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羽轩到底怎么样了”?买药刚回来,见林克正扶着唐羽轩躺下,紫凤则扶着衣服被撕扯过的细腰气喘吁吁提着药说道。

  呼…,林克长舒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没什么大碍了,只要再把止血的伤口包扎好,再服用些补血的草药,以他这体魄,应该没什么问题”。

  “吃饭了”,这时厨房边传来了吆喝声。

  “紫凤,你先去吃饭吧!我帮羽轩包扎下伤口”,林克听后对紫凤说道。

  “爹,还是我来吧!你也忙这么久了,我又不是不会”,说时坐到竹凳边,拿起买来的外敷药,开始在白布上上粘稠的药膏,那细心程度让人惊叹。

  “好吧!那这药我让你娘去煎好了”,扭不过紫凤的林克只好提着草药走出房门。

  “过了不久”,紫凤拿起弄好的药贴走到床边,看着唐羽轩,出血的手臂已经在刚才换衣服时清洗干净,脸色却有些发白,而紫凤则忍住要滴出的眼泪,小心翼翼的抬起他左手,轻轻的把药膏贴了上去,开始用线绑起来…

  “哟,好痛…”,正在和小虎吹牛的唐羽轩不由说道。

  大家可能要问唐羽轩不是昏迷不醒么!怎么还能说话?其实嘛!是他正在和小虎通过细胞触动脑电波通过进行精神上的交谈,虽然他不能睁开眼睛,但浅意识还是清醒的。

  “安啦!是紫凤在给你上药呢”!看她好像要哭的样子呢!

  “小虎,我就弄不明白了,我睁不开眼睛,怎么还能和你讲话”?唐羽轩对此非常惊讶,自己处于昏迷状态,身体也不手自己控制,却能和小虎正常说话。

  “安啦,你变成植物人我都能和你说话的,只要你脑细胞没坏死的情况下,我都能和你说话的”,小虎对此感到骄傲。

  “呸,你才成植物人呢!要是这样就成植物人了,你把人也说的太垃圾了吧!人的潜能是无限滴”,唐羽轩自夸道。

  “轩哥,今天我真挺佩服你的,居然野兽来你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这才像男子汉嘛!”小虎夸奖道。

  “什么啊!想想当时那情景,我现在还后怕呢!那个像狗一样的东西,没想到这么厉害”,唐羽轩不由说道。

  “这个属于犬科,由于常撕咬牙尖而长,所以极其锋利,如果当时它咬到你整个手臂,估计这只手就废了”,小虎分析道。

  “噢!好险,幸好没咬到”,唐羽轩听后说道。而紫凤包扎完后见唐羽轩一时半会好不了,于是帮他盖好床单,半掩门走了出去,擦拭了眼角的泪痕,朝厨房走去…

  “来,紫凤,快吃饭了”,筱兰拿过碗筷递给紫凤说道。

  “嗯”,紫凤接过坐下应道。

  “羽轩他怎么样了”?正在吃饭的蓝鸟问道。

  “还昏迷不醒呢!”紫凤刚要将夹着的菜送进小嘴,听到蓝鸟的提问,她停下回答道。

  “紫凤,你们下午到底怎么了?羽轩伤成那样,而你…”,想起紫凤回来时那破烂不堪的衣服和凌乱的头发,林克严肃的问道。

  这时紫凤放下了,而那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看着整个人显得楚楚可怜,那种忧伤,是一种真情流露的伤,再配上那绝美的瓜子脸,就算装病的林黛玉在世,岂能与她相提并论?

  '于是说道:“在谷林尽头,本来和羽轩在说着话(她不可能说是在讨论她那吹弹可破的是否有刮伤),突然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把将我推开,正当我起来想骂他时,却看他整个左臂被鲜血染红,而在不远处,我看到镇上曾经提到的拥有两颗巨大獠牙的‘啮齿兽’…,紫凤将下午整个过程道了出,如何对付啮齿兽、如何撕掉衣服为他包扎、如何扶着羽轩回来…”。

