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水面上,渐渐泛起波澜。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驻守北城的开脉强者,都察觉到一缕危险的气息。

  “家主,我们应该怎么办?”四长老陈留一脸紧张的看向陈阳,刚才察觉到那危险的气息,虽然只是一缕,依旧让陈留如临冰窟。

  不可敌!

  这是陈留唯一的念头。

  可再害怕,也要想办法阻拦这妖兽,否则的话,陈城岂不是保不住了?

  听着陈留的话,陈阳深吸一口气,“这妖**给我,我在城池外解决它,你们一定要守好陈城。”

  “不行,千金之子不立危墙,家主你岂能冒险!”听到陈阳打算出城应战,陈留连连拒绝。

  “若是在陈城内战斗,保不齐会损害避水大阵,若是避水大阵损坏,咱们的努力可就都付之东流。”

  “你也不用劝了,就这么定。”

  话罢,陈阳纵身一跃,驾着一叶扁舟,朝着北方缓缓驶去。

  而插翅虎和掠光鹰,则盘旋在陈阳头顶,注视着平静水面下的一举一动。

  蓦地,水面泛起一阵涟漪,陈阳见此,眸光一动,一股灵气汇聚在手中。

  哗啦啦。

  随着一道旋涡浮现,一头长着狼头,身体却是蟒的妖兽从水中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陈阳。

  陈阳见状,自船上跃起,跳到掠光鹰背上。那妖兽一击咬空,将嘴里小舟残渣吐掉,吐了吐蛇信子,注视着陈阳的兽瞳之中,流露出一抹嗜血之意。

  “血狼寒蟒!”一脸谨慎的注视着这妖兽的陈阳,缓缓道出妖兽来历。

  血狼寒蟒,大乾境内有名的妖尊境妖兽,其妖尊血脉极为怪异,乃是嗜血狼和寒潭灵蟒两大妖尊血脉融合形成。

  一般来说,这种杂血血脉,是赶不上传承给它血脉之力的纯血血脉。

  毕竟血脉交融之中,多少都有些排斥,在抵消这排斥的时候,都要消耗大量的血脉力量。

  这也就导致,杂血妖兽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都比不上纯血妖兽。

  当然,必须要有传承关系才能比较。

  要是胡乱比较,那可就乱套了。就像蛟龙的血脉再杂,也比普通纯血妖兽要强。

  不过万事总有例外,就像血狼寒蟒这种两大血脉完美融合的妖兽,其无论实力还是天赋,都比嗜血狼和寒潭灵蟒要强。

  同时由于完美融合的缘故,这血狼寒蟒更是能够施展出,嗜血狼和寒潭灵蟒的天赋妖术。

  言归正传。

  插翅虎和血狼寒蟒相视片刻,旋即在同一时间,插翅虎和血狼寒蟒掠向对方。

  “吼!”

  插翅虎发出一声虎啸,脖子一扭,躲开血狼寒蟒的攻击,而后虎爪用力拍下,生生将血狼寒蟒拍回水中。

  再度浮上水面的血狼寒蟒,摇了摇自己的狼头,兽瞳瞥向插翅虎,漏出一抹疯狂和怨恨之色。

  “嘶嘶嘶!”

  血狼寒蟒发出一声嘶吼,自其口中,一团血色黏液浮现。

  透过血狼寒蟒的狼头,黏液散发出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这是……寒潭灵蟒的天赋妖术!”陈阳神情一凛,旋即一脸慎重的看向插翅虎,“插翅虎,要小心。”

  插翅虎点了点头,虎元破随即释放而出。

  被动挨打可不是插翅虎的性格,你有天赋妖术,我就没有吗?

  两大天赋妖术对轰在一起,其所产生的波动,顿时引起陈城震动。

  一些距离北城墙较劲的开脉强者,感应到这波动,纷纷掠至北城墙上,和陈留站在一起。

  “这是……这是血狼寒蟒!四长老,快让陈家主回来。”城墙之上,看清妖兽的齐家老祖面色大变。

  “我看家主还没落下风,为何要让家主回来?”陈留疑惑道。

  “四长老你有所不知,这血狼寒蟒之所以落在下风,除了陈家主的御兽实力强悍以外,更重要的一点,乃是这血狼寒蟒在隐藏实力。”

  “隐藏实力?”看着和插翅虎打的有来有回的血狼寒蟒,陈留心生悸动,旋即连忙问道:“齐老祖,还请细说。”

  “来不及细说了,我只能告诉你,这血狼寒蟒除了有嗜血狼,以及寒潭灵蟒的天赋妖术以外,还有一种强悍的天赋妖术。”

  “这天赋妖术乃是两种血脉完美融合的产物,一到施展开,以目前血狼寒蟒的实力,怕是凝丹中期也挡不住!”齐老祖焦急道。

  “对啊,四长老,赶紧让陈家主回来,这血狼寒蟒实力已然不可敌,在加上如此强悍的天赋妖术,陈家主更不可能战胜了。”

  “没错,四长老,不可再犹豫了!”

  听着众人的话,陈留急忙看向陈阳,“家主,赶紧回来!”

  “回来,为何?我……”

  陈阳话刚说一半,众人便惊骇看到,一团紫色光芒瞬间笼罩住陈阳。

  嘭!

  爆炸声响起,一团冲天烟雾,彻底掩盖住众人的视线。

  “不!”

  齐老祖一锤城墙,“该死的,若是我能早来一会儿就好了!”

  剩下的一众强者,也都陷入呆滞之中,谁都没有想到,这妖兽的天赋妖术施展的如此快,快到众人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而且,一代妖孽陈阳,竟然死在了这里。

  同时众人心中也生出阴霾,陈阳死了,那他们还能守住陈城吗?

  “该死的,我宰了你!”

  陈留双眸通红,打算跳出城墙和血狼寒蟒战斗。

  好在众人眼疾手快,连忙拉住陈留。

  “四长老,咱们不能再损失强者了。”

  “是啊,四长老,若是你再阵亡,咱们还怎么守城!”

  陈留知道众人的意思,也只得咬牙点了点头。

  血狼寒蟒戏虐的瞥了眼城墙众人,似乎是在讥讽众人,连家主的仇都不能报。

  虽然刚才那一击,消耗了血狼寒蟒大部分灵气,但依旧可以收拾掉城墙上的歪瓜裂枣。

  嘶嘶嘶。

  吐了吐信子,血狼寒蟒现在想的是,一会儿破城之后,该怎么享用这些物华天宝之族。

  想到此处,血狼寒蟒砸了砸嘴,一想到人族的味道,它就有些忍受不住。

  “好家伙,还真疼。”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陡然传出。

  这声音是……是陈阳!

  众人惊喜的看向烟雾所在的地方,烟雾消散,一道挺拔的身影,正一脸微笑的看着众人。
御兽世家的崛起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