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朕真是爱死你了”,说时邳克斯搂过李艳又亲又摸的,幸好这是内宫没什么外人。

  “陛下,只要您开心,臣妾愿为你做任何事”,说时翘,臀坐在邳克斯大腿上,而两支纤纤玉手则挽着他的脖子上,而娇红欲滴的樱桃小嘴则吻向邳克斯额前,看他身体突然抖动,我看肯定是飘飘欲仙的感觉。

  “美人,朕愿为你抛弃一切”,说时狂热的紧搂李艳,而手则不安分的开始在她全身上下游走,而口中则喘着粗气开始亲吻的脸,颊。

  “陛下,有下人在呢!不好吧”!李艳娇,喘着说道。

  “怕什么,他们都是我的亲信,如果你觉得不好,那我就让他们退下吧”!邳克斯说时扶起李艳,招呼下人退去。

  “美人,现在可以了吧”!邳克斯嘿嘿说道。

  “陛下,您真坏”,说时便想玉手轻打邳克斯。

  “朕坏?哪里坏了?走,去床上探讨下坏的话题”,说时便弯腰抱起李艳。

  “报”,这时外面传来了禀报声。

  “正兴起的邳克斯被这声‘报’浇了一盆冷水,自然激动下却大半。

  这时他自得放下郑艳说道:“美人,进内稍等片刻,朕马上就来”。

  “嗯”,李艳柔声说完有些抱怨的朝内室走去。

  “进来”,这时邳克斯顿时阴沉着脸。

  “报告陛下,冷枫祭祀求见”,士兵见皇帝黑着脸,自是紧张的说道。

  “不知道我在忙吗”!斯克斯大声喝道。

  “陛下,可冷枫祭祀说很急,无论如何都要见您啊!”士兵更加颤抖的说道。

  邳克斯还是压制住不让自己暴发,毕竟是在冷枫祭祀的帮助下才能上位,况且自己的势力远不如他,所以得时时顺着她,等有一天…邳克斯眼中显出摄人的目光…

  马上收起锋利的目光,对着正因害怕发抖的士兵说道:“请冷枫祭祀进来”!

  “是”,士兵如获救命稻草般的谢恩慢慢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一身名穿长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一袭深黑的着装充满了神秘感,伴随着他的进入,原本暗黑的殿堂被照的明亮无比,顿给人一种压抑感,邳克斯每次见到都有这种感觉,对于一个祭祀强者来说,大气中所含的各种元素都能通过感应而成为他们的武器,而晨冷枫不过是利用光明元素的窥探星术—通过激活元素能量使之燃烧释能,从而形成了这一祭祀之术。

  “不知老师深夜来此,不知何事”?邳克斯颇有不满的说道,但仍用尊敬的眼神望着晨冷枫说道。

  其实晨冷枫也有些过意不去,现在说不定邳克斯正和艳儿翻云覆雨呢!自己突然来此,确实…

  咳咳…,晨冷枫干咳几声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陛下,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实在是过意不去,但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向您禀报”。

  “老师哪里的话,有你才有我的今天,你叫我肯定会到的”,邳克斯见晨冷枫和平时有些不对劲,马上说道。

  “陛下扯远了,说说我今天来的目的吧!”晨冷枫也不等邳克斯同意就朝旁边大椅坐下。

  “我上次跟陛下说过我们设计的一个引特奥帝国上当的一个圈,如今在巨特镇已布满重兵,据探子来报,特奥国一支部队已经进入菲雅城休整,估计不久可能就会进入预设的圈套,今天特意来禀明陛下。”晨冷枫几乎一气喝成。

  “难道他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入陷阱?应该是师父做了很多迷惑特奥帝国的事,才让他们认为我们有机可乘吧”!邳克斯想了片刻便回答道。

  其实晨冷在当初几个王子中选择了邳克斯,最重要的是看到了他的分析和判断能力,对于一件事能快速准确的判断,这是别人所没有的优势,所以这几年来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帮住邳克斯顺利上位,对于皇权的争夺,放眼于世界都是如此,好一点的皇帝,在自己坐上宝座之后会给自己其它兄弟弄个什么国舅呀、侯爵呀给你做,要是狠点的,直接赶尽杀绝。