  “什么?你说你们遇到了啮齿兽”?林克有些吃惊的看着紫凤。

  “羽轩一人将它打跑了”?蓝鸟有些不自信的问道。

  “你说羽轩为了你差点没了左臂”?筱兰也问道。

  “对啊”!紫凤肯定的回答道。

  “你们真的太幸运了,居然能在啮齿兽嘴下存活”,现在他对唐羽轩的有了新的认识。

  “爹,我看羽轩除了刚开始被咬伤外,很轻松就把它打跑了,啮齿兽真有那么厉害?”不光是紫凤,就连蓝鸟他们也盯着林克,帝国盛传的啮齿兽居然能被唐羽轩打跑?这很难让人信服。

  “镇上那些说的也只是模模糊糊,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就大概的跟你们讲下吧…”!林克顿了顿接着又说道:“在20年前,纳正祭祀乘着黑煞帝国内乱,选取精锐部队——由熊世华带领的帝都黄狮军团猛虎连,作为夺取巨特小镇的先遣部队,可还未等猛虎连传回消息,大部队就贸然开进,结果在比尔雷山系一处茂密的树林中,被大量陷阱、弓弩及包括大量啮齿兽在内的野兽轮番攻击,开始大家并没在意这些野兽,都用心提防不知名的陷阱。

  可那长着两颗巨大獠牙的啮齿兽,在接着士兵时,他们很自然的想用手拨开,可张开血嘴的啮齿兽,一口将手活生生的给撕扯下来,而有的则直接被咬断喉咙大出血而死,直要接触到的,不死即伤。

  那啮齿兽的撕咬能力,它能将长矛瞬间咬断,在长官和大部分官兵惨死的情况下,我们上百人且战且退,最终还是有三十多人突围了出来,可各各都偏体鳞伤…

  最终我们约定各自回家,就当600多号人的部队全员牺牲了吧!因为即使当时我们回到帝都,也会被纳正祭祀以逃兵罪论处的,所以才暗自将众人遣返回家的…

  到后来,不明所以的纳正祭祀以全军壮烈牺牲收尾,更加激起了民众对黑煞帝国的仇视…说完林克面部明显有着伤心而愤怒的神情。

  “爹从前在部队待过”?蓝鸟倒是对此很感兴趣。

  “是当过几年小参谋”,林克缓和了神情,这一积压多年的陈年往事终于吐了出来。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紫凤不由感叹道。

  “一个人的成长是需要经历无数才会慢慢成熟,而在这一过程中,每个人都在这一过程中追求经验以便更好的适应社会的发展,而所走的道路不同,便导致了人好与坏的区别!对于这,我认为你们不必经历了才学会懂,因多听长者的处事方法和学习,这将对你们大有裨益,希望你们能够明白…”,对着两个正在吃饭的孩子讲道。

  紫凤将目光移向蓝鸟,蓝鸟做出无奈的神色,而后朝门口偏了偏头,自己率先说:“我吃饱了”。

  而紫凤则悄悄竖起大姆指,也说道:“我吃饱了,娘我去看看羽轩怎么样了,等下吃完叫我,我好洗碗”。

  “嗯,你去吧”!筱兰柔声说道。

  “哎,我还没说完呢!你们怎么走了”?林克见他们走了,不由望着他们说道。

  “老哥,真是佩服你,每次都能想出好办法”,紫凤走上前去搂住蓝鸟的胳膊说道。

  “你看你想什么样子,姑娘家的,拉拉扯扯的,你再看看你这衣服,快去换洗下你这身,别人还以为我们家进流浪汉了呢”!摔开紫凤的手臂,蓝鸟不由教训道。

  “哦”!紫凤低头看了看那微微露出的雪白细腰,再想起刚才在草丛里不小心亲到唐羽轩的脸那幕,不由微微低下那粉红的脸颊。

  “那你去帮我照看下羽轩,我洗好就来”,说完乐滋滋的朝前面自己屋里走去。

  看着紫凤走进屋里,蓝鸟无奈的走进了暂时属于唐羽轩的房间。

  “孩子他爹,行啦!他们以后自然就会明白了,现在你说多了他们还觉得烦呢”!筱兰劝道。

  “可我都是为了他们好啊”!林克又说道。

  “这个我知道,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嘛”!筱兰又说道。

  “你呀!就是太溺爱他们了”,林克无奈地说道。

  “呵呵,吃饭吧!菜都快凉了”,筱兰催促道,而她心里在盘算着羽轩这个人怎么样,林克则有意培养唐羽轩,他总感觉唐羽轩身上散发着王者的气息。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