下了吧,”崔玉道,“徒儿也放下了。”

  “放下就好,玉儿,你的悟性,你的资质都是同代中最好的,在你面前有大好的前程,千万不要为了儿女私情分心乱神。”

  “徒儿知道,不过徒儿还有一事相求。”崔玉径直跪在碧莲真人面前。

  碧莲真人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如果和那萧寒有关,我现在就去把他杀了,断了你的心魔!”

  “师父千万不要!”

  碧莲真人冷笑一声,“还真的跟他有关,你等着!”

  说着,她直接跳出了仙舟……
被宗门退货后,我自立仙门!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