  “陛下说的没错,撤走巨特的兵力和西边因兽族入侵而急需大量兵力防守的假象,紧此就引起了特奥国吞噬我巨特镇的野心,这此虽不能动摇他们的根基,但如果使他们全军覆没,那绝对能打击他们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晨冷枫本来就黝黑的脸上再加上那冷笑的表情,看的邳克斯直冒冷汗。

  “师父,这次整个计划的决策权就全交给你了,希望你能杀杀特奥国的气势”,邳克斯说道。

  “一定不负陛下重托”,晨冷枫终于站了起来道。

  “嗯,师父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有我要去休息了”,邳克斯故装困意浓浓。

  晨冷枫其实也明白他所言‘休息’的含义,但也不说破,毕竟他想用色来拴住邳克斯。

  “那打扰陛下了,没事了”,晨冷枫答道。

  “没事就退下吧”!邳克斯手袖一挥道。

  “谢陛下”,晨冷枫慢慢退了出去,而殿内也逐渐暗淡下来,而斯克斯起身相送,等殿门关后,邳克斯冷笑自言道:“哼,要是那支部队没有战斗力,特奥国会笨的让他们来送死?正好削弱你的实力,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收场”。

  而邳克斯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抓狂的朝内殿跑去…唉,估计又是一个卖力的夜晚了…

  一夜安详而过…

  (玛雅424年十六月19号早晨)

  “公主,起床啦!你不是说还要赶路吗,现在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怎么还不起来”!已经收拾好行李,见公主还未起床,小慧叫道。

  “嗯…,让我再睡会嘛”!依兰嘟着小嘴将整个身子缩成一团说道。

  “公主快起来了”,小慧又叫道。

  ~没反映。

  ”公主”?~还是没反映。

  唉,只能出绝招了,说完小红挽起袖子,朝依兰走了过去,嘿嘿…依兰,只觉得后面阴笑声响起,顿时感觉有双手朝自己腰间摸来…

  “我来挠、挠、挠一挠,看你醒、醒、醒不醒”!自问挠痒痒还是出家旅行必备绝技。

  “捂哈哈哈…小慧,别挠、别挠了,我投降,依兰忙滚到床的另一头,双手举过头顶道,那粉红色篷松的睡衣,也抵挡不住她那修长的身材,不知脖子上佩戴的什么饰物,更衬托出她那皮肤的白皙,特别是刚睡起那乌黑的头发随意披着,脸上始终带着灿烂天真活泼的笑容,总给人带来那种很开心的感觉。

  “嘻嘻,看你还赖着不起”,小慧得意的笑道。

  “不就是多睡会么!至于么”,依兰嘟着小嘴说道。

  “公主,你看你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快点打扮下我们好赶路了”,小慧忍住想笑的嘴,提醒道。

  哦,有么?依兰扭动着细长的腰肢,又拨弄着头发,让小红抓狂的说道:“不懂欣赏的家伙,这叫艺术,这种自然美难得一见,虽说样子有些许对不起大众,但…但…”,但了很就都没但个把字出来。

  “别但啦!快起来穿戴好走了,真的不早了”,说完向窗边走去。

  还没等依兰反映过来,小慧掀开蓝色的窗帘,顿时清晨的阳光映射而入…

  “呼…”,依兰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前凸后,翘到何种境界,书友们自己想吧!

  “新的征途我们来啦”!迅速在小红帮助下穿戴好的依兰大呼道。

  “嗯!公主,你好帅哦”,小慧望着依兰道。

  她那瘦削的脸颊配上瓜子脸,长发如帝国大多男子一样捆绑后披,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是个小白脸呢!

  “娘子,跟我回家去吧”!依兰搂住小红腰部道。

  “啊!公主别闹了”,对于自己这个爱搞怪的主子,自己也非常无奈。

  “好啦!走吧”!依兰转换种表情道。

  随后小慧拿起行李丢给依兰一包道:“走,下去吃饭去”。

  “哦”,对于小慧的命令,她也没反对。

  看来两人又不知跑哪去逛了…

  (本章完,请关注下章)
玛雅之小兵传奇推荐阅